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58:饭局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一点都不正常,你觉得呢?”唐玲玲走后,安靖问许家铭道。

    “嗯,看起来是有些不一样,和上次见她的时候简直是判若两人,不苟言笑,看起来是心里有事啊”。许家铭跟着说道。

    “所以,这件事你还要再多找找关系问问情况,不能就这么算了,另外,这个唐玲玲,你要给我派人盯紧点,不能再出意外了”。安靖说道。

    “我明白,别的呢,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许家铭问道。

    “嗯,剩下的 就是那个刘振东了,对这个人你要采取两步走,第一步,你先按照我们的计划来,我相信不管是什么人,既然在这个圈里混,除了钱,就是官位了,无论是他要什么,你都给我满足他,先答应下来,我再想办法”。安靖慢悠悠的说道。

    “如果不行呢?”许家铭问道。

    而且许家铭心里想的是,根据他的了解,这第一步基本就不用考虑了,没戏,但是他没说出这话来,因为他跟着安靖的时间长了,知道安靖的脾气,他吩咐的事,不许在没有去尝试之前说办不到,只要你去做了,没做成,再说做不成,他不会怪你,但是如果你还没做,你就说做不到,肯定挨骂。

    “那就准备第二步,我去寻找可以做市局局长的人,你找人在合适的时候,找个合适的机会做了他,既然他不吃敬酒,那我们的罚酒多的是”。安靖阴森森的说道。

    “人我已经找好了,这家伙欠我们的,要是不听我们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做了他,所以帮我们做这件事应该问题不大”。

    “嗯,做了之后,立刻收拾干净,明白吗?”安靖问道。

    许家铭点点头,继续问道:“银行贷款担保的事怎么办?”

    “我们找了何远志,这家伙做不了主,也是在情理中,所以,你和薛桂昌联系了吗,他什么时间出来见个面?”安靖问道。

    “我说了您的意思,但是到现在也没给回话,我担心他是不是以为我们没有诚意?要不然,你还是亲自给他打个电话吧”。许家铭说道。

    安靖点点头,拿出来手机低头翻找薛桂昌的电话,此时许家铭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起身出去了。

    薛桂昌没想到安靖会亲自给他打电话,开始还不信。

    “薛书记,我真的是安靖,以前没去拜访你,你听不出来我的声音也是正常,是这样,许家铭和你联系过,就是想邀请你出来吃个饭,我们在湖州做生意,不拜拜码头不合适”。安靖说道。

    “安总,你多虑了,我们都是为企业和社会服务的,你的生意只要是正当的生意,我们哪有不支持的,现在招商多难啊,所以,你在我们这里做生意,我们是欢迎的”。薛桂昌打着哈哈说道。

    “我知道,这只是表示下我们的心意,所以,今晚你务必得赏脸啊”。安靖说道。

    “好吧,到时候你把地址给我就行,我自己过去,先说好了,不喝酒”。薛桂昌说道。

    “好,薛书记说了算”。安靖笑着说道。

    挂了电话,薛桂昌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开始踱步,心里想着这个时候安靖给自己打电话邀请自己去吃饭,这是什么意思,可是这不去的话,肯定就要得罪他,可是去了的话,要是让了梁文祥知道了,怎么弄?

    但是又一想,知道了又有什么呢,自己只是和一个投资商吃个饭而已,这有什么不可以吗?

    “长生啊,你在哪现在,晚上有时间吗?”薛桂昌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问道。

    “薛书记,现在约晚上吃饭吗?”丁长生一看是薛桂昌的电话,立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兰晓珊和刘振东不要吱声。

    “是啊,晚上有时间的话跟我去应付一个饭局,我自己去不太好,但是不去又推不了”。薛桂昌说道。

    “谁的饭局啊,这么为难,你是湖州的老大,谁还敢让你为难?”丁长生问道。

    “行了,你就别问了,到时候就知道了,你晚上没有定下来吧,如果定下来了,能推的就推了吧”。薛桂昌说道。

    “好好,我明白了,书记你下的命令,我得听啊”。丁长生说道。

    “好,别贫了,到时候见”。薛桂昌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长生看了看手机,反复确认电话已经挂了这才放回了桌面。

    “薛桂昌的电话?”兰晓珊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奇怪吧,居然要我陪他去应付一个饭局,听起来不想去,但是不去又不好,你们猜,这是谁的饭局?谁请客?”

    兰晓珊猜了一圈都被否了,因为觉得不太可能,猜来猜去,别看刘振东多喝了几杯,但是脑子还算是清醒的,说道:“我听说安靖在湖州呢,你们说是不是他的饭局?”

    丁长生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兰晓珊,说道:“行啊,这家伙酒量见涨啊,喝这么多了,脑子还能想到这一点,不简单”。

    “嗯,还别说,有这可能,除了你不会鸟他,湖州哪个当官的不巴结他,所以我说,你们想的那些事,我看很难,要是真的是安靖请客,你不去也罢”。兰晓珊说道。

    “所以,我下午得去找薛桂昌问问,到底是谁请客,要真是安靖的话,我还真去,薛桂昌拉我去的意思你们不明白,还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证明只是去吃了顿饭,其他的什么都没干”。丁长生笑笑说道。

    他没说出来的是,薛桂昌其实现在已经在干了,力主市政府为安靖的贷款继续作担保就是例子,还是那句话,他们和丁长生比不了,丁长生可以随时进退,但是他们只能进,不能退,得罪了安靖,在他们眼里,那就是祸患无穷。

    “领导,那几个案子你打算怎么办?”刘振东问丁长生道。

    “热办,尽快把案子给我掀出来,我要让某些人彻底死心”。丁长生说道。

    “可是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未必”。刘振东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