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70:突然出现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是干什么?”丁长生问道。

    “我也不知道,何总说你知道该怎么用,这是……”谷乐乐没有问下去,其实她和谷甜甜查过这东西是干什么的,而且在与何晴一起泡温泉时也看到过何晴身上的纹身,所以她们只知道这玩意是干什么的,只是男人不说,她们就不问,这是她们受到的培训结果。

    “我没想过要这样……”丁长生说道。

    “先生,你以前没想过可以,但是现在您不能不想这件事了,我和甜甜确实是真的没地方去,我们要是就这么出去自谋生路,我们的结果不会好,你要我们做什么都可以,一切事情,就是别赶我们走,别的女人能做的事,我们都能做,洗衣做饭,上床生孩子,都没问题的”。谷乐乐说道。

    谷甜甜坐在一边不吱声,丁长生让谷乐乐把她扒了衣服,打了她,以为她在生气,于是走过去,问道:“你呢,你怎么想的?”

    “我没什么可说的,我们俩是怎么来的,你也知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们该做的事也都做了,所以你要是没有个态度,我倒是有个态度”。谷甜甜说道。

    虽然是双胞胎姐俩,但是谷甜甜的脾气要比谷乐乐硬的多,这一点丁长生早就发现了,所以今天才选择把谷甜甜吊起来,让谷乐乐去打她,但是看来效果一点都不好。

    “你什么态度,我听听”。丁长生问道。

    “这把剪刀就是我的解释”。谷甜甜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里多了一把剪刀,而那把剪刀就是丁长生让谷乐乐剪她衣服的那把。

    “你想干什么?”谷乐乐一看这样子,立刻赶过来劝她,想要把剪刀夺过来。

    开始时丁长生以为这姐俩是在演戏,可是看到谷乐乐焦急的眼神,好像不是演戏。

    “剪刀,这是你的态度,那你是想杀了我,还是想和我同归于尽?”丁长生冷冷的问道。

    谷甜甜的脸色很难看,听闻丁长生的话,眼泪刷刷的往下流,剪刀牢牢的抓在自己手里,好像会被夺走似的。

    “我说这剪刀是我的态度,我没想伤害任何人,我想自己死,其实我们俩不是早就死了嘛,多活了这么几年,也算是享福了,现在求着你,拜着你,让你为难,现在好了,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我们都做完了,不用再纠结了,所以,你走你的,不用再管我们”。谷甜甜说的很是悲呛,让丁长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且感觉到自己是被威胁了。

    “这是在威胁我?”丁长生问道。

    “不敢,我们谁都不敢威胁,我们一直都是这么低贱的活着,像是一件商品一样被人买来买去,送来送去,还不见得有人喜欢,没办法,这是我们的命”。谷甜甜说道。

    丁长生简直是无语了,他没想到自己在这姐妹俩心里的位置这么重要,而且自己一直也没做什么呀,可是正是因为他没做什么,这姐俩才认定他是个好人,再加上何晴在一边的推波助澜,她们更是认定了,只有跟着丁长生,才能有将来的好日子过。

    丁长生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实在是想不通,好吧,既然你们这样想,我也没办法,拿过来吧”。

    “你不用这么为难,如果你不是从心里想要收了我们,而是出于怜悯,那还不如不做呢,就让我们自生自灭好了”。谷甜甜说道。

    丁长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谷甜甜,说道:“我现在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你想我怎么样呢?”

    谷乐乐生怕再把丁长生给惹恼了,差不多得了,今天谷甜甜说的话够多了,所以急忙打圆场道:“先生,她不是那个意思,她是说……”

    “你不用替她说话,我想听听她自己是什么意思,渴了,去给我倒杯水来”。丁长生说道。

    谷乐乐不敢忤逆丁长生的话,于是狠狠瞪了一眼谷甜甜,示意她不要做的太过分了,转身出去倒水了。

    丁长生则走到了谷甜甜的面前,伸手从她的手里把剪刀夺过去,扔到了一边,然后一把拽住她的头发,狠狠的提起来,让其正视自己,说道:“别以为我不敢把你们怎么样,惹恼我了,我把你们卖了,你们比这惨多了,我给你们自由你们不要,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你卖吧,我们保证,你卖出去时是活的,等你收了钱,对方收到的货就是死的……”谷甜甜拧着脖子,瞪着丁长生,说道。

    此时门开了,丁长生回头看了一眼,愣住了,因为谷乐乐手里没有端水,但是她的后面却跟着一个人进来了,因为这个调教室是专门做的隔音,确保这里鬼哭狼嚎的声音不会传出去,可是外面的声音也进不来了,这导致家里进来了人都没听到。

    “我靠,你挺会玩啊,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一个堂堂的副市长,居然也会玩这把戏,咦,不错,这还是一对,很好,看来我们今晚是有福气了”。常四带着两个人进了家门,在家里找了一圈之后没发现有人,但是此时谷乐乐出门倒水,才被这两人给制服了。

    丁长生松开了谷甜甜,看向常四,这人很面熟,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人。

    “你是什么人?”丁长生问道。

    “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管,但是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丁长生,没想到吧?”常四问道。

    丁长生看的很清楚,这人手里有枪,另外两人手里有刀,看起来这是有备而来了。

    丁长生伸手想要掏向兜里,但是被常四阻止了。

    “别动,再动我现在就开枪”。

    “我只是抽支烟,你要吗?”丁长生没听他的,依然是慢慢从兜里掏出来了香烟和打火机,抽出一支烟卷塞到嘴里,啪嗒一声,打火机点燃了香烟。

    “你们两个人,去,把他绑上”。常四说道。

    “等一下,反正我手里什么也没有,不如,告诉我,到底是谁想让我死?我也好死个明白,你们说呢?”丁长生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