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38:不难办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不用,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她也不是外人,梁可意,中南省组织部的”。丁长生指着梁可意,介绍道。

    但是梁可意根本没看周一兵一眼,低头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饭,一根菜叶被她切了好几段,然后就用叉子一段一段的插起来吃了。

    周一兵无奈,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谁让你坐下的,我和丁长生在这里吃饭,你来插一杠子,你这算是第三者插足吗?”梁可意寒着脸问道。

    周一兵一愣,没想到这个女孩说话这么难听,而且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丁长生笑笑,说道:“你别生气,他们是中北省来的,警察,人家可是有执法权的,说吧,周队长……”

    “中北省的?到中南省来撒野吗?怎么着,你们中北省不够大,你耍不开了?”梁可意不依不饶的问道,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犀利,盯着周一兵问道。

    “不是,我说你这娘们什么意思?”周一兵还没说话呢,他手下的人忍不住了,本来嘛,在酒店里的视频里看到人是和丁长生在一起,现在见到了丁长生了,可是人没了,他们能不着急吗?

    梁可意闻言回头看了那人一眼,起身将自己面前杯子里的红酒泼在了那人的脸上。

    在他们来这里之前,丁长生早就告诉梁可意,待会有只疯狗来,而且自己说了自己哥哥的事,丁长生二话没说就安排下去了,自己要是这个时候不表示一下,是不是自己也太不仗义了。

    “你……”那人被泼了红酒后,一反手,就从腰里拿出来了手铐,那架势是要拷梁可意。

    丁长生笑笑,用叉子叉起来一块牛肉送到嘴里,慢慢咀嚼着,看那家伙拿出来手铐了,这才放下了手里的叉子,慢慢的说了一句话,把这些人吓的头顶冒汗。

    “你想拷她,也可以,不过我想提醒你一句,她是省委组织部的……”

    “那又怎么样,阻挠办案的人一律……”

    “是,但是她爹还是梁文祥呢,你有本事把她拷走,我看你这身皮能不能穿到明天早晨?”丁长生冷冷的问道。

    那家伙还没明白过来,但是周一兵明白了,回头瞪了那人一眼,低声说道:“滚出去,多事”。

    待那家伙走之后,周一兵才说道:“不好意思,管教不严,请梁部长不要放在心上,丁市长,我们是真的有事找你,不关这位梁部长的事,咱们的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我说了,我正在吃饭,有事你就说,我能让你到这里来,见我一面已经是不错了,你不要得寸进尺”。丁长生不满的说道。

    周一兵气的脑仁疼,但是无可奈何,于是说道:“那好,我想知道,闫培功在哪里?”

    “闫培功,是我的一个朋友,我想知道你找他干嘛?”丁长生问道。

    “涉及到一个案子,我们要带他回去调查”。

    “涉及到什么案子?”

    “这个,案子当然是保密的了,所以……”

    “好,手续呢,拿来我看看”。

    “什么手续?”

    “你们抓人,没有手续吗?”丁长生问道。

    “手续正在路上,明早就到”。周一兵说道。

    “那好,我也是政府公职人员,见了手续我自然是会说出来他的下落,但是现在你们没有任何的手续,我甚至都没看你的证件,你是警察吗,既然是警察,为什么不带手续就出来抓人,他又不是街上的小偷,属于现场犯罪,来不及出手续,我想闫培功的事不是这样的事吧?”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说的句句在理,周一兵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怼回去,看了看丁长生,说道:“丁市长说话算话,要是我们拿了手续,你会把闫培功交给我们?”

    “第一,我知道他在哪,但是我不会把他交给你们,因为他本来也不是我的人,我只能是告诉你们他在哪,至于怎么抓住他,那不是我的义务吧?”丁长生问道。

    周一兵点点头,这个时候,刚刚被赶出去的那家伙又回来了,附身在周一兵耳朵边说了几句话之后,周一兵勃然变色,看着丁长生,说道:“丁市长,我本来还以为和你可以交个朋友,现在看来,你这人还真是不能交啊,闫培功都走了,还是你亲自送走的,你这会居然还在和我兜圈子,你这就太不够意思了吧?”

    丁长生闻言,不慌不忙的把餐巾取下来,看了看他,问道:“是又怎么样,你们没手续就要抓人,闫培功也没说有人要抓他,我没义务配合你们吧,你们事先也没告诉我说要抓他吧,现在又这样说,都怪我咯?”

    周一兵被丁长生气的肝疼,但是无话可说,他们也不可能把丁长生怎么样,这个哑巴亏只能是自己吃了。

    “好吧,丁市长,我相信这不是咱们第一次见面,以后再见面时不一定是谁求谁呢,这一次我算是见识了中南省人的无赖了”。周一兵愤愤的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你这一杆子别打的太多人,是我丁长生无赖,和中南省其他人无关”。

    周一兵瞪了丁长生一眼,起身带着人离开了,梁可意这才又切了一块牛肉,问道:“那个闫培功是什么人,还让你亲自送走,不会是罪犯吧?”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你知道林一道吧,闫培功当年也是被林一道逼着离开了中北省,现在林一道虽然倒了,但是有很多事还没个结果,现在又要清算闫培功了,看来这中北省的浑水还的继续浑下去啊。

    “和你有什么关系?他们的事你掺和的很深吗?”梁可意担心的问道。

    “怎们可能呢,我现在很老实了,这是一般的朋友关系,算了,你吃的怎么样,我看你也没吃好,要不要我们换一家地方,或者是你回去吃点,我也回去睡觉,明早还得回湖州,另外呢,那件事有什么新消息,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以我的经验,杨凤栖出马,这事不难办”。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