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46:怕你想不开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安靖当然不信陈汉秋的鬼话,他知道陈汉秋在湖州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所以才急匆匆跑了,但是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现在还不知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不说,我也会回去查的,湖州的架子现在不能再散了,你这一走,湖州的架子就等于剩了唐玲玲一根柱子撑着了,你以为她能撑的住吗,我们家,你家,投了那么多的钱在里面,你混蛋啊你”。安靖在电话里大骂起来。

    “安少,我真的是不能在那里待下去了,我,算了,这是我自己的事,现在湖州市局还没人上来,你还是赶紧再找人吧”。陈汉秋说道。

    说完,陈汉秋居然挂了安靖的电话,安靖看着手机,盯了好一会,气的把手机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就像是他在湖州的关系网一样。

    “安少,怎么了这是,生这么大的气”。邸坤成刚刚好走进来,问道。

    安靖气的坐在了沙发上,看了看邸坤成,说道:“我刚刚接到了电话,国内出事了,陈汉秋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从湖州跑回北京了,问他什么原因也不说,这个混蛋,现在湖州只剩下唐玲玲了,你怎么看这事?”

    邸坤成在他的对面坐下,摇摇头,说道:“你得回国一趟,我看,现在唐玲玲也不可靠了,唐玲玲就是个墙头草,没有了陈汉秋在湖州盯着,唐玲玲根本成不了事,湖州的局面很危险啊”。

    “我肯定是要回去的,问题是我回去了问题怎么解决,湖州的事情现在越来越不可收拾了,我现在也想明白了,对方对我们是一步一步,虽然步子不大,但是小步快走,这才多长时间,我们就败的不可收拾,这事还有挽回的余地吗?”安靖突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

    “我们现在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不如你现在给唐玲玲打个电话问问,陈汉秋突然离开,唐玲玲会不知道吗?”邸坤成问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手机借我一下,妈的,又得换手机了,安德鲁,去给我拿一部新手机来”。安靖一边向邸坤成借手机一边说道。

    邸坤成笑笑,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此时唐玲玲刚刚回到家里,异常的疲惫,躺在沙发上想要歇会,但是手机不停的响,怕耽误事,于是坐起来从茶几上把电话拿起来,一看是国外打来的电话,就知道没好事。

    本来不想接的,但是躲着也不是办法,最后还是接了。

    “喂,哪位”。

    “唐书记,我是安靖,陈汉秋的事你知道了吧?”安靖问道。

    “陈汉秋?他什么事啊?”唐玲玲脑子一下子就炸了,这才是刚刚发生的事,除了丁长生和张和尘没人知道在办公室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怎么这么快安靖就知道了?

    她愣了一下神,问道:“什么事啊,我不知道”。

    “陈汉秋辞职了,说是要离开湖州,到底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安靖问道。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安总,陈汉秋也没和我说啊,我也是从你这里刚刚知道的”。唐玲玲说道。

    “这个混蛋,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么突然离开了湖州,现在湖州官面上的人就剩下你自己了”。安靖说道。

    “这事我真的不知道,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外面没人传这事呢”。唐玲玲说道。

    “你最好是帮我打听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另外,你手里有市局局长的人选吗,最好是你能控制的人,我不想在这个位置上再出事了”。安靖说道。

    “安总,你以为陈汉秋走了,这个位置还能给你留着吗,他们说不定现在早已把人选定下来了,等你回来操作这件事的时候,早已大局已定,你再操作,有什么意义吗?”唐玲玲问道。

    这一句话把安靖给问蒙圈了,是啊,现在的时机是稍纵即逝,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一直给人留着,唐玲玲说的没错,现在薛桂昌他们可能早已把人定下来了,就剩下走程序了。

    “你先帮我盯着这件事,有什么消息及时通知我,我这就定机票回去”。安靖说道。

    唐玲玲没再说话,那边安靖也挂了电话。

    唐玲玲缩在沙发里,想了很久,这才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

    “我现在在家里,一个人,很累,你有时间过来一趟吗?”唐玲玲问道。

    “很累就早点休息,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吗?”丁长生问道。

    “我想当面和你说”。唐玲玲声音很低,但是带着哭腔,丁长生一下子就心软了,说道:“好,你等着吧,我待会过去”。

    唐玲玲听到丁长生能来,一下子就精神了很多,挂了电话急忙起来,去洗手间照了一下镜子,发现自己真的是很憔悴,这样的自己见丁长生,肯定是不行的,她唐玲玲不想在丁长生面前表现出这样一个鬼样子。

    温热的洗澡水让她全身每一寸肌肤都慢慢苏醒,待她从浴缸里迈出来时,那个自信的唐玲玲又活了过来,身无寸缕,站在镜子面前的她,看上去是那么丰.满迷.人,肌肉不是很多,只是略有肉感,丁长生曾说,她现在的身体刚刚好,不胖不瘦,有肉感,但是没有臃肿感。

    她一直这样保持着,除了丁长生之外,还没有男人像陈汉秋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她,所以,今天她确实是吓坏了,要是万一失.身陈汉秋,她都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

    丁长生敲门时,身后还跟着拿着一袋子食品的唐晴晴,他是不想一个人来看唐玲玲,免得和她单独待在一起出问题,说实话,他现在没有和唐玲玲发生关系的欲.望,所以叫一个人来陪着她,自己可以见个面就滚蛋了。

    “你们,怎么一起来的?”唐玲玲开了门,有些意外的问道。

    “我叫她来的,来陪陪你,怕你一个人想不开”。丁长生说道。

    “我有什么想不开的”。唐玲玲苦涩的笑了笑,走回了客厅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