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37:借一步说话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可能遇到点麻烦事,待会会有一个疯狗来找我,到时候给我助助威”。丁长生笑笑,说道。

    梁可意笑笑,说道:“既然是疯狗,我可不管,再咬了我怎么办,来吧,你看看你还有什么想吃的,点,今天姐请你”。

    “你请我?没搞错吧,无事献殷勤,非……”丁长生说到这里没敢说下去。

    “非什么,说啊?”梁可意白了他一眼,说道。

    “非常有意思,嗯,你点的我都爱吃,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东西?”丁长生恬不知耻的说道。

    “少来,我是有点事想麻烦你,不过,说好了,这件事呢,只能是你知道就行了,最好是不要告诉任何人,千万不要让我爸知道”。梁可意说到这里,脸色严肃起来,看起来也像是有些生气,丁长生一愣,不知道怎么了。

    “说吧,什么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你放心”。丁长生说道。

    “嗯,我知道你有个朋友叫杨凤栖,是吧,她在美国有些关系吗?”梁可意问道。

    “美国?是有些关系,出什么事了?”丁长生一愣,问道。

    梁可意看看丁长生,好像是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最后才不得不说了。

    “这件事我感觉很为难,但是我怕我爸知道了生气,毕竟他的年纪也不小了,最为重要的是,我怕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了,到时候拿这件事做文章,那我爸就更加被动了”。梁可意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似乎猜到了一些,肯定是梁可心出事了。

    “你哥出事了?”丁长生问道。

    梁可意点点头,说道:“没错,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我哥开车出了车祸,撞死了一个当地人,对方要巨额赔偿,就可以把这件事平了,但是我哥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被拘留了,今天早晨给我打的电话,我一直想和你说,但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又怕我爸看出来了,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

    丁长生闻言那手指点了点她,说道:“你啊,还是把我当外人了,没把我当自己人呗”。

    说完,拿起手机开始拨号码,然后让梁可意把事关她哥哥梁可心的所有消息都写下来,包括哪个警局打来的电话,办案的负责人是谁,在什么位置,都写清楚了,此时杨凤栖的电话也接通了。

    “这么早,有事吧?”

    “嗯,是有些事麻烦你,你先把这些消息记录一下,然后我再和你说怎么回事……”丁长生把梁可意写下来的这些信息都复述给了杨凤栖。

    “写完了,就这些吗?好像是出了交通事故了,还死了人,不太好办”。杨凤栖说道。

    “我知道,好办就不找你了,你找个律师,先把人保出来再说,交通事故,又不是故意的,不论多少钱,先把人保出来再说,不能让他在里面待着,然后找律师,找对方,谈和解条件,这些都交给律师去做,当地的律师知道怎么去勾兑这些事,另外,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能露出去任何的消息”。丁长生嘱咐道。

    “好,我明白,我这就联系律师去办”。杨凤栖知道丁长生这么郑重的吩咐自己去做这件事,看来这事一定不简单。

    打完了电话,丁长生看向梁可意,说道:“我这么做可还满意”。

    梁可意没说话,从桌子上拿了红酒,给丁长生倒了一杯,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来和丁长生碰了一下,说道:“谢谢,都在酒里了,我先干为敬”。

    说完,梁可意真的是一仰脖子喝了下去,一杯红酒就这么干了,看的丁长生也是一愣,但是又不得不陪着,也干了。

    “喂喂,这是西餐厅,咱们这么喝酒会被人笑话的,还是悠着点,时间还早呢”。丁长生阻止了她再次倒满杯的冲动,说道。

    梁可意这一杯酒就红了脸,看着丁长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这酒量不行啊,一杯酒就红了,脸上和抹了胭脂似的,算了,还是别喝了,红酒劲大”。

    “是吗?有吗?”梁可意伸手拿了自己的化妆镜子拿出来照了照自己此时的脸色,果然是这样,脸色也红了,像是抹了胭脂,而自己本来就涂了红.唇的嘴唇也是一样,红艳艳的。

    这不得不让丁长生有些痴了,他看过一篇写女人的唇膏的报道,说是男人喜欢看女人的嘴唇是因为女人的嘴唇有一种潜意识的性.感。

    因为看到女人的嘴唇,就能想到她下面的因唇,潜意识里就有一种性暗示,而在做男女之事时,嘴唇就会因为充血更加的饱.满和红润,在女人性高槽时尤其如此。

    所以后来发明的口红和胭脂这些东西就是要女人在平时也能保持一种人为制造的假高槽时的颜色和魅力,显得更加的艳丽多姿。

    “不能喝就不要喝了,你放心,你就是一滴酒不沾,我也会把他的事处理好,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丁长生说道。

    “谢谢,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个靠谱的人,对了,胡佳佳的事情我今天催了,他们很快就会办手续,还有那个兰晓珊,我也会找机会再和我爸说下,既然是你想要的,我就尽力帮你办”。梁可意这杯酒确实是喝的有点冲了,以前这样的话是从来不会说的,今天这话确实是有些多了。

    丁长生刚刚想说什么呢,看到了门口进来一个人,后面还跟着几个人,丁长生一看就认出来是北原市局的那几个人了,也没吱声,等他们来找自己。

    “丁市长,对吧?”周一兵看着丁长生,冷冷的问道。

    “你是哪位?”丁长生装作不熟悉的样子,问道。

    “北原市局周一兵,我们刚刚通过电话的”。

    “哦,想起来了,怎么着,坐吧,有什么事坐下来说,你这么站着,我脖子疼”。丁长生说完,拿起刀叉,旁若无人的继续吃自己的饭,说道。

    周一兵看了看梁可意,说道:“这件事,我们还是借一步说话吧,在这里不方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