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84:麻烦了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没问题,你等着吧,只要是在白山,我二十四小时给你找到”。丁长生给万有才打了个电话说了说这事,万有才非常有把握的说道。

    “谢谢了,改天来湖州,我请你喝酒”。丁长生说道。

    “丁市长,你要老这么客气,我可不敢去找你了”。

    “好,你先去安排这事吧,我这边也争取能提供一些新的线索”。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打完了电话,看向肖寒,说道:“陈焕强真是不好对付,不过不要紧,待会市局的人来把这家伙带走,他们有的是办法让他吐出来更多的东西,安德鲁,你有福了,至少在看守所里能吃饱饭了,不过像你长的这样,在看守所里一定很有市场的”。

    安德鲁说他坚决不去,丁长生也懒得和他争论,你说不去就不去,你做得了主吗?

    丁长生跟着刘振东到了市局里,安德鲁被带走单独审讯去了,他身上的枪是最好的证据,这就不用解释了。

    “我们梳理了一下甄绿竹的案子,发现了几个点,第一个就是恢复了她的微信和qq聊天记录,真的在她的聊天记录里发现了孤狼这个网名,和你说的是一样的,另外一个就是查看了还没来得及删除的街道上的监控记录,这些记录要不是我们及时查找,恐怕过段时间就不保存了,甄绿竹的饭店旁边是一家银行,录像还是比较清晰的,梳理了很多人,好几天的记录,在比对有可能进入了饭店的人,按照出现在下一个镜头里的时间排查这个人中间去了哪里,然后寻找可能的人物”。刘振东说道。

    “你这里是以影像找人,白山那边是在以名字找人,孤狼这个人是个重点,据安德鲁说,这个人还是陈焕强跟前的红人,既然和甄绿竹联系过,而且这样的事情陈汉秋当局长时也能做,可是居然一直没做,这说明了什么?”丁长生问道。

    “这意味着,这可能是一条红线,他们不敢踩”。刘振东说道。

    “现在,你们把这个人找出来,我想知道甄绿竹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个人死的不明不白,这件事邸坤成知道多少,只完全知道,还是被人瞒着,我都想知道”。丁长生说道。

    “嗯,放心吧,这事我会一直盯着,直到有结果,那个陈焕强那边怎么办?”刘振东问道。

    丁长生沉吟了一下,说道:“暂时我还没想好怎么办,现在我们手里没有实在的东西,还有就是邸坤成是怎么出去的,怎么才能和陈焕强扯上联系,你们的侦查方向一定要有所侧重,这个人很狡猾,但是再狡猾,也不能让他这次再次脱钩了”。

    “许家铭呢,还继续找他吗?我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他的位置,去江都了,看来下一步是要潜逃国外了”。刘振东说道。

    丁长生一愣,回头看向刘振东,说道:“想跑?不行,他要是在国内呆着,我们可以不动他,但是他要走,这不行,出去了之后还不是和邸坤成一样,再要抓回来那就难了,组织人盯死他,只要是想出去,就给我摁住了,秘密抓起来,找个地方关起来,湖州不行,可能湖州还有他们的人,给我关到白山去,你在白山还有关系的吧?”

    “这没问题,我来处理”。刘振东说道。

    丁长生处理完这些事就回了谷甜甜所住的地方,肖寒还在那里等着自己。

    丁长生进门时,她正拿着手机紧张的坐在沙发上,看到丁长生进来,急忙迎上去,说道:“刚刚他给我打电话了,那意思是我很不够意思,要我自己对后果负责,我怎么办?”

    “谁啊,陈焕强吗?”

    “对,陈焕强,这是在威胁我了”。肖寒说道。

    丁长生倒是没怎么在意,抬手把她额头的乱发捋顺了,说道:“放心吧,他蹦跶不了几天了,我最烦的就是有人威胁我,他还真是敢干,我都找过他了,他还是这么拗,他是以为我在吓唬他呢,你怎么说的?”

    丁长生坐下后,肖寒也坐过来,把丁长生的腿抬到了自己腿上给他捏腿,并且把他的鞋也脱下来,连脚都一起捏了,丁长生跑了一天了,脚还没洗呢,但是肖寒一点都不嫌脏,捏在手里还很认真。

    “我说这事你知道了,你正在处理,让他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肖寒说道。

    “嗯,很好,就这么说,我看看他能怎么样,如果他敢,你等着我怎么收拾他,他做的过分程度,将来也可能决定他的下场有多惨”。丁长生说道。

    “你没事吧,我很担心你,他这个人不是人,所以,我很担心他会伤害你,为了我不值得,我知道过去做了很多的错事,但是从跟了你之后,我再也没有要离开你的意思,更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这一点你相信我吗?”肖寒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坐起来,双手捧着肖寒的脸,说道:“我信,如果你敢背叛我,你看到安德鲁的下场了吗,我会把你绑在那个架子上,最后让你变成人干,你给我记住了,不要骗我,永远都不要有这样的想法,明白吗?”

    肖寒点点头,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陈焕强躲在别墅里,看到临近别墅里一边黑暗,很明显,肖寒没回来,自己刚刚还给她打了个电话,但是这娘们的态度还真是让他感到意外。

    这个丁长生给她的自信心还真是不小,以前对自己的要求从来不敢拒绝,可是现在居然敢拒了自己不说,还敢叫嚣让自己去找丁长生解决问题,她以为丁长生真是万能的了?

    “喂,这个坑也别指望了,被识破了,那娘们没能控制住,跑了”。陈焕强给远在美国的安靖打了个电话,说道。

    “唉,怎么搞的,这段时间以来老是出问题,还有,常四被抓,安德鲁也没了消息,我正在让人去市局打听消息,我看安德鲁恐怕也被逮了,许家铭还没出来,这个许家铭知道的太多了,要是能出来还好,要是出不来,还得麻烦你找人料理一下后事”。安靖说道。

    “料理后事没问题,关键是那个丁长生,唉,找到我头上来了,我看,这家伙要是盯上我,还得有麻烦呢”。陈焕强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