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67:参一股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纪委书记杨军剑的意外落马,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当然了,主要是纪委内部的那些人,可是盼来盼去,跑来跑去,结果是纪委书记这个职位渐渐没了消息,却把一个政法委副书记兰晓珊调到了市纪委,也是担任副书记,而且是排在第二位的副书记。

    这下大家就明白,知道兰晓珊是来干什么的了。

    一时间,对兰晓珊的猜测开始多了起来,关于她的后台,她走的谁的门路,都渐渐成为了热点话题。

    丁长生是没时间考虑这些事的,他还有很多的事要做,做大事的人都是如此,安排好一切之后,不用呆在原地等结果,等到结果出来时,他们早已向前行进了很远了,不像是普通人一样,做完一件事托着腮帮等在原地享受成果到来的短暂喜悦。

    “你爸现在没事就呆在省城吗?”丁长生趁着短暂的休息时间,去了北山的卫皇庄园。

    接到了丁长生要来的电话,何晴收拾了一个多小时,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包括丁长生喜欢吃的,喜欢抽的烟,喜欢喝的酒,一切都是她亲自准备的。

    “对,省城有他的同事,可以没事打打牌,省的寂寞,我妈刚刚走,他心里不舒服,呆在湖州也不开心,我就让他回省城了”。何晴说道。

    “嗯,那,省行那边,他还有些人脉吧?”丁长生问道。

    “你需要钱?”何晴敏锐的问道。

    “不是我需要钱,是市里的一个工程,我和你讲过的,要开发香水河,没有银行的资金支持,什么也干不了,不单单是工行,还要其他行也要支持才行,所以,我现在就是负责跑钱,你爸还能帮上忙吗?”丁长生问道。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可以问问,晚点给你回信吧?”何晴问道。

    “嗯,可以,你帮我问问,还有就是,香水河的工程肯定是要招标的,你有兴趣吗?”丁长生问道。

    “兴趣当然有了,但是你觉得我有实力吗?”何晴走过去,丁长生本来是坐在沙发上,弯腰抽烟,不时的向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弹一下烟灰,但是何晴走过来,示意了他一下,丁长生明白,直起了身体,倚在沙发背上,而何晴却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丁长生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抱住她。

    “你到底是咋想的?”何晴搂住他的脖子,问道。

    “什么怎么想的?”丁长生不解的问道。

    “那两姐妹问过我多次了,你一次也没去过她们那里,你想怎么样,就这么吊着人家?”何晴问道。

    “我没有吊着,你告诉她们,我现在没这个心思了,让她们该干嘛干嘛去吧,要是身份上有问题,我让市局给她们办个身份,不是问题,别在这件事上纠缠了”。丁长生说道。

    “啧啧啧,你这话听起来,怎么显得这么高尚呢,那么水灵灵的两个女孩子,你真舍得让她们去闯荡社会啊,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真把她们放走了,那才是害了她们呢,她们没有了你和我的保护,很快就会沦为路边卖肉的”。何晴说道。

    “不会有这么严重吧,她们现在应该是能自力更生吧?”丁长生问道。

    “唉,难,要是能的话,早就走了,所以,我说,你要是不想要呢,就直接告诉她们吧,或者是给她们弄个合适的身份,找个人嫁了,也都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时间再耽误下去不好了”。何晴说道。

    “你这是激我呢?算了,不说这事了,这样吧,你尽快联系一下你老爹,看看省工行那边有没有可能性?省工行和湖州市分行,都给点支持,要是认识其他行的领导们就更好了”。丁长生说道。

    “好,没问题,我会尽力帮你办好的”。何晴说道。

    “嗯,还有,你找个时间约见一下华锦城那个侄子,你们可以合伙搞一家新的公司出来,趁现在香水河的工程还没开始,买进一些大型的设备,这个工程是一定会开展的,到时候这就是你们的优势,中标的可能性也大,这可不是小工程,至少也得几十个亿,所以,这是个机会”。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那,要不要你也参一股,我可以操作的隐蔽一点”。何晴问道。

    丁长生拍了下她的屁股,说道:“算了吧,我只要是还在中南省,我就不会赚中南省一分钱”。

    “你真的没必要这样,这种事他们当领导的哪个没干过,这比直接收钱好多了”。何晴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他们是他们,我是我,这是做人的原则性问题”。

    何晴不再说话了,但是他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谷乐乐和谷甜甜站在他的车前面,丁长生回头看了一眼何晴。

    “我以为你要住下呢,既然你要走,就稍她们一段吧,省的我送她们回去了”。何晴说道。

    丁长生不能连这个都拒绝,所以就只能是点点头,说道:“上车吧,两位美女”。

    回头瞪了何晴一眼,何晴的眼睛里闪烁的都是狡黠。

    “你们俩怎么打算的,想要去哪,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们办,别再相信何晴的话了,她是骗你们的”。丁长生说道。

    谷乐乐坐在副驾驶上,看了一眼丁长生,问道:“丁先生,你真的很烦我们俩吗?”

    丁长生一愣,问道:“这话怎么说的,我什么时候烦你们俩了?”丁长生问道。

    “可是你现在的表现,很明显就是嫌弃我们俩呗,我们可以保证,在你离开湖州的这几年里,我们一直都是呆在何总那里的,哪里都没去,郑姐出国后没和你说这事啊?”谷乐乐问道。

    “哦,说了,我知道你们俩的意思,但是我的意思是,你们俩该有更好的生活,真正的去到社会中生活,这话怎么说呢,就是……”一向伶牙俐齿的丁长生,居然此时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劝说这姐俩了。

    反正这一路上丁长生都在想着办法劝说她们俩别再惦记自己了,但还没见到效果是怎么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