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65:唱的哪一出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怎么样,效果还可以吧?”丁长生看着沙发上心满意足,身无寸缕的周红旗,问道。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坏呢,你还能不能学点好了?”周红旗闭着眼,喘着粗气说道。

    “我是在做正当的按摩,那是你自己要求我的,你这是严重跑题了”。丁长生说道。

    “你给我滚吧,自己去做吃的吧,我歇会”。周红旗说着,拉过来一条毯子盖在身上,等到丁长生自己端了一碗面出来时,周红旗在沙发上睡着了,不知道是因为工作累的,还是刚刚和丁长生一番鏖战累的。

    丁长生吃完了面,抱起还在熟睡的周红旗上楼去了,周红旗半醒半睡期间又被丁长生侵犯了一次,这一次是彻底睡过去了。

    一大早起来,枕边人早已不在,下楼去,看到周红旗正在做早餐。

    “起来了,我还想着要不要叫你呢,我今天要去白山,你赶紧吃点吧,吃完了我要走了”。周红旗说道。

    “去白山?干嘛去”。

    “去找司嘉仪商量公司的事,我要在公司建设上留出来足够的升级空间,所以,很多事都要和她对接一下,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面对面的谈比较好”。周红旗说道。

    “那行,路上注意安全”。丁长生坐在椅子上,拿起一片面包塞到嘴里。

    此时,周红旗依偎过来,在他的耳边说道:“我不在家,你给我老实点,另外,昨晚非常的舒服,你的坏,让我对那件事有了一个新的体会,真的是美妙极了”。

    “要不现在再试一次?”

    “滚吧你,我又不是租来的,你着急还啊,我今天还得开车呢”。周红旗立刻闪到了一边,生怕被丁长生抓住,他现在对丁长生是毫无免疫力。

    刘振东上任本来是没有丁长生什么事的,省厅里象征性来了个副厅长,湖州这边是市委组织部长章国阳,而丁长生是不请自来,到了时间点,丁长生的车就出现在了市局楼前的停车场了。

    “丁市长,你怎么也来了?”本来刘振东正在陪着章国阳呢,看到丁长生来了,立刻打个招呼后走向了丁长生。

    章国阳也很识趣,就站在原地,和省厅的副厅长一起等着丁长生和刘振东回来。

    “嗯,我过来看看,给你壮壮声势,你这次回归,首先就是要把内部的事情搞好,最好是和兰晓珊联系一下,问问她什么人可用,什么人不可用,先把陈汉秋的遗毒肃清,然后才能提高队伍的战斗力”。丁长生说道。

    “是,我知道,这边请”。刘振东在前面引路。

    “章部长,辛苦了”。丁长生上前和章国阳握握手,又听了刘振东介绍那位副厅长,一行人进了市局的会议室里,开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是对于市局的这些警察们来说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陈汉秋来时,那些迅速站队的人,没想到事情会转变的这么快,他们更想不到陈汉秋是因为什么事情这么急速的离开,但是刘振东是怎么来到市局的,他们从今天丁长生的出现就猜到了一个大概。

    丁长生在市局待的时间不长,但是对市局的影响却是深远的,所以当丁长生出现在市局的大会议室里时,下面的干警中有认识丁长生的,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他们猜到了刘振东是怎么回来的了。

    章国阳和省厅的副厅长讲了话之后,主持人还让丁长生讲话,丁长生拒绝了,他不是今天的主角,来这里纯粹是为了给刘振东站台的,既然人来了就可以了,再讲话就没那个必要了。

    简短的仪式之后,散会了。

    章国阳回单位,副厅长也回省城了,但是丁长生没走,他等着刘振东把那两位领导都送走了,然后在他的办公室等着他。

    “南雅宁这个案子是我一直的心病,她去上访,上面才把我放到了湖州市检察院这个位置上,但是我没能保护好这个证人,以至于后来的一切线索都断了,虽然最后取得了确凿的证据,但是却因为一些原因没能继续下去,想起来就很不是滋味,这段时间还好,渐渐的适应了,前段时间南雅宁刚刚去世时,我只要是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她在责怪我,这话我对谁都没说过,所以,这个案子你给我优先办,集中力量,争取在短时间内有个结果”。丁长生嘱咐道。

    “好,我知道,这个案子会成立专案组,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有个结果”。刘振东说道。

    “还有就是甄绿竹的案子,这个案子很奇怪,甄绿竹在自己的饭店内被人勒死,居然没有任何的线索,说出去肯定没人信,你们再捋一遍,我总感觉甄绿竹这个案子的背后会有一个大案”。丁长生说道。

    “嗯,我在省厅时就注意到这个案子了,事关市委书记的夫人,长时间居然不能破案,也是一个奇葩了,你放心吧,这案子和南雅宁的案子并案成立专案组,我觉得这两个案子也是有牵连的,在来湖州之前我都详细研究了,所以进入状态不难”。刘振东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你有信心就好,拜托了”。

    “丁局,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有什么事你说句话就是,你这和我客气我可受不了”。刘振东说道。

    丁长生笑笑,站起身拍了拍刘振东的肩膀,走了出去,刘振东亲自送到了楼下,目送着丁长生的车离开了大院。

    丁长生回到了办公室开始看桌子上的文件,这些都是自己要签字的,这个时候门开了,丁长生说了句,给我倒杯茶,头也没抬继续看文件。

    片刻之后,门再次被推开,丁长生以为是胡明华给自己送茶来了,但是觉得好像脚步声不对,这是高跟鞋的声音啊,于是抬起头一看,笑了。

    “我说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想要剥夺胡明华的工作机会,这可是他的事,你来做不合适吧”。丁长生接过来茶杯,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