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78:情敌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还有,邸坤成出国也是那个陈焕强办理的,这个我知道,现在邸坤成就在美国跟着安靖干活,为安靖打理国外的生意,就住在美国洛杉矶,我可以提供确切的地址”。安德鲁说道。

    “说,在哪里住着呢,联系方式是什么”。丁长生问道,就在他刚刚开始问话时,已经打开了手机录像功能,把安德鲁说的这些话都录制下来了。

    “他们住在洛杉矶中国城,至于更详细的地方,我可以带你们去,但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到底在哪里”。安德鲁说道。

    “你爱说不说,还有吗?就这些?”

    “还有,你们市委的一个女官员叫唐玲玲的,是他们的人,为他们在湖州市的利益说话,这个女人去过许家铭举办的宴会好几次,我都见过”。

    “这我知道,还有呢”。

    “还有一个叫肖寒的女人,和他们的关系也不错,我也见过她到许家铭的别墅去过……”安德鲁话没说完就被丁长生打断了。

    “什么时候的事?”丁长生问道。

    “嗯,就在这两天,她可能是被安靖叫去的,可能是和安靖见面才去的,我没记错,就是前天”。安德鲁说道。

    “肖寒,这个有意思,你还记得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吗?”丁长生语气有些迟滞,但是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当然,我和安靖一起好几年了,而安靖也不止一次和陈焕强见过面,以前只要是和陈焕强见面,那个肖寒都是跟着的,所以我当然是认识她的了”。安德鲁说道。

    这可能是丁长生抓住安德鲁最大的收获了,如果肖寒真是背着丁长生去偷偷见过安靖,那么他们在密谋什么事,丁长生现在想想都觉得脊背发凉,所以再无心思审问下去了。

    “你要去哪里,我还知道很多事呢,你把我放了再走……”安德鲁看到丁长生要走,叫唤道。

    “你放心吧,我还会回来的,你在这里给我老实呆着”。丁长生说完,出了门,关好了调教室的门,在客厅里给周红旗打了个电话。

    “喂,在哪呢?”

    “在公司里,商量修改公司大门口的建设问题,你怎么了?有事?”周红旗问道。

    “这几天你见过肖寒吗?”丁长生问道。

    “早晨一起吃的早餐,你放心,我没和她说你,我没那么不要脸”。周红旗拿着手机出了门,说道。

    “你们早晨还一起吃饭了?她没什么事吧?”丁长生问道。

    “你怎么了,还是她怎么了?”周红旗问道。

    “没事,我想问问你她这几天都在忙啥呢,算了,你也不知道,我自己去查吧”。丁长生说道。

    “什么事啊,瞧你说的这么神神秘秘的”。周红旗问道。

    “电话里不方便说,我二十分钟后到你公司里说吧”。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长生再次回到屋里,查看了一下对安德鲁的捆绑不会出问题,不会死人,但是也不能跑了。

    并且找了胶带把他的嘴封上,以免叫喊。

    “急急火火的,什么事啊?”周红旗看到丁长生的车到了之后,从办公室里出来,然后到了院子里。

    “没别的事,我刚刚听到有人说了一件事,拿不准,所以想找个人问问”。丁长生和周红旗一边走,一边离开了办公区域,朝着一旁的建筑工地走去。

    “什么事?”

    “有人说,见过肖寒这几天去见了安靖,安靖来了这才两天就走了,肖寒都要去和他见一面,你说这可能吗?”丁长生问道。

    “谁说的?”周红旗问道。

    “安德鲁,安靖的那个姘头”。丁长生说道。

    “你怎么和他搭上了?他不是该和安靖回美国了吗?”周红旗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走,但是这家伙是要暗算我,安靖还找了几个杀手,不过都是几个蠢货,被警察抓了,这个安德鲁现在在我手里,打了一顿,总算是交代出来一些东西,有些价值,但是要说最让我闹心的就是肖寒这件事,你说可能是真的吗,肖寒不会是来我这里卧底的吧,毕竟她跟着陈焕强也有几年的时间了,会吗?”丁长生问道。

    “你问我,这我哪知道,我一直都警告过你,不要碰她,但是你不听啊,多少好女人你不要,偏偏和一个烂货好,那我有什么办法,就是卧底的话,你也是活该”。周红旗气不打一处来,说道。

    “好了,不要生气了,这件事我没告诉任何人,而且安德鲁还在我手里呢,你要是想出气,去我那里随便,刚刚来的之前,我还抽了他一顿鞭子呢,替你报仇”。丁长生说道。

    “别说的那么好听,我和他没什么深仇大恨的,我干嘛去报仇?”周红旗白了他一眼,说道。

    “没有吗,你们俩至少也得是情敌吧?”丁长生说道。

    话音刚落,周红旗的撩阴脚就到了,丁长生吓得躲在了一旁。

    “踢死你”。周红旗说道。

    “哎哎,这可不是以前了,我告诉你,咱俩这是啥关系,你真要是把我踢废了你这下半辈子可就守活寡了,以前不是你的,你可以随便踢,现在还踢,你傻啊你”。丁长生说道。

    “你再说一次,我宁肯守活寡,也不愿意看你再去祸害其他女人”。周红旗说道。

    “好好,你风格高,好了吧,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肖寒这事我该怎么处理,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了,心里直恶心,而且我北京的公司她参与了不少事,也为我办了不少事,可是他背着我去见安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那还不简单,你去见见她,看她怎么解释,如果压根不提这事,那就是有问题,如果见了你坦白说找安靖什么事,有什么不可说的,对吧,我觉得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吧,这点你都不会做,我不信”。周红旗说着,开始往回走,因为她的手机响了,是办公室打来的电话,看来是有事了。

    “好吧,按你说的做,那个安德鲁你真的不去见见吗?”丁长生紧跟上去,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