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50:不甘心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梁可意一下子愣住了,过了好半天,在梁文祥的目光注视下,这才不得不说道:“我哥?我哥能出啥事,没听说啊?”

    “丫头,你哥是怎么出去读书的,你不知道吗,要不是那边有我的关系,他能出去吗,你还瞒我,这几天那个朋友出去度假了,回来才知道你哥的事,不过好在你哥已经保释了,我想了很久,也没想起来这事到底是谁做的,所以就给你哥打了个电话,他才和我说了实话,他只和你联系过,不是你是谁?谁帮的忙?”梁文祥问道。

    “爸,你别生我哥的气了,他也是一时糊涂,这事快解决完了,一直都有人在盯着办呢,你放心,找的人靠谱”。梁可意说道。

    “谁帮的忙?你找的谁啊?”梁文祥喝了口茶,问道。

    “我不认识外面的人,国内的人认识的也只敢在圈子之外找,所以,我找了丁长生,他在国外有公司,在美国也有关系,所以就找了他,我也相信他不会把这事告诉别人,我怕有人找你的麻烦”。梁可意说道。

    “嗯,我猜到了,丁长生,唉,咱们又欠了他一个人情”。梁文祥苦涩的说道。

    “爸,这事他从来没有主动和我说过,那边的律师在做这事,一切进展都是哥告诉我的,所以,丁长生不管是不是刻意这么做,我相信这都是善意的,做事不张扬,所以,我觉得他还是值得信赖的,当年齐家老三来江都玩,是来找我哥玩的,突然阑尾炎,在场的那么多圈里人,没有一个敢签字,没人签字就没法手术,当时也是丁长生签字的,当时医生问他和齐家老三是什么关系,丁长生说那是他兄弟,当时在场的人,脸那个红啊,尤其是我哥,齐家老三和我哥关系最好,我哥不敢签字,算了,不说这事了,我当时要签字被我哥给拦住了”。梁可意说道。

    “还有这事?”梁文祥皱眉问道。

    “嗯,自那之后,齐家老三就和我哥渐渐疏远了,你看他多久没来我们家玩了,也不再找我哥了,倒是和丁长生关系非常铁,每次丁长生去北京,齐老三再忙都会陪着丁长生喝一场,有些关系不是平时酒肉买下的,而是关键时刻伸把手结下的缘分,我哥,唉……”梁可意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

    梁文祥也是一愣,过了好一会,才说道:“这件事我就不问丁长生了,下次见面时替我谢谢他,就说我知道这事了”。

    “明白了”。梁可意说道。

    入夜,安靖终于回到了北京,到家之后,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把湖州的事告诉了安如山,安如山一直都在开会,上飞机前他和安如山联系,但是没联系到,所以此时此刻只能是抓紧时间了。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才说?”安如山怒道。

    “先不要提陈家那个混蛋了,我抽时间再找他算账,现在怎么办?”安靖问道。

    安如山坐在客厅里,指着电话说道:“你先给梁文祥打个电话,就说你明天去江都拜访他,问问他在江都吗?”

    梁文祥接到安靖的电话一点都不意外,一看电话的号码,也知道他是用家里的电话打的,更明白此时此刻在电话的那一头一定不是只有安靖一个人在听着呢。

    所以,梁文祥也没藏着掖着,更没有装糊涂。

    “你爸在家里吗?”梁文祥问道。

    安靖看了看安如山,说道:“还没回来呢,听说还在开会,梁叔叔,我刚刚从国外回来,给您带了点补品,我明天去江都,不知道您有时间见我吗?”

    “有时间,我这几天都在江都,不出去,你来了之后给秘书打电话就行”。梁文祥说道。

    “那好,那我明天一早过去”。安靖说道。

    挂了电话,安靖看向安如山,说道:“爸,他这是什么意思,这事还有缓吗?”

    “依我看,江都你没必要去了,这事他早已定下来了,不会再安插我们的人了,如果他推,这事还可能有希望,但是现在嘛,我担心大局已定了,你去也是白去,自取其辱罢了”。安如山叹气道。

    “不会吧?”安靖不甘心的问道。

    “我了解梁文祥这个人,听他的口气,这事我们插不上手了,看来这个面子不肯再给我们了”。安如山说道。

    “那我怎么办?”安靖问道。

    “与其是在他身上想办法,还不如把湖州的事好好摘吧摘吧,争取短时间内不出问题,尽快把湖州的生意都结束了吧,没人再帮你撑着了”。安如山说道。

    “还有个唐玲玲呢,我觉得应该可以撑的住吧……”

    安如山摇摇头,说道:“别相信那个女人,女人不可靠,我提醒你,这个人不可信,你要是不听我的,吃了亏别哭”。

    安靖从小脾气就很拗,虽然安如山这么说了,可是他不信,所以,一大早就出发去了江都,决定再去找梁文祥试试,虽然他爹安如山早就给他打了预防针了,但是不碰南墙,他是不会回头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是个男同了。

    省委大院他是轻车熟路,所以在梁文祥上班之前就到了梁文祥的家门口了,直到梁可意出去锻炼,才发现他来了好一会了。

    “可意妹妹,梁书记呢?起来了吗?”

    “安总,你怎么在这里啊,来了也不进去,我爸起来了,在楼上练习书法呢,走吧,进来说话”。梁可意说道。

    好人可以得罪,但是小人不能得罪,在梁可意的眼里,安靖无疑是个小人,而且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安靖的口碑非常不好,尤其是他的性取向就是个笑话,虽然圈子里也有很多打着各种旗号单身,被认定为是弯的,可是没一个承认的,安靖是第一个承认的,还带着他的外国佬女朋友到他们经常去的酒吧玩,恶心死了。

    “爸,安总来了”。梁可意朝楼上喊道。

    “好,我知道了,这就下来”。梁文祥一会就走了下来,手里还拿着擦手的毛巾,看来刚刚又把墨汁弄手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