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73:未必有效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刘振东的人把常四等人带走之后,丁长生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抽了一支烟,看着窗外的夜色,常四说还有个外国人当他的助手,但是现在那个人还没露面,是吓跑了,还是躲在什么地方等着打他的黑枪呢?

    如果这个人不找出来,那自己以后的日子岂不是要提心吊胆的过,这不是丁长生想要的,而且自己在湖州和江都有这么多亲朋故旧,难道就这么一辈子躲着吗?

    所以,想到这里,丁长生站起来去洗手间里拿了拖把,开始打扫房间里的卫生,把常四等人的痕迹都慢慢抹去,直到打扫的很干净了为止。

    此时安德鲁就一直躲在对面的楼上看着丁长生,看他的动作似乎是在自己家里打扫卫生一样,但是安德鲁不是中国人,他自然不知道这不是丁长生的家,这只是丁长生一个情人的家而已。

    可是当他再联系许家铭时,许家铭的手机一直占线,那是安靖在指导许家铭怎么善后。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丁长生拉上了窗帘,又过了一个小时,家里最后一盏灯也熄灭了。

    这好像是一个很正常的人家做的事情,打扫完了卫生,然后洗漱,看会电视或者是书,然后关灯睡觉。

    丁长生躺在浴缸里,给刘振东打了个电话。

    “怎么样?”

    “人跑了,很可能是得到了消息,跑的时候很匆忙,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带,我正在这里清理呢,你那里情况怎么样?”刘振东问道。

    “我在这里等着呢,跑了就好,我还以为你把他堵住了呢?”丁长生说道。

    “不懂你的意思,我这开车来的路上够慢了,算了,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想法,我不问了,你那里需要我帮忙吗?”刘振东问道。

    “不用,他只要是敢来,我就有把握,如果对方有枪,我也有……”

    “我知道,你犯不着去做这事,你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你要是出了事,我对很多人都没法交差,到时候我是要被骂死的”。刘振东说道。

    “行了,别废话了,我知道了,趁对方没来,我先睡一会,待会再说吧,有消息我告诉你”。丁长生说道。

    说完这些,丁长生挂了电话,手枪就在自己手里,那是刘振东的枪,安了消音器,就在他的手里握着,但是却躺在了浴缸里,这是他看的一个电影的桥段,这里是最让人想不到的地方,因为大多数人晚上睡觉都是在chuangshang。

    而且丁长生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了谷乐乐和谷甜甜姐妹喜欢吃的零食,一种很脆的豆子,丁长生倒了一些出来,放在了入门的地方,以及每个卧室的门口,那种豆子很小,不经意看,是看不到的,更不要提是在黑灯的情况下了,但是只要是踩在上面,就会在夜里发出很响的声音。

    这也是一种预警,虽然丁长生今晚不会睡了,但是也是怕自己睡着了。

    但是很奇怪的是,不知道是丁长生自己太自信了,还是安德鲁没有自信,反正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居然没人找上门来。

    丁长生早晨起来去小区外面买了早点回来吃,然后开车去上班,期间嘱咐谷乐乐她们俩不要再回来这里了,这里不能住了,因为他要回来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也让对方知道这里是他的家。

    丁长生到了办公室,刘振东的电话随即就进来了。

    “昨晚情况怎么样?”刘振东问道。

    “等了一夜,没人来,不知道常四那个混蛋是不是骗我?”丁长生问道。

    “不是骗你,的确是有这么个人,你说会是谁呢?”

    “外国人,嗯,我倒是想起来一个人,当初被周红旗一个撩阴脚踢的住了院,就是安靖的那个女朋友,叫什么安德鲁的,安靖舍得使唤自己的女朋友来对付我吗?”丁长生问道。

    “安德鲁,我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个人的资料,如果有的话,那就好办了,市局已经在全市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我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人”。刘振东说道。

    “唉,看来我以后出门也要小心点了,现在你们的监控是无处不在啊”。丁长生叹道。

    “这也是安保需要,等下,我去你那里一趟,是关于许家铭的一些事,怎么处理比较好”。刘振东说道。

    “好,我等你”。丁长生说道。

    有些话确实是不好在电话里说,不知道自己的电话是不是被窃听,就连屋子里的电视都能成为黑客利用的工具。

    刘振东到了市政府之后,丁长生下了楼,坐到了他的车里,前后看看没人。

    “说吧,在许家铭家里发现什么了?”丁长生问道。

    “触目惊心,你先看看这个吧”。说着,刘振东将一个平板电脑递给了丁长生。

    丁长生接过来一看,这是拍摄的照片,一幅一幅,看起来没什么名堂,就是一笔一笔的账目记录。

    “他们公司应该有这个账目的原始记录,就是走账的程序,但是这个账目却是许家铭经手的所有账目名单,这些都是这些年他们给省内领导干部们送礼的记录,我粗略算了一下,合计八千多万,这些钱分别送给了三十六人,其中银行里有十多人,剩下的一半都是省里和湖州市的干部们,而且你看看这些名单,要是被人知道我们拿到了这个名单,我们肯定会被重点照顾的”。刘振东低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会有人找我们麻烦?”丁长生问道。

    “麻烦都是小事,灭口都可能是真的”。刘振东说道。

    “这些账目,我见过一些,但是没这么全,南雅宁当时举报邸坤成,就是因为她负责给这些人打款,但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而且这么多的钱,不可能全都是通过现金交易,更多的还是通过转账,但是另外一方面,你看看还有银行里的这些人,他们会做账,也会把这些记录抹掉,所以,现在是怎么和安靖联系上,可是如果那个暗手是安德鲁的话,不抓到这个人,联系安靖也未必有效”。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