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40:借坡下驴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周队,这件事我们回去没法交代啊,闫培功跑了,我们什么也没拿到,而且从走廊的监控视频能看到,是有人拿了一个电脑走进了楼道里,那个人是中南省这边省厅的,要不我们和省厅这边联系下,协调下,看看能不能把东西要回来”。

    周一兵摇摇头,说道:“这件事我们不能惊动中南省这边,其实我们连丁长生都不该接触,只是我当时脑子一热,我们干的这是什么事,我们自己心里明白,算了,先跟这小子再说”。

    于是丁长生从省委家属院出来之后,代驾司机把他送回了干休所的家里,石梅贞还没睡,正在客厅里等着他,而且石爱国也没睡,爷俩好像是在看电视,但是各怀心事,都在等着丁长生回来。

    “回来了,累了吧,喝点水,你看你,怎么又喝这么多?”石梅贞听到了丁长生进门,立刻上前忙前忙后的帮着他收拾。

    “没事,多喝了点,爸,还没睡呢?”

    “嗯,等你回来有点事说,要不然明天一大早你又走了”。石爱国说道。

    丁长生一听石爱国找自己有事说,赶紧去了个厕所,然后回来坐在石爱国对面。

    “爸,您说,什么事?”

    “你也坐下”。石爱国看了看石梅贞,说道。

    石梅贞坐在了丁长生的旁边,看着对面的老头,看上去很严肃,但是脸皮里却埋藏着深深的得意,石梅贞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宣布一件事,你们同意呢,就算了,不同意,我搬出去住”。石爱国,说道。

    “就是和我干妈的事吧?”丁长生喝了口茶,问道。

    “没错,我下午和她见了个面,说了这事,明天上午我们去登记结婚,你们有意见吗?”石爱国问道。

    丁长生看向了石梅贞,石梅贞想要说什么,但是被丁长生被拦住了,丁长生说道:“哎呦,这是好事,也是大事,这样吧,我明天上午不回去了,你们办完了事,中午一起吃个饭,我下午回去”。

    石爱国一听丁长生这么说,很高兴,问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那当然了”。

    “那你呢?”石爱国看向石梅贞问道。

    “她听我的”。丁长生抢先说道,然后看向石梅贞问道:“怎么着,我们家不是我说了算吗?你有意见?”

    “我没意见,你们都定好了,我能有啥意见?”石梅贞虽然不情不愿,但是这事嚷嚷了这么久了,石梅贞早就没兴趣再管这事了,她现在唯一的心思都在石豆豆身上,所以见丁长生这么说,也是给自己男人面子,就借坡下驴了。

    “好,好,那我这就打电话通知你杨姨了”。说完,石爱国起身回房间了。

    丁长生看着有些不悦的石梅贞,拉着她也回了房间,进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得靠后,眼前的事才是正道。

    石梅贞也是一样,在回房间的路上就被他撩的合不拢腿了,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那是自己的地盘,还不是干柴烈火?

    而丁长生是在省委家属院里被梁可意撩的难受至极,回到了家里之后,也是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才稍微好点,但是内心的激荡余威还在,这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马上就不行了。

    “我看着你很不乐意啊,你爸结婚的事”。丁长生问道。

    “我是真的不想他和杨晓结婚,我问你,你和杨晓没事吧,我看那娘们风.骚的很,没和你有一腿吧?”石梅贞问道。

    “哎哎,过分了,她是我干妈呢,我能胡来吗?”

    “你可拉倒吧,顾晓萌还是你干妹妹呢,你不是照干不误,我问你,你这么积极的支持我爸娶杨晓,是不是憋着什么坏呢,比如说和顾晓萌的联系就可以更加近了,也方便多了?”石梅贞问道。

    “你想哪去了,我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了,我和顾晓萌真的没什么事,你瞎猜什么呀,传出去让人笑话”。丁长生还在否认,对他来说,这种事,只要不是在床上被抓到,他就不会承认的。

    一大早,丁长生陪着石爱国在院子里打太极,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他一看还是中北省的号码,就挂了,但是这个号码很固执的一遍遍拨打,最后不得不接了,因为再不接的话,就会影响到石爱国打太极了,而且老是不接,石爱国也会怀疑的。

    “喂,哪位?”丁长生问道。

    “丁市长,我是周一兵,北原的,昨天咱们通过电话”。周一兵说道。

    “周队长,我记得我昨天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你再找我,什么意思?”丁长生不悦的问道。

    “对不起,丁市长,昨天的事,确实是我们不对,但是我还是想和丁市长谈谈,请丁市长给个机会,好吧?”周一兵这次倒是很谦恭的说道。

    “好,你说地方吧”。丁长生说道。

    于是丁长生按照周一兵说的地址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离干休所很近。

    “丁市长,早,我请你吃早餐吧,也算是对昨天的事一个解释,请”。周一兵看到丁长生进来,说道。

    “昨天什么事,我早就忘了,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忘性大”。丁长生说道。

    这也是在告诉周一兵,昨天的事最好是不要再提,我早已忘了,而且丁长生能到这里来,也是有考虑的,那就是宇文家的案子,他现在身在中南省,对中北省的情况就更加不熟悉了,所以,要想知道一点宇文家的消息,也只能是问问这些本地人了。

    “天下公安是一家,我听说丁市长也是从事过公安工作的,应该知道公安的不容易,而且昨天有个叫刘振东的人,似乎在这件事上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拿了一些东西,交给了丁市长,我说的没错吧?”周一兵问道。

    “拿了东西?拿了谁的东西?”丁长生问道。

    周一兵见丁长生装傻,于是说道:“是闫培功来不及带走的一台电脑,这对我们很有用,希望丁市长能还给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