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35:周一兵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没事,这位是……”万和平一眼就看到了闫培功在丁长生的身边站着,问道。

    “这位是我兄弟,去了一趟中北省,被人追杀,因为和地方政府投资理念不合,几十亿的资产被冻结了,还要抓人,所以,我想请你把他送过边检,我知道你有这个权力,也有这个通道”。丁长生说道。

    万和平脸上一阵为难,说道:“边控了吗?”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还不知道,应该没有,这是他的护照,你拿去问问,要是没有边控,让他自己走,要是边控了,你也得帮我这个忙,算我欠你的”。

    “你啊,净给我出难题”。万和平很无奈,但是丁长生把他叫来,就是为了办这事的,还有就是既然是中北省的事情,厅里也没得到什么消息,至少自己不知道,所以,先去试试看,如果没有边控,这也算是自己给了丁长生的一个面子,要是边控了,这事就有些麻烦了。

    万和平没再说什么,拿着护照走了。

    闫培功愣了一下,小声问道:“没问题吧,要不我还是去南方,找个机会偷渡吧”。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不行,那样太危险了,而且我没多少时间,我送你出去,还得回去找那个电脑,要不然的话,很多事都是连锁反应的,到时候就会很麻烦了”。

    闫培功点点头,说道:“我这次回来应该先和你联系的,我知道你事多,忙,所以没敢惊动你,但是这事现在看来是办砸了”。

    “你的确是很冒失,这次事情办成了这样,你就算是想要挽回也是不可能了,所以,你不要只听女人的,她们都是想一出是一出,办事还是男人来,她们太理想化,而且对国内的环境不熟悉,怎么可能做的好?你呀,唉,算了,不说了,他回来了”。丁长生看到万和平拿着护照回来,脸色上看应该是没问题,还算是正常,没有为难之色。

    丁长生走过去,问道:“怎么样?”

    “让他赶紧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边控记录,晚了就难说了,一个小时后有一班飞机飞新加坡,可以试试”。万和平说道。

    丁长生接过来护照递给闫培功,说道:“立刻走,别耽误事了,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闫培功几乎就是光拿着一个护照离开的,要不是钱包在身上带着,估计他就得向丁长生借钱了,这次回来是如此的狼狈,国内的环境也真是让他再次长了见识了,和多年之前宇文家出事没什么两样。

    “你这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怎么还从中北省过来的?”万和平看着闫培功的背影,问道。

    “一言难尽,有时间吗,找个地方聊一会”。丁长生问道。

    “唉,哪有时间啊,这不是靠近开发区嘛,我正陪着仲书记视察呢,你这一个电话,我是请了半个小时的假过来的,要不你和我一起去?”万和平问道。

    “不好吧?”丁长生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要是仲华书记知道是你的事找我,他就不会生气了,我请假时他什么都没说,所以,你必须跟我回去解释一下”。万和平拉住了丁长生的胳膊,仿佛他要飞了似的。

    “这样吧,我晚点过去找你,我现在还得回酒店,这家伙现在可以说是落荒而逃,酒店里还有不少东西呢,我得拿回来”。丁长生说道。

    “嗯,那好吧,我晚点等你电话”。万和平说道。

    “好,那我先走了”。丁长生和万和平在机场分手了。

    半路上闫培功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登机了,十分钟后起飞,还说给丁长生添麻烦了之类的,丁长生没时间听他道谢,匆匆说了几句就挂了,现在丁长生是担心酒店房间里的东西已经被人取走了,要是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我现在去酒店的路上,你把你电脑的密码告诉我,你现在就祈祷他们没有解锁吧,不然的话,我就算是拿来电脑也是没用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单独放在酒店里,你这警惕性太差了”。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这次是我大意了,那好,丁先生,拜托了”。闫培功说道。

    丁长生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丁长生的车到了酒店的时候,那辆挂着中北省牌照的车还在,丁长生心里暗自庆幸,还没走,至少还有希望吧。

    丁长生在车里呆了一会之后,下车进了酒店的大堂,看了看旁边的咖啡厅,走了进去,在这里观察这几个人到底什么时候出现最合适不过了,相信他们还没离开,只是现在是不是已经进了闫培功的房间,还有这些人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喂,我现在在万豪酒店,对,人民路这边,你过来一下,有点事需要你帮我”。丁长生要了一杯咖啡,给刘振东打了个电话。

    十几分钟后,刘振东走了进来,看到丁长生独自一人在喝咖啡,走了过去。

    “出什么事了?”刘振东知道丁长生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的叫他来。

    “是闫培功出事了,我刚刚把他送走,他去中北省办事,被中北省的人盯上了,现在那几个人差点把他摁在酒店里,你现在去酒店前台看看,中北省那些来的人是什么人,是警察,还是其他人员,不同身份的人,我要采取不同的措施,闫培功落下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在酒店房间里,得取回来,很重要”。丁长生说道。

    刘振东二话没说,起身就去了前台,几分钟后回来了。

    “我看了,这几个人住下了,都是在你说的那个闫培功住的酒店房间附近,无论谁去闫培功的房间里拿,都会有风险,我看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刘振东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别的办法,只能是进去拿了就走,对了,那些人是什么身份?警察吗?”

    刘振东拿出来手机,把自己拍摄的那几个人登记信息看了看,然后打了几个电话,最后看向丁长生,说道:“都是北原市公安局的人,这事就比较棘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