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81:继续施压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尽管肖寒这么说,但是丁长生没有要阻止的意思,那意思是你得说,你得说的我能原谅你,否则的话,你哪来的滚哪去,别在这里再恶心我,此时的丁长生对肖寒已经是表现出来厌恶的表情,这让肖寒很害怕,也很心寒。

    可是这些都是自己做出来的,自己没告诉他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所以此时要是再不说的话,那自己就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北京你的公司里干的好好的不干了吗,其实那点事对我来说不是事,我能干的很好,你问问陈尔旦就知道,我在北京为你拉关系搞工程,做了多少事,我没有和其他男人有过任何的暧昧,因为我知道你在乎这个,所以我在北京帮你公司做的那些事都是凭我的人脉和能力,没有任何的其他不堪的地方,你可以去找陈尔旦调查”。肖寒说道。

    “别扯北京的事,说湖州的,和安靖的事,还有陈焕强”。丁长生不耐烦的说道。

    “你连这点耐心都没有了吗?”肖寒问道。

    “继续说”。

    肖寒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从北京离开就是因为他们要我做他们的卧底,做他们的内鬼,把你在国内的公司搞垮,我没干,他们找了我说这事之后,我立刻就从北京的公司撤出来了,我以为他们不会再找我了……”

    “谁,他们是谁?”丁长生问道。

    “安靖和陈焕强,可是他们居然在湖州找到我,还是说那些事,我不想干,他们就拿出来了一些东西威胁我,你知道,我也是要脸面的人,那些东西如果真的散布出去,我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我都没脸再回北京了”。说到这里,肖寒把手指插到自己头发里,低着头,蹲在地上,显得异常痛苦。

    “怎么回事,说”。丁长生有些着急了,对于肖寒的解释,他现在开始有些相信了,也在后悔刚刚说的话是不是有些伤人了,可是他恨的是肖寒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他,一直到自己逼问才不得不说出来。

    “我跟着陈焕强的这几年,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拍摄的那些东西,但是我知道有时候他会给我吃药,吃了那些药之后,整个人都是疯癫的状态,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然后就是做一些不要脸的事,他和我每次在一起都会给我吃药,然后这些过程都被拍摄了下来,现在开始拿这些东西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听他的话,就会在北京找个合适的场所,他们这些人聚会的时候播放,你说,我也是要脸的人吧,我怎么办,那天去见安靖是因为他说可以还给我一部分,让我去安靖那里取”。肖寒继续说道。

    肖寒跟着陈焕强混了几年,这些事丁长生当然是知道的,也知道这几年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没想到陈焕强这个老混蛋会做出来这种事,自己还真是小看了他。

    “那么今天去见陈焕强呢,是怎么回事?”丁长生问道。

    “他叫我过去,说和我说点事,然后去了就说,今天是答应他的最后时间,不答应的话,他明早回北京,到时候就可能发生我说的那事,那我这辈子都别想再回到那个圈子里去了,我对你,也没用了,所以,我身败名裂,也不会再给你添麻烦,我不想告诉你,是因为我知道我只要说,你肯定会生气,会为我去找他,我不想你陷入麻烦,他的关系很多,你现在的身份也不适合去做这些事”。肖寒说道。

    “就这些?”丁长生问道。

    “就这些,这是我刚刚出来的时候录音,我知道我即将身败名裂,和你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对你得有个交代,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说完,肖寒的手机里就传来了她和陈焕强的对话。

    丁长生听着那些对话,以及肖寒声嘶力竭的怒骂,他听得出来,那些不应该是装的或者是他们在演戏,他渐渐的相信了肖寒说的话了。

    慢慢踱步过去,没有去拉蹲在地上的肖寒,却走过去,站在安德鲁的面前,伸手在安德鲁的脸上摸了摸,说道:“你看你,作为一个白人,居然生的这么细皮嫩肉的,还真是例外,怪不得安靖这么喜欢你,每次安靖都是从你的皮眼里进去吗?”

    安德鲁知道丁长生这是在羞辱他,可是他现在不敢有所动作,因为任何的动作都可能给自己带来无妄之灾,他不想以为自己最硬再受苦,听丁长生这么问自己,这家伙居然闭上眼,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自言自语道:“你也可以……”

    “我也可以,你是说我也可以?”丁长生嘿嘿的笑了起来。

    丁长生笑的有些吓人,当安德鲁感觉到有些不对,睁开眼时,却发现丁长生的手里多了一条鞭子,狠狠的抽向了他,而且在动手之前就塞住了他的嘴巴,这样的话,他只能是发出一阵阵闷哼之声,却不能叫唤出来,这让丁长生觉的很过瘾,仿佛他打的是安靖或者是陈焕强。

    “别打了,这样会出人命的,为了这么个人不值得”。肖寒抱住了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把鞭子扔到了地上,抱住肖寒,使劲的抱着,就这么抱了一分钟之后,丁长生松开了她,说道:“你就暂时住在这里,替我看着他,我出去办点事”。

    “你去干嘛?”肖寒猜到了他想干什么,但还是开口问道。

    “安靖跑了,我现在也只能是拿他撒气,但是陈焕强还没跑呢,我得找他说说这事,否则的话,你难道一辈子被他威胁吗,再说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丁长生被人威胁过,我,为刚刚冤枉你的事,道歉,对不起”。

    丁长生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家门,开车扬长而去,在和水天一色的人联系了之后得知,陈焕强还没走,还在别墅里,在丁长生看来,他可能还在等着肖寒回去继续施压吧,但是他没想到等来的是丁长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