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687:威胁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钟行长既然知道我,就该知道我不缺钱,我就是玩钱的,当然是为了湖州市政府了,怎么样,钟行长能支持我们一下吗?”丁长生问道。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丁市长的磐石投资不在湖州投资呢,一举多得,多好,既帮了湖州市政府,也给磐石投资找到了投资的方向,皆大欢喜嘛”。钟奎亮问道。

    “钟行长也是体制内的人了,这拉到裤子里的,不是屎也是屎,我要是在湖州投资,外人会怎么说,肯定会说我不知道在湖州捞了多少钱呢,就算是我一分钱不赚,都赔在湖州,依然会有人说我是为了捞政绩才砸钱的,所以,我无论做什么,都是出力不讨好,你说我出这个钱干嘛?”丁长生说道。

    “说的也是,还是丁市长想的开,但是省行现在钱真的不多,要是贷给市政府,肯定不是小数……”

    “钟行长,你这个理由确实是有点牵强,第一,市政府绝对是个可靠的借贷者,不会赖账,对吧,第二个,工行可以借给安靖那么多钱,市政府还是担保人,你们可以借给一个奸商,就不能借给市政府?”丁长生问道。

    钟奎亮很是尴尬,看看周围,说道:“其实那笔借款也不是我们想要借给他的,你肯定比我知道他家是什么背景,这一层层压下来,我也是没办法,但好在是你们市政府给担保了,不然的话,我们还真是很难办,要么就是坑我们银行了”。

    “可是现在你们把湖州市政府给坑了,邸坤成这个混蛋把湖州市政府改成了安家的提款机了,如果安靖把那些钱都用在了湖州的建设投资上,我们也就不吱声了,可是现在他把钱都转走了,湖州那些工程只剩下了烂壳子,都是为了贷款在应付事,这事知道吧?”丁长生问道。

    “这我们不知道,我们把贷款给他之后,就没有再进行后续的监管,还不是看在你们市政府是担保人的份上,反正你们也跑不了”。钟奎亮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我们是跑不了,但是我们也不会还账的,因为湖州市政府现在根本没钱,连过年的工资都发不出来,所以,你们要是想我们还你们的钱,很简单,就是再贷给我们钱,不然的话,有本事你们向安靖去要吧,我们是没钱还你们”。

    “丁市长,你们这是要赖账啊?”钟奎亮问道。

    “没错,就是赖账,我们还明白告诉你,还有,你们就是把市政府给卖了,也值不了几个钱,到时候安靖这笔贷款很可能会成为烂账,你做好准备吧”。丁长生说道。

    “没问题,我们不怕,安靖虽然不还钱,但你们是担保人,而且你们现在没钱,不代表将来也没钱吧,所以,我们等得起,这钱一天不还,那可就收着一天的利息呢”。钟奎亮说道。

    丁长生沉默不语,钟奎亮自以为得意,继续说道:“这利息可不是小数目,你们可得想好了”。

    丁长生沉默了一会,抬头说道:“欠债还钱,这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我们市政府也不能不还,但是钟行长,还钱的时候你还在不在这个位置上,那就不一定了”。

    钟奎亮一愣,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丁长生笑笑,说道:“我们找到了一个账本,是城建集团许家铭的,他记录的很详细,何年何月何日,在什么地方,给钟行长送了多少东西,价值多少钱,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你说这怎么算?”

    钟奎亮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直盯盯的看着丁长生,说道:“丁市长,你这是在开玩笑吗?”

    丁长生没理他的茬,说道:“湖州市政府贷款肯定不是个小数目,钟行长回去好好想想,和我们合作,没你的坏处,还可能把安靖的那笔贷款追回来,市政府的贷款绝对是优质贷款,那是以财政做担保的,所以,将来钟行长还能再往上升也说不定,要是拒绝了我们的好意,那下一步钟行长的前途在哪里,那就不一定了”。

    钟奎亮的脸色煞白,看着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好吧,我会考虑的”。

    “那就好,我看现在钟行长也没心思吃饭了,许家铭在逃,但是他手里的东西没带走多少,关于城建集团的秘密我知道不少,如果你能和安靖或者是许家铭联系上,让他们和我联系一下,我也好趁机为钟行长解决那笔烂账贷款的事情,你帮我,我帮你,这才是做生意,别以为官员不会做交易,这个世界上政治上的交易才是最有难度的,比你卖我买难多了”。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独只一人走进了包厢里,何家父女看到只有丁长生一个人进来,看看他的身后,何红安问道:“小钟呢?”

    丁长生笑笑,坐下说道:“钟行长很忙,先走了,我们吃吧,何行长,想吃什么,我代表湖州市政府请客,但是我自己掏钱,好吧?”

    何红安看看何晴,又看看丁长生,问道:“谈崩了?”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没有,我只是给钟行长指了一条明路,他要是按照我说的去做,或许还能多干几年,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去做,可能马上就玩完了”。

    何红安摇摇头,说道:“嗯,这话说的太绕了,我听不懂,算了,不想了,我点菜,你们没什么忌口吧,那我去点菜了”。

    说完,何红安知趣的离开了包厢,何晴看丁长生的脸色不对,问道:“没事吧?”

    “没事,这家伙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对了,待会我先走,你和你爸说一声,就说我对不起他了,这下算是把钟奎亮给得罪了,也害的你爸在中间不好做,过段时间我找个机会补偿他吧”。丁长生喝了口茶,说道。

    “我不是说他,我是说你,没事吧,事情办得成就办,办不成就拉倒,你不要太往心里去”。何晴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