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49:门清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也是在给我爸出难题,虽然你想的没错,在安靖开口之前把这事坐实了,甚至是刘振东的任命发下去,但是人家怎么想,还不是认为我爸在打时间差,你当我爸傻,还是对方人傻?”梁可意问道。

    “那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吗?”丁长生问道。

    梁可意没吱声,过了一会,说道:“我不帮你吧,你肯定会怪我,但是我也只能是帮你到这里了,中午你去家里吧,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谢谢”。丁长生说道。

    “你们俩啥时候这么客气了,一句一个谢谢的”。梁冰端着茶进来,问道。

    梁冰还不知道丁长生和梁可意的关系,其实说到底她们也没什么关系,只是那一晚一时兴起罢了。

    “我们还没谈完事呢,你别来烦我们”。梁可意说道。

    “好好好,你们继续你们的悄悄话,我下去了”。梁冰阴阳怪气的说道。

    梁冰走了之后,梁可意小声说道:“我哥给我打电话了,谢谢你”。

    “保释了,对吧?”

    “嗯,但是我没想到会花那么多保释金,五十万美金,这可不是小数目”。梁可意小声说道。

    “没事,那也只是保释金,只要是你哥不跑,不逃,那些钱还会回来,到时候用来赔偿对方的损失吧,你哥当时是不是喝了酒了?”丁长生问道。

    “这我不知道,我懒得问他,他现在知道害怕了,就呆在公寓里哪里都不敢去了”。梁可意说道。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诉讼了,这个倒是没事,交给律师就可以了,他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只要是不再惹事就没关系”。丁长生说道。

    “我爸还不知道这事,要是知道了,估计要被气死,我也就是只能找你帮忙,其他人都不敢,这个圈里没有秘密,被一个人知道了,就等于是被所有人知道了”。梁可意说道。

    “这个你放心吧,我懂”。丁长生说道。

    中午的时候,丁长生和梁家姐妹一起回了省委家属院,梁冰和梁可意俩个人在厨房里帮着保姆做饭,丁长生坐在客厅里想着待会该怎么向梁文祥说这件事。

    既要说的得体,还要让梁文祥觉得这件事自己说的对,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就会带来无穷尽的麻烦,以及现在湖州的治安水平。

    梁文祥中午回来,一看开门的是丁长生,说道:“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你又有啥事?”

    “梁书记,你看你说的,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您?”

    “你少扯淡,有事说事吧,梁冰也来了,你可是有段时间没来了,怎么不来家里看我?”梁文祥看到梁冰也来了,很高兴。

    “我不是不想来,是我姐不让我来……哎哎哎……别拧耳朵……”梁冰和梁可意在厨房里就掐起来了。

    梁文祥笑笑,做在沙发上,指了指旁边的座位,示意丁长生也坐下说。

    “昨天出了一件丑事,我也就是向您单独汇报,不然我不敢说”。丁长生说道。

    “什么事?”梁文祥皱眉问道。

    丁长生本来不想说这件事,这毕竟是涉及到唐玲玲的名声,但是如果不说的话,梁文祥可能就下不了决心,也只有让梁文祥知道陈汉秋以及他背后的人是什么货色,才能让梁文祥下定决心。

    丁长生把陈汉秋为何离开湖州,以及在唐玲玲办公室里发生的那些事都说了一遍,梁文祥的脸色异常的难堪,梁可意和梁冰端菜出来看到了梁文祥的脸色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梁书记,湖州的盖子揭开,市局是个关键,很明显,如果那几个案子不破,那么这个盖子就永远也不会破,所以,市局局长这个位置上放一个什么样的人,事关大局,湖州的经发展,势必要有个破局的人,那市局局长就是这个破局的急先锋”。丁长生反复强调了市局局长的人选重要性。

    “既然是这么重要,你干脆兼职算了”。梁文祥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我没这个精力,我和薛书记商量了一下,香河经济带发展需要很多钱,我就得到处为这个项目跑钱,光这一件事就够我忙的了,我要是不在局里坐镇,局里破了案子,算在谁头上,无论算在谁头上,局长的功劳是跑不了的,我兼职局长,对破案的同志们不公平”。丁长生说的头头是道。

    “嗯,看来来之前你已经把所有的话都想好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呢?”梁文祥问道。

    丁长生说道:“不是我都想好了,是这件事很紧急,安靖接到了陈汉秋出事的消息,立刻从国外回来了,看来就是为了这事,现在湖州市局出了问题,盖子捂不住了,南雅宁姐妹的案子,邸坤成老婆甄绿竹被害的案子,以及朱佩君和邸坤成如何出逃的案子,可以说哪个案子牵扯出来的人物都小不了,所以,他们着急了”。丁长生说道。

    梁文祥点点头,忽的站起来,说道:“好,这事我知道了,吃饭吧,吃了饭你回去干.你的事,该你干的好好干,不该你操心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

    “是,书记,我知道了”。丁长生站起来跟着梁文祥后面走向了餐桌。

    吃完了饭,丁长生离开了梁家,他和梁冰一起走的,梁可意本来也想一起出来上班去,但是被丁长生一个眼神制止了,过了一会给梁可意发了条短信:你爸没给我准信,我心里没底,你再帮我探听一下呗,谢谢,吻你。

    如果没有后面这两个字,梁可意很可能揶揄他几句就完事了,但是有了这两个字,让这条短信一下子暧.昧起来,所以梁可意虽然没有回信,但是却真的按照他的要求去探听消息了。

    “爸,你是歇会还是喝杯茶?”梁可意问道。

    “不睡了,给我杯茶吧”。梁文祥坐在客厅里,看着新闻频道,说道。

    梁可意泡了杯茶端过去,刚刚放下,梁文祥问道:“你哥是不是出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