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08:好戏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没再说话,只是看着她,等着她的下一步行动,现在的丁长生是最具有耐心的时候,因为在他的眼里,叶怡君就是一只老母鸡,人人都知道,老母鸡是最具有营养,最补的食材之一,可是好像炖出一锅好汤来,非得慢慢的熬,慢慢的炖不可,耐心是做这道菜的最基本心态。

    看着丁长生玩味的样子,叶怡君知道,这个家伙是真的不好对付。

    “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把叶茹萍救出来,哪怕是在家里监视居住呢,至少我们知道她在哪里,我刚刚说过了,她是叶家这一代最优秀的孩子,叶家对她还是很在意的,为了她,付出再多的代价都可以承受”。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叶团长,自从上次和你见了一面之后,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和叶家虽然有这种关系,也算是叶家的人,可是你从小就不在叶家,怎么对叶家这么大的兴趣,甘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背叛自己的老公,去帮他们,这真是有些不合道理啊”。

    叶怡君放下了刀叉,端起酒杯向丁长生示意,丁长生也举起来,他们碰了一下,然后叶怡君喝了一口,丁长生没喝,放下了酒杯。

    “我告诉过你,我妈妈从小就告诉我说我是叶家的人,但那时都是对叶家的恨,尤其是对我爸爸的恨,可是到了后来,知道了真相之后,这种积累了几十年的恨一下子荡然无存了,因为你恨的基础没有了,尤其是我妈在我面前嘟嚷怎么不应该,这种恨慢慢就变成了爱,当然了,还是因为我自己家庭的原因,你可能不知道,我虽然是被车家河追到的,可是我却是顶着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名声进入到车家的,所以,车蕊儿不搭理我也是情有可原,到现在他们一家三口时常在家里视频,把我当空气一样,有时候我在想,我在车家不过是一个花瓶而已,还只是给一个人欣赏的花瓶而已”。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这个解释勉强可以说的过去,那也就是叶怡君对车家河没多少感情?可是这又说不过去,既然没多少感情,怎么会嫁给他呢,车家河就是再牛逼,也不过是一个省城的市委书记而已,叶怡君可是在京城里被他追到的,当然了,这种事不是今天该深谈的,还是等到以后再慢慢谈吧。

    “我明白了,你还是把叶家当做你的根,对吧,你可知道,叶茹萍现在就在你老公手上,御驾别苑你知道那个地方吧?”丁长生问道。

    “我知道,怎么了,你是说……”叶怡君眉头紧蹙,看起来更加的有味道了,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扑面而来,那种忧郁的眼神和神情是装不出来的。

    “没错,叶茹萍现在就被关在那里的地下室里,这是我知道的最多的信息了,你要是知道那里就最好不过了,可是那里守卫的很严密,我去过那里,根本没办法救她,据说下面的地下室还是密码锁,是这样吗?”丁长生问道。

    叶怡君摇摇头,说道:“这我倒是没注意,我在那里住过几天,那是夏天的时候去那里度假来着,其他的时间都去山上玩了,你可能不知道车家河信佛,时常都要去太阴山上礼佛,下了山就会住在那里”。

    “车家河信佛?党员干部不是不允许信这玩意吗?”丁长生问道。

    “唉,他们要是真的问心无愧,怎么会信这些东西,当然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内心不安呗,御驾别苑我去过那里,但是要说叶茹萍,怎么会被关在那里呢,我真是没想到,我只知道他们扣着她,可是没想到是在他那里”。叶怡君显得非常的沮丧。

    “我刚刚说了,一个是别墅本身守卫严密,还有就是附近有个武警训练基地,一旦那里出了问题,救了人,也走不远,这就是难题,无解,我想过很多的方法,但是都无法做到悄无声息的离开”。丁长生说道。

    “这么说,你早就在策划这件事了?”叶怡君的眼神里有些光亮。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没错,你看我够有诚意的了吧,不知道叶团长的诚意在哪里?”

    叶怡君又看向丁长生,左手端起了酒杯,像是要和丁长生干杯的意思,可是她的右手却不着痕迹的伸向了自己的衣襟,很容易的就解开了三个扣子中最上面的那一颗。

    丁长生端着酒杯和她碰了一下,回过手臂来喝着酒,稍微的抿了一点点,然后就这么看着叶怡君,叶怡君解开了第一颗之后,就放下了手,丁长生看了一眼,看向别处,笑了起来。

    “丁主任笑什么,我现在也只能是做到这一步了,别再逼我”。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没吱声,场面一下子有些冷,叶怡君虽然见多识广,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无赖的家伙,她居然没招了,这还怎么继续谈下去,他和自己都知道了叶茹萍在哪里,可是自己没能力救出来人,自己的身份也不能暴露,所以,还是要依靠他做这件事,而且从他的话里话外的意思里,他已经在做了,自己就算是满足了他的愿望,他得做,不满足,他也得做,他既然已经做了,就代表他肯定是想在这里面捞一笔,自己不做又如何。

    “不得不说,叶团长真是一个高手,撩拨男人的高手”。丁长生说道。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从来不撩拨男人,都是男人撩拨我,就像是你现在这样,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这里到处都是监控,你想让我丢人对吧,不要做的太过分了,那样我们就没得往下玩了”。叶怡君白了丁长生一眼,虽然是白眼,可是那一刹那的风情,让丁长生深深的觉得,这个女人不寻常。

    “我以前很少听戏,一听就困,可是现在一想到听戏,就在脑子里浮现出来叶团长的戏,可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听叶团长唱一出,不过现在叶团长这一出唱的就很好,我都看不懂了”。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