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63:不厚道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什么意思?”安靖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问道。

    丁长生深深的抽了口烟,慢慢的把烟雾吐了出来,然后把烟蒂投进了眼前的茶杯里,刺啦一声,烟消云散。

    “做生意也好,做人也好,最重要的是骗,其实人人都在说,做人要真诚,其实你想想,要是做人真的做到真诚,你在这个社会上哪怕是一年都活不过去,你们信吗?”丁长生问道。

    薛桂昌和安靖都知道丁长生要说什么,所以都不吱声,只不过薛桂昌倒是很想知道丁长生接下来说什么,可是安靖心里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冷眼旁观。

    “但是这个骗呢,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极致的,所以,有的人就失败了,有的人能就很成功,故事讲得好,骗的时间就长点,但是安总,你们和邸坤成合作,连骗都懒得做的好一点,那么大的破绽被人一查就能查到,没错,你们是在湖州市的大小银行里贷款几十个亿,这些钱都去哪了呢?”丁长生看着安靖问道。

    薛桂昌不知道丁长生掌握了什么,呆呆的看着他,然后扫了一眼安靖,发现安靖的手摸着茶杯,在桌子上不断的旋转着茶杯的轨迹,一副不屑的样子。

    “按说贷款的是城建集团,贷款也得从银行到城建集团的账户吧?我说的没错?”

    丁长生说完看向薛桂昌,薛桂昌一愣,再看向安靖,安靖的脸色再度难堪起来。

    “可是这些贷款很少的一部分进入到了城建集团,其实大部分都进了省城的几家空壳公司,然后这些钱以各种名义和手段转到了国外的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我也不知道这家公司是干什么的,和你有什么业务,是为国家买航母还是导弹吗?”丁长生问道。

    “有这回事?”薛桂昌问道。

    “所以,贷款担保的事,别提了,那些没到期的贷款也别想再让市政府为他们延续担保,邸坤成不是傻子,是罪犯,谁要是再提担保的事,谁就承担接下来的一切责任,至于那几个银行的行长,他们的命运就掌握在安总手里了,安总你还钱,他们下半辈子还有活路,安总要是不还钱,他们就得去牢里呆着,这可不是什么失察,这是合谋犯罪,套取银行贷款”。丁长生说道。

    “你知道的还不少,查到这些材料没少费劲吧?”安靖很不客气的说道。

    “我只希望安总放过湖州市政府,湖州现在没这个钱替你还,也没这个义务,要查这点事一点都不难,你要是不这么急火火的要求市政府延续担保,我可能还不会去查你,磐石投资每年投资那么多,查这点消息还用费劲吗,所以,你让一步,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你要是继续逼着市政府担保,那么我也可能会让你这么多年捞到国外的钱都打了水漂”。丁长生威胁道。

    薛桂昌此时听的是心惊胆战,他知道丁长生在国外有个什么投资公司,但是不知道这个投资公司这么厉害,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安靖的所有资金流向都查清楚了。

    “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安靖问道。

    “开不开玩笑,那就看安总是怎么想的了,你以为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就是绝对安全的吗,不瞒你说,磐石投资每年为了资金的周转,在开曼群岛开的账户和注册的公司就有上百家,你觉得我有必要开玩笑吗?做过了就是做过了,但是做过,不是做过头,你想想,这件事你是不是做过了头了,你能保证你能做到一手遮天吗,你们家老爷子能吗?”丁长生阴测测的问道。

    安靖闻言,嘴角的肉抖动了一下,没再吱声。

    丁长生站起来,说道:“你们慢用,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起身要离开,他旁边的薛桂昌也站了起来,摇摇头,没说话,他不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所以此时此刻被吓着了,再也不敢趟下去了。

    一时间,本来三个人谈的好好的,现在只剩下了安靖一个人坐在那里,呆呆的坐着,门外的许家铭听到了里面的谈话,躲在阴影里看到了薛桂昌和丁长生离开,但是没敢再进来问安靖,这个时候进去纯粹是找骂。

    几分钟后,房间里爆发出了一声怒吼,“许家铭,你给我滚进来……”

    许家铭这时候不能再装了,立刻跑了进去:“安少,我在这里呢,什么事……”

    “你给我找的人呢,在哪呢?”

    “什么,什么人?”许家铭一愣,问道,自己啥时候给安靖找人了,他知道安靖不喜欢女人,但是他也没说让自己给他找男人啊?

    安靖简直要被气蒙了,说道:“杀手,你找的杀手呢?”

    “在,在市里呆着呢,安少,你这是要……”

    “去,告诉他,只要是把丁长生给我敲掉,花多少钱都行,他要什么给他什么,一个要求,把丁长生给我敲掉,不惜一切代价”。安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红了。

    安靖疯了,许家铭可没疯,他试探着问道:“安少,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丁长生是副市长,而且手段也很厉害,我们试了几次都白搭,是不是……”

    “不行,就是他,许家铭,你没发现吗,自从他来了湖州之后,我们的事情哪一件做成过,他妈的倒霉到家了,这个人绝不能再留了”。安靖喘着粗气说道。

    许家铭还想再劝劝,此时安靖小声说道:“他好像知道我们所有的事,包括海外的事情,这太可怕了,绝对不能再留这个人”。

    许家铭虽然觉得这事太出格了,但是此时面对这样一个疯了的老板,也只能是先答应下来再说,然后再找机会劝解老板放弃这样疯狂的想法,而且既然丁长生有那样的本事,就算是把他杀了,磐石投资的人知道了,还能饶了安靖吗?

    “长生,你可不厚道,这些事可从来没向我汇报过”。在回去的路上,薛桂昌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