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44:滚出湖州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那你打算怎么办?”丁长生问道。

    “你说呢,我还能怎么办,这样的事,还不是吃个哑巴亏,打掉了门牙往肚子里咽?”唐玲玲说道。

    “不行,不能便宜了这个王八蛋”。丁长生恨恨的说道。

    “你别去和他斗了,你斗不过他的,他家里……”

    “他爹是阎王老子,我也得和他掰扯掰扯,什么玩意,还是他.妈的京城下来的,就这品质?真是他.妈的丢人”。丁长生没说别的,转身出去了。

    唐玲玲本来是想叫住他的,但是想了想陈汉秋确实可恨,所以丁长生要去办他,唐玲玲也就不再拦着了,而且唐玲玲相信丁长生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丁长生下了楼,坐进自己车里后,给张和尘打了个电话, 让她把刚刚录制的视频给他发过来,然后给刘振东打了个电话。

    “振东,我是丁长生,北原市那帮人找你了吗?”

    “没有,他们没敢来,据说已经回去了,不站在理上,也不敢来厅里招呼一声,看来这案子是替某个领导办的黑案”。

    “你别管那些事了,你把你手头的活整理一下,准备交接”。丁长生说道。

    “交接?什么意思?”刘振东问道。

    “你别问了,你先准备好吧,我这边开始运作,如果运作的好的话,可能让你来湖州当市局局长,你能干的了吗?”丁长生问道。

    “小意思,我在白山不也是干的是市局的活嘛”。刘振东说道。

    “嗯,那好,你准备一下吧”。丁长生说完挂了电话。

    丁长生开车直奔市局,此时陈汉秋又羞又恼,但是这件事能给谁说呢,不但没人可说,就连说出去都丢脸,还被人录像了。

    “你们陈局长在吗?”

    “在,在呢,您给他打过电话了吗?”门口把着的警察问道,想要拦住丁长生,但是没敢,于是就跟在丁长生的后面一直到陈汉秋开了门,摆摆手,示意后面的警察滚蛋,丁长生这才进了他的办公室。

    丁长生没理他,大大咧咧的坐在他的办桌对面,面对站着的陈汉秋,说道:“谈谈?”

    “说吧,什么条件?”陈汉秋问道,他就知道,丁长生来找他,就是要谈谈,只是现在自己不知道对方要什么条件而已。

    丁长生点了一支烟,说道:“本来呢,我是想找个其他的机会,现在看来机会不用找了,邸坤成走了之后,你还在湖州待着,目的是什么,替邸坤成掩护着盖子,对吧,现在好了,你有理由离开湖州了,我要你今晚就滚出去湖州,不许再回来,否则的话,我把这些视频交给一些网站,还有新闻媒体,当然了,还有你的老丈人那家人,我听说你老丈人家也很厉害的,对吧,那样的话,你是不是会离婚,甚至是会不会动摇你们家和你老丈人家的关系,都很难说”。

    “我走不走不是我说了算”。陈汉秋说道。

    “不不,你说了算,你只要是回去,离开湖州,然后和你家里说,他们会同意的”。

    “为什么?”

    “因为我会和你爸联系一下,把你的丑事和他说一下,他肯定会把你调走,你放心吧”。丁长生说道。

    “你,这是你的条件?你是不是处心积虑赶我走,很长时间了吧?”陈汉秋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也没多长时间,也就是从你来了湖州之后,我就想着怎么把你赶出去了,没想到这一耽误就是好几个月,我的几个朋友死了也没破案,他们泉下有知,一定会来找你的”。

    “好,我走,你说话算话,另外,不要去找我父亲,我自己说服他调我离开这里”。陈汉秋说道。

    “也好,你们自己家人说起这事来方便,对吧,什么时候给我消息?”丁长生问道。

    “会很快”。陈汉秋说道。

    丁长生站起来走到了门后面的脸盆架子上拿了一块毛巾,把枪从枪套里拿出来,一寸一寸擦的很仔细,等于是把一把枪擦了一遍。

    “我知道你现在很想打死我,但是很遗憾,你的这个想法太晚了,你现在打死我一点作用都没有,你是个有前途的人,借助你家里的关系,你可以走的更远,但是你跟着安家,唉,难安啊”。丁长生说道。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安家只是拿你们家当做是一条看门狗,现在你要回京城,你还是想想怎么向安家交代吧”。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我这是巧合了,栽在你手里,但是安家,没那么简单对付的,我等着看你能把安家怎么样?”陈汉秋不屑的说道。

    “你看着?我是做给你看的吗?”丁长生笑笑,推开门出去了。

    陈汉秋虽然恨的牙根痒痒,很想一枪打死丁长生,可是面对着一桌子的枪支零件,自己装起来都得半小时,丁长生早就跑了。

    当晚,陈汉秋灰溜溜的离开了湖州,谁也没告诉,此时丁长生却在高速路口等着林春晓呢,林春晓上路前告诉了她,自己大概多久能到。

    没人计算过一个女人适应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需要多长时间,但是很明显,林春晓适应丁长生的时间的确是短了点,现在每每想到丁长生,她的身体都会自发的产生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东西。

    所以,当丁长生在电话里问她那些话的时候,她的心变早已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了。

    车下高速,林春晓把车停在了收费站路口的路边,然后上了丁长生的车。

    “见到我,就这么高兴吗?”林春晓看到丁长生笑的合不拢嘴,问道。

    “是啊,想想自己的魅力还真是不一般,居然能让一个市长不远百里开车送上门来”。丁长生说道。

    “你少来,我是想问问你凭什么把司嘉仪挖到湖州来,你说这里面有事,我也没问南下书记和司嘉仪那个死妮子”。林春晓说道。

    “你没问就对了,这件事还是不要声张的好,因为这事的确是很棘手,我也没想到更好的办法”。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