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43:胆大包天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终于从张和尘焦急的眼神里读懂了什么,于是上前推门,但是门是被从里面反锁了,这大白天的反锁着门,能干什么好事?

    再说了,一个堂堂的市委副书记,你不让谁进去,谁还能真的敢进去吗,外面还有秘书把着关呢,所以,这反锁门实在是不同寻常。

    丁长生看了一眼张和尘,问道:“她没说什么吗?”

    “什么都没说,你要是再不进去可就要出大事了,到时候你不要后悔”。张和尘低声说道。

    丁长生扫了她一眼,说道:“去,把门关上”。

    张和尘一看自己的办公室对着走廊的门还敞开着呢,就明白丁长生是什么意思了,于是急忙走了过去,把门迅速的关好,还反锁了。

    丁长生此时站在离门不远的地方,看了一眼张和尘,说道:“笨,手机呢,拿出来录像,留存证据,你闲着干嘛呢?”

    一听丁长生这么说,张和尘像是刚刚醒过来似得,不得不暗暗佩服丁长生,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没忘了干这些事。

    张和尘刚刚敲门了,但是没有人开门,也没人吱声,此时丁长生向后撤了几步,上前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然后进了办公室,但是没想到办公室里根本没人。

    丁长生看了一眼张和尘,张和尘指了指里屋,于是急忙向里屋跑去,里屋也是反锁,丁长生这次不等敲门了,直接一脚就踹开了,眼前的一幕让丁长生气血上涌。

    唐玲玲被扒的只剩下了一条内.裤,而一旁忙着穿裤子的陈汉秋看到是丁长生又急又怒,伸手摸向桌子上的枪套,枪套里就是枪。

    唐玲玲脸上的泪痕还没干,这个时候捂住了自己的胸.前,连忙去找衣服盖在自己身上。

    丁长生抬脚踢在了陈汉秋的手腕上,拿枪的手瞬间疼的都不敢伸直了,他愤怒的看着丁长生,低声威胁道:“别多管闲事,小心我废了你”。

    丁长生看了看唐玲玲,再看看陈汉秋,上前一脚踢在他的胸口,丁长生这一脚一点力气都没留,真正的是有多大劲使多大劲,把他直接踹飞了出去,整个人直挺挺的砸在后面木制的衣柜上,把衣柜砸了个洞。

    丁长生走过去,把唐玲玲扶起来,然后把衣服披在她的身上。

    这时候丁长生伸手拿过来陈汉秋的枪套,从里面把枪拔了出来,然后卸下来弹夹,满的,走向了唐玲玲。

    “唐副书记,你现在想怎么办?这是他的枪,你可以用他的枪把他打死,反正这是在你的办公室里,你有自卫的权力,然后我和张和尘为你证明,你是被他强迫的,然后找了个机会拿到了枪,才把他打死的,我做过警察,你是知道的,所以,伪造个现场不难”。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的话本来是说给唐玲玲听的,但是陈汉秋听了之后,脑袋都快要炸了,他没想到丁长生这么狠,但是从理论上来说,丁长生说的没错,是可以实现的,自己在别人的办公室里,衣衫不整,被人用自己的枪杀了,这没什么可以怀疑的,所以丁长生这么一说,他直接就懵了。

    唐玲玲愤怒的眼睛看向这个混蛋,眼神里满是杀机,看上去她此时此刻真的是恨不得杀了他,所以此时陈汉秋是真的害怕了。

    自己今天来找唐玲玲确实是有事,不过是替安靖传话的,可是看到她一个人在屋里,而且自己进来时,唐玲玲好像是刚刚睡醒,脸上慵懒的表情实在是太让人心动了,所以趁着唐玲玲去倒水的功夫,把门悄悄反锁了,唐玲玲一直都在激烈的反抗,但是为了颜面,没敢出声,以至于给了他机会,要不是丁长生及时赶到,自己今天非得被他给糟蹋了不可。

    “别别,丁市长,别这样好吧,我爸爸是副部长,你们要是杀了我,你们不会有好听日子过的,我爸不会饶了你们……”

    “是吗,自己儿子在上司的办公室里弓虽女干女上司,这是多大的丑闻,你放心吧,我到时候会让海内外的媒体连着报道你们家一个月,看看你们家是什么货色,到时候你爸妈不去自杀,也得去辞职,你想过这些吗,还要报仇,唐副书记,我保证你不会有事,这样的人留着是个祸害”。丁长生继续拱火道。

    看到唐玲玲的眼睛里都是杀机,陈汉秋是真的怕了,打,现在打不过丁长生,逃,逃不了,自己真是色胆包天,他没想过有谁敢不经过允许拆门进唐玲玲这个副书记的办公室,但是千算万算,没算丁长生这个混蛋。

    想到这里,陈汉秋挣扎着站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丁长生的面前。

    “丁市长,给个活路,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放了我,有你的好处”。陈汉秋说道。

    丁长生扫了一眼张和尘,问道:“你刚刚在屋里干什么了?”

    一步步诱导陈汉秋把他在屋里干了些什么事,怎么干的,起因是什么,都说了一遍,那边张和尘也录制完了,朝着丁长生点点头。

    “好了,你现在可以滚蛋了,我会去找你的,你刚刚说的,还有你刚刚在屋里表演的,都录制视频了,老老实实回去呆着,别乱跑,如果我找不到你,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丁长生说道。

    陈汉秋又惊又怒,但是敢怒不敢言,爬起来拿了自己的衣服出去了,在外面穿好,开门出去了,好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丁长生也从里屋出来,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唐玲玲穿好了衣服,走了出来。

    丁长生转脸看着她,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

    “你和我客气啥,你看看你,交往的都是些什么人,和这样的人单独见面,你是怎么想的,就一点没警惕吗?”丁长生问道。

    “没有,我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真的,我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一个市局的局长,居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来,谁信呢”。唐玲玲的脸被气的通红,好在是进来看到的不是别人,要是换个人,自己马上就得被湖州老百姓的唾沫星子淹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