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899:会说话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向仲华汇报了上午在省政府发生的事,仲华久久不语,过了一会才说道:“你打算怎么办?”

    “按说这是个好机会,但是也暴露了一些问题,那就是省政府的安检太次了,我觉得首先要处理的就是省政府的安检部门,这些人该撤的撤掉,该轮岗的轮岗,必须要加强安检工作,这件事我立刻就去办”。丁长生说道。

    仲华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是很善于利用一切机会的,所以,这件事里蕴含着什么机会,我想你早就想到了,是吧?”

    丁长生笑而不语,仲华点点头,说道:“只要不是太过分,你自己看着办吧,利用好这次机会,把我们该做的事情做到极致,我正在准备两会的事情,这方面顾不上,你自己看着办就行,我相信你有分寸,做完了之后和我说一声,我心里有个数”。

    “那行,对了,今天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就在车蕊儿从我那里闹完走了,车家河的老婆居然邀请我去省京剧团看戏,说是他们新春彩排的京剧晚会今天带妆彩排,邀请我去看看,你说,这是唱的哪一出?”丁长生请教道。

    仲华是局外人,他想让仲华分析分析,叶怡君请自己去看戏这是什么意思?

    “是为了车蕊儿的事?”仲华问道。

    丁长生感觉不太像,因为车蕊儿在自己这里闹的时候她就来了电话,这一点丁长生问过林涛了,时间上对不上,除非是叶怡君知道车蕊儿要到自己这里来闹,但是丁长生觉得绝不会这么简单。

    “或许吧,我决定去看看,管她唱的是哪一出呢,去了看看不就知道了吗”。丁长生说道。

    仲华点点头,说道:“也好,你比我想象的进入角色还要快,看来把你调来是对的,而且你说的也对,北原市绝不是铁板一块,所以,我们还是有机可乘的,我做好大面上的工作,下面这些细小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我知道,我会小心的,把权力用到极致”。丁长生说道。

    下午下了班,丁长生在食堂里吃了点,回到了办公室和石梅贞视频了一下,孩子跟着石爱国出去玩了,这一家子现在过的其乐融融,尤其是杨晓嫁给了石爱国之后,仿佛是焕发了第二春。

    但是石爱国对丁长生的决定有些不满,毕竟跟着仲华来中北省还是打下手,要是稳稳当当的在中南省继续干下去,很快就会成为一个市长或者是过几年当个市委书记这都不是事,但是到了中北省却干个办公室主任,还是伺候人的活,所以石爱国觉得丁长生这一步走的不好。

    按照约定,丁长生开车来到了省京剧团,和门卫说了一声,直接开车就进去了,丁长生的车上放着省政府的出入证,保安也不会死活拦着。

    丁长生下了车,这才给叶怡君打了个电话,叶怡君在楼上推开了窗户朝着丁长生招招手,然后就挂了。

    本来丁长生是要上去的,但是叶怡君一句话又把丁长生给拦下了。

    叶怡君说她在楼上坐了一天了,想下来走走,京剧团地方不小,在省城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还有个操场和花园,一大片的树林,这在省城里绝无仅有。

    “丁主任,不好意思,还麻烦你跑一趟”。叶怡君说道。

    “没有,叶团长客气了,能被邀请到京剧团来看戏,是我的荣幸”。丁长生看看叶怡君说道。

    叶怡君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其实在杜山魁查到的履历里,她已经四十一了,看正面都不显老,看背影就更是显得年轻了。

    “走吧,前面是我们团的操场,我也时常来锻炼,这里锻炼比较安全,不像是外面车水马龙的,你也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天了吧,走走对身体好”。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于是丁长生和叶怡君一起走过一条林间小路,操近道进了操场,虽然是京剧团,但是叶怡君的穿着打扮很时髦,黑色的保暖丝袜,米白色的运动鞋,上身却是一件加拿大鹅的羽绒服,一件黑色的小裙子长短合适,刚刚盖住了屁股,真的很难想象这是省城市委书记的老婆。

    “丁主任,我是谁,我相信你早就查了吧,不然的话,你怎么会这么爽快的来看戏?”叶怡君歪着头看了丁长生一眼,问道。

    “叶团长,你说笑了,我又不是公安局的,我只是对京剧感到好奇,另外,我来北原后,也没什么朋友,所以,只要是想认识我的人,我都会很热情的和别人交往,虽然我们单位和京剧团没什么来往,但是既然叶团长都亲自发出邀请了,我也不好拒绝吧,至于说调查您,我哪有那个胆子”。丁长生说的很自然,不像是作伪,这倒是让叶怡君不好往下接了。

    叶怡君看着这位年轻的丁主任,果然是滴水不漏,说的好像是很有道理,可是谁信呢?

    “好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家老头子是车家河,北原市委书记,这你该知道了吧?”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看了叶怡君一眼,说道:“不是吧,车书记的夫人这么年轻?”

    恭维的话不用多说,只需要关键的几句就可以了,就像是现在丁长生说的这样,不就是夸女人年轻嘛,年轻的女人夸漂亮,年老的女人一定要夸年轻,这是每个男人都该会的绝招。

    “是吗,想不到丁主任还是个这么会说话的人”。

    “不是会说话,是实话实说,对了,你这么一说,我知道你叫我来是什么意思了,我先自我检讨一下,不该那样对令千金,但是令千金做的过分了点,我那里怎么说也是省政府办公厅,令千金拿着枪,到我办公室里威胁我,几乎就是指着我的脑袋了,你说我要是不报警,这事我怎么处理,万一出点什么事,恐怕车书记也会不好收场,对吧,所以……”

    “不是,你说什么?”叶怡君吃惊的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