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80:不想说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什么事啊,这么严肃?”肖寒看到丁长生的脸色不好,问道。

    丁长生点了一支烟,看向肖寒,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瞒着你?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我瞒你干么,你想知道什么吧?”肖寒问道。

    “我想知道什么你心里很清楚,你说出来和我问出来,这可是两码事,你要想明白了”。丁长生说道。

    肖寒一愣,看向丁长生,笑了笑,问道:“不是,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说的这些话没头没脑的,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丁长生将烟蒂掐死在烟灰缸里,说道:“走吧,给你看一样东西,就在那间房子里,你不是说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嘛,现在你就可以看到了”。

    肖寒本来是不想去看的,因为想到刚刚丁长生的话里有话,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被丁长生拉着,不去还不行,于是就走到了那个门口,丁长生开了门,把她推了进去,然后开了灯,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这,这是什么……”肖寒看到的是被绑在铁架子上的安德鲁。

    安德鲁她知道,也认识,但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因为就在刚刚,陈焕强还和她说过这事呢。

    “很意外是吧,坐吧,有些事咱们今天好好谈谈”。丁长生的脸色阴沉的能拧出水来。

    “这,这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在这里绑着一个人,他,他是谁啊,这是犯法的吧?”肖寒还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我知道,但是这个人闯进了我的家里,想要杀我,那件衣服里就有他的枪,还用剪刀割伤了我这里,看到了吗?”丁长生翻开自己的衣领,展示给肖寒看。

    “可是,你带我来到这里来……我能帮你什么吗?”肖寒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你当然可以帮我了,有些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所以需要你帮我解惑,我问你答,你最好是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否则的话,咱们要是闹出什么不愉快那就不好了,对吧”。

    “我,我不懂你的意思”。肖寒的内心里开始发抖,她隐隐觉的哪里不对,但是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就只能是看着丁长生的脸色,可是内心里却害怕的很。

    “自从你离开了陈焕强,我对你怎么样?”丁长生问道。

    “怎么会突然问这些,对我当然好了,这还用说,不少我花的也不少我穿的,我很知足”。肖寒的牙齿似乎开始打架了,说道。

    “那就好,我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就好,我还以为我哪里做的不好了才让你心生不满呢,那好,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背叛我?”丁长生问道。

    “我,我没有背叛你,我什么时候背叛你了?”肖寒急道。

    丁长生笑笑,站起来走到了被绑着的安德鲁身边,伸手把他嘴上的胶带撕了下来。

    “你来告诉她,你看到了什么,她去见安靖是什么时候的事?”丁长生看向安德鲁问道。

    安德鲁愤愤的看着丁长生,不吱声了,丁长生说道:“饭就在外面,你要是说了实话,今天就有饭吃,你要是不说的话,那今晚就得先饿一晚了,我明天再把你交给警察,还得饿一晚,你想好了再说”。

    “是,她是去见过安靖,在许家铭的别墅里,我记得很清楚,是晚上去的”。安德鲁说道。

    “我想知道,你去见安靖都说了些什么事,你知道我和安靖不对付,你还去找他,而且找了他还不告诉我,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们都谈了什么事,这不过分吧?”丁长生问道。

    “我真的没去见他,他是血口喷人,你相信他,不相信我吗,丁长生,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没数啊,我对你的好,还用我怎么说你才相信我?”肖寒问道。

    丁长生愣了一下,继续问道:“那好,那你告诉我,你和陈焕强到底断了没有,你还在去找他吗?”

    “没有,我没再去找过他,我也没见过他,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查,你要是找出证据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但是你现在是污蔑我”,肖寒说道。

    “那好,我问你,在我到你那里之前,你去了哪里,你去见谁了?”丁长生冷冷的问道。

    “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肖寒说道。

    “我的车刚刚进了度假村不久,陈焕强的宾利也进来了,我的车就在门口等着,我希望给你一点收拾的时间,我怕进去了之后又耽误时间,所以我看到那车之后,就去了物管中心,在那里的监控摄像上看到你去了陈焕强租住的别墅,还他妈就在你住的别墅旁边,你给我个解释,我一直都在等你解释,说说吧,现在你能把这事说圆了,我也原谅你”。丁长生说道。

    这下肖寒彻底没脾气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好一会才说道:“你都知道了”。

    “是,我知道,我只想问问你,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对你不好吗?还是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你根本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丁长生指着肖寒的鼻子骂道。

    “你能听我解释吗?”肖寒看向丁长生,眼泪汪汪,看起来异常的委屈,毕竟是跟过自己的女人,而且自己和肖寒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了,她也确实是没有坏过自己的事,而且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应该不至于。

    “好,你解释吧,我看你怎么把这事给说圆了,好好编,要是编不好,可是没有重编的机会”。丁长生说道。

    肖寒看着丁长生,已经是泪流满面,看着他,问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不堪吗?我要是想骗你,我还用得着在你这里待着不走吗,是你糊涂,还是我笨?”

    “那你给我解释清楚,这里可是还有个证人呢”。丁长生指着安德鲁说道。

    肖寒看都没看安德鲁,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好,这可是你说的,我本来不想对任何人说这事的,因为这是我的耻辱,我不想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