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55:有些怕了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陈汉秋的出局让很多人始料未及,就像是安靖一样,到现在都是蒙在鼓里,因为这件事除了当事人和丁长生几个少数人知道之外,没人知道,这也是一种心照不宣。

    但是不知道不代表这事就这么完了,所以,等到安靖回国之后,在北京时就联系陈汉秋,但是这个混蛋居然失联了,到现在都联系不上他,以至于安靖满腔的怒火无处释放。

    “这里面肯定是有事的,要死没事的话,陈汉秋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的就不干了,所以,你要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市局这位置失手,下面会来个什么人,你要给我死死盯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给我拉下水来”。安靖看着规规矩矩站在自己面前的许家铭,吩咐道。

    “怕是不容易,这个人不大可能会跟我们走一条路”。许家铭说道。

    “谁啊?”

    “据说是刘振东,和丁长生的关系很好,怎么可能和我们走一条道呢?”

    “刘振东?哪来的消息?”安靖皱眉问道。

    “省城的消息,据说手续都走完了,到湖州来也就是这两天的事”。许家铭说道。

    安靖一下子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你想明白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了吗?”

    “什么?”

    “陈汉秋走了,刘振东来了,刘振东是丁长生的人,也就是说,陈汉秋滚蛋后,在这件事里,得益的是丁长生,那么陈汉秋八成是被丁长生整掉的,你一定要给我仔细查查,问问市局那边,看看这几天丁长生和陈汉秋有没有接触过,怎么接触的,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安靖说道。

    “是,我马上去问问”。许家铭说完拿起手机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安靖一个人,仰头看着天花板,他现在的心情也是这样,到了头顶的天花板,再也没法继续往上走了,难道自己的生意在湖州也到了顶了吗?

    每每想起这件事,他就恨的牙根痒痒,一切的一切都是从丁长生回到湖州开始的,自从他回来之后,整件事都是朝着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发展,虽然每一步他走的都很慢,但是却很有力,每一次都像是一根根并不是很锋利的竹签子插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等你感觉到疼的时候,已经晚了。

    许家铭不一会就回来了,作为一个企业家,三教九流都要交往,虽然陈汉秋是安家的人,但是作为许家铭来说,他可不指望事事都要去找陈汉秋来摆平,所以,许家铭拿着钱填满了不少市局警察的口袋,这些人都成了他的顺风耳,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知道,想要打听点市局的事,或者是让这些人为自己处理点什么事,那是分分钟就能完成的。

    “安总,在陈汉秋离开之前,丁长生的确是和他接触过,在市局的办公室里,他们好像谈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不知道谈了什么事”。许家铭说道。

    “嗯,我就知道,这件事跑不了丁长生的参与,中午快到了,你帮我约一下唐玲玲,我想中午和她吃个饭,安抚一下,不要乱了阵脚”。安靖说道。

    在薛桂昌的办公室里,他的办公桌前摆着两把椅子,丁长生和何远志坐在那里,主要还是何远志在汇报情况,其实这里面的大部分情况薛桂昌都知道,他是市长,之前出了什么事他能不知道吗?

    本来丁长生是不想来的,但是何远志拉他来,丁长生就借坡下驴的来了,自己在这里坐着,也就断了薛桂昌和何远志两人面对安靖的无理要求妥协的可能性。

    但凡一件事,一个人是最黑暗的,两个人就可能不是那么黑,因为这里面有人性的顾忌,但是三个人呢,黑暗基本就少多了,因为一件事三个人知道,你永远也分不清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丁长生正在听着他们的对话,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来一看,是张和尘发来的消息:刚刚许家铭给唐打电话,约见中午一起吃饭,安靖请客。

    丁长生回了两个字:知悉。

    现在张和尘是丁长生的耳朵和眼睛,唐玲玲的一切表现都难以逃脱丁长生的掌控,没办法,这个女人野心大,而且反复性也大,丁长生既然想要拉她一把,就得让她老老实实的在自己的掌控中,否则,一旦失手,她就会滑向万丈深渊。

    想到了这里,不禁想到了那晚上他们三个人在唐玲玲家沙发上的荒唐事,尤其是当丁长生从身后刺入唐玲玲的身体时,唐晴晴在丁长生的后面一下一下的推着他的屁.股。

    她的这个动作,让丁长生想起了古书里写的那些通房丫头们做的事情,大概也就是这样,当女主人受不了时,丫鬟们要及时顶上,如果女主人受得了,丫鬟的作用就是要协助男主人的动作,以让他节省体力,还别说,有她在后面一下一下的推着,还真是省了不少力气。

    丁长生在等着唐玲玲的汇报,看看她有没有这个觉悟,她要是瞒着自己去见了安靖和许家铭,那么晚上还得去她那里,非得把这件事掰扯清楚不可,问问她是想活还是想死,想死,我就松手了,想活,你就听我的,一切事情都要告诉我,不然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救你?

    他正在想着这事呢,他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是唐玲玲的办公室的电话。

    丁长生看了一眼薛桂昌,示意自己出去接个电话,然后拿着手机出了门。

    “喂,什么事?”丁长生问道。

    唐玲玲说的事情丁长生早已知道了,所以一点惊讶都没有。

    “你在听吗,我怎么办,去还是不去,我刚刚说我在开会,还没答复他”。唐玲玲说道。

    “去吧,看看他们是什么意思,我就在楼上薛书记办公室呢,有什么消息给我发信息吧,保持联系,我现在也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丁长生说道。

    “说实话,我有些怕了”。唐玲玲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