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51:忠告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安靖来了,坐”。梁文祥指了指客厅里的沙发区,说道,并且率先走了过去。

    “梁叔叔,这是我爸让我给您带来的东西”。

    “哦,是什么东西?”梁文祥饶有兴趣的问道。

    “是一瓶别人送他的酒”。

    梁文祥摆摆手,说道:“安部长的酒一定是好酒,但是我最近肝不好,医生已经让我戒酒了,到了这个年纪,也活明白了,什么事都不敢太拼,包括喝酒,走的时候你带走吧,我知道安部长好酒”。

    梁文祥这话让安靖心里一愣,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也明白昨晚他老子说的可能没错,梁文祥不想再给安家面子了。

    安靖坐在沙发上,而梁可意则是倒了一杯茶给安靖,梁文祥早晨起来只喝白水,所以一杯茶就这么孤零零的放在茶几上,显得有些尴尬。

    “我知道湖州发生了一些事,也大致明白你来找我的意思,安靖,湖州的事,放一放吧,也到时候了”。梁文祥说道。

    梁文祥这话说的很含蓄了,那就是你们安家也该收手了,再这么搞下去,大家都不好看,可是安靖不这么想。

    “梁叔叔,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在湖州是做的正当生意,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怎么就做不下去了呢?”安靖问道。

    梁文祥很烦这种给脸不要脸的行为,而且现在丁长生已经把盖子揭开了一半,要是这个时候自己再帮着安家捂上,不但是湖州在劫难逃,自己在湖州主政上的昏聩也会被人诟病,梁文祥可能本质上是一个政客,但是他的理想是做一个政治家,所以,有些丧良心的事他必须要做做样子,阻止一下。

    “邸坤成还好吧?”梁文祥没接着安靖的话往下说,而是话锋一转,问到了邸坤成。

    安靖差点就说他很好了,但是话到嘴边才明白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坑。

    “邸坤成?我不知道,从来没见过他”。安靖说道。

    梁文祥说道:“根据追逃小组的人汇报说,在加拿大和美国都见过他,过的还不错,还在替人打理生意,不错,这么多年的管理经验总算是用上了,不知道他在国外是不是和在国内一样这么狡猾,能干”。

    梁文祥的话再明显不过了,我把你安靖,你们安家做的这些事都一一给你点出来,你自己去想,你做了哪些事,哪些事是我知道的,到了这个程度,你还在这里恬不知耻,那就不要怪我一层层扒皮了。

    安靖也是干部家庭里出来的,知道梁文祥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算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他现在终于开始后悔自己来自取其辱了。

    于是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会把湖州的生意慢慢处理,不再给湖州添麻烦了,不过我的那些投资都是银行贷款,这可能会有些支付困难,湖州的损失,在所难免,我在湖州把这些项目都搞下去,还有还贷的希望,否则,这些贷款还上的希望很小”。

    梁文祥一言不发,安靖站起来,拿起自己带来的东西离开了,梁可意送到了门口,安靖再无一句话。

    “看看这人,多无耻,他老子还是我们党的高官,为了自己子孙后代的利益,脸都不要了,没有一点礼义廉耻,这样的人,太可怕了,要是我们党的高官都是这种货色,怎么得了?”梁文祥像是在说给梁可意听,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开发商绑架银行,银行绑架地方政府,这些人以极少的杠杆,就能撬动这么多的钱,安靖到底在银行贷了多少钱?”梁可意问道。

    “这个没人知道吧,也要问湖州市地方政府”。梁文祥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有些疲惫的说道。

    “爸,刚刚安靖说的贷款没这么简单,我好像听丁长生说过一嘴,说是邸坤成当时让湖州市政府为安靖的贷款做过担保,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安靖就是威胁湖州市政府了,到时候他撤了摊子,那些贷款银行是要算在湖州市政府头上的,银行不是地方政府的银行,这么多的坏账烂账,有市政府这个冤大头,他们不怕,但是湖州的经济形势会势必恶化”。梁可意说道。

    “有这回事?”梁文祥一下子就怒了。

    “爸,你不要生气,这种事不是湖州一个地方能干出来的,邸坤成是什么人,做出这种事一点也不奇怪,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稳住安靖,让他把吃进去的东西慢慢吐出来,免得他撤了,银行债务集中爆发,到时候湖州就可真的麻烦了”。梁可意说道。

    “这些混账,薛桂昌是干什么吃的,他是市长,这件事我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起过?”梁文祥彻底怒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按说他不可能不知道”。梁可意点头说道。

    丁长生还没离开省城,正准备出发回湖州,但是还没出发呢,就被薛桂昌的电话给拦下了。

    “喂,长生,你昨天怎么和梁书记谈的,老头子的火气怎么这么大,我正在往省城赶呢,你等我一下,我们一起去见他吧”。薛桂昌说道。

    “什么?我没说什么呀,对了,现在也没告诉我说要去见他,我去不合适吧?”丁长生问道。

    “总之,你去省委等我,我一会就到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见了面再说吧”。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到了省委大院之后,坐在车里,把昨天自己和梁文祥见面的一切细节都想了一遍,但是没发现自己哪里做错了,或者是话说错了。

    “喂,上班了吗?”丁长生给梁可意打了个电话,问问情况。

    “你回湖州了?”梁可意问道。

    “没呢,这不是刚刚想要回去,但是被薛桂昌的电话给拦住了,好像是你爸发飙了,我就想问问你出什么事了,薛桂昌要我在省委等他,然后一起去见你爸,我总得知道我要面临的是什么疾风骤雨吧?”丁长生说道。

    “给你个忠告,你最好是别去,这事和你没关系”。梁可意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