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14:观察员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现在单位还有事情没捋顺吗?”贺乐蕊问道。

    “嗯,还不是很合适,现在厅里是鱼龙混杂,原来的省长根本没能力管理好自己的办公室,导致了现在办公室成了各方势力竞争的角斗场,我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是别人安排在厅里的,所以,正在一一甄别,要是一下子都开了,省政府办公厅就瘫了,只能是慢慢来,没办法”。丁长生说道。

    “也对,你好好看看我发给你的文件,都不是很难理解的,以你的智商我不信你看不懂,也不信你不会操作,有什么不会的再问我,虽然权经是古人写的,但那是古人的官场智慧,你看懂了会受益无穷”。贺乐蕊说道。

    丁长生边开车边问道:“贺姐,你不会是专门来辅导我学习权经的吧?”

    “美得你,我是来开会的”。贺乐蕊说道。

    “开会?什么时候?”

    “后天,我是专门提前到的,就是想和你谈谈其他的事,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吧”。贺乐蕊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他也不敢担保自己的车里是安全的地方,所以既然贺乐蕊这么说,他也就没多问。

    “这是哪里?”到了地方之后,贺乐蕊以为是要去酒店,没想到丁长生把她带到了一个小区里。

    “楼上是我家,先上去再说吧,我在北原,也就是能信任这里是安全的了,前几天还有人闯进了我家里,之后我就安排人把我周围的别人不住的房子都租下来了,派人看着,其他的租户都被撵走了,剩下的就是在这里的房主了,应该是可以信得过的人,所以,我这里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费了不少力气吧?”

    “是啊,但是作为一个家,时常被人闯进来,那才是真的不爽,所以,你住在这里比哪里都安全”。丁长生说道。

    贺乐蕊跟着丁长生上了楼,看到了家里简单的陈设。

    “那是我的房间,你住这个客房吧,我这里还有一套没用过的四件套,正好你用,没问题吧,你来北原,住别的地方我不放心,确实是挺乱的”。丁长生说道。

    “怎么,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不能保证吗,我上街去还能有人把我怎么样不成?”

    “不是,主要是因为贺姐长的太漂亮了,很容易招灾,万一被什么小流氓看上,我不是还得麻烦吗?”丁长生说道。

    对于丁长生这样的解释贺乐蕊很是无语,不过这屋里倒是挺暖和的,而且自己出去住,再和丁长生见面确实也不方便。

    “你老婆在江都,我们就这么住在一个家里,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贺乐蕊问道。

    “嗯,也对哈,这样,你住在这里,我出去住,我一个男人不要紧,再说了,单位也可以对付几天,主要是不想给贺姐惹来麻烦和非议,对了,你说来开会的,什么会啊?”丁长生问道。

    “这就是我在车上想和你说的,我们商圈的一个聚会”。贺乐蕊说道。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站着的丁长生,指了指她对面的沙发,示意丁长生也坐下。

    丁长生给她倒了杯水,然后坐在了她面前。

    “嗯,怎么说呢,我之前一直没和你说,就是怕你多心,现在不得不和你说了,你还记得我对许弋剑的很多消息都很了解,对吧,除了我自己托人打听的,其实我一直都是认识他的,因为我也是泰山会的人”。贺乐蕊说道。

    丁长生一愣,这方面的信息他还真是比较欠缺,泰山会是一个中国顶级商人的圈子,据说他们直接掌握和间接掌握的财富可以抵得上中国半年的gdp了,可以想象这些人有多厉害了,丁长生当初知道许弋剑是泰山会的人时,他就已经够震惊的了,没想到贺乐蕊也是泰山会的人。

    “这我倒是没想到,但是,你和他们不是一伙的吧?”丁长生笑笑,问道。

    “当然不是了,加入那个圈子,不是因为和他们认识,或者是是朋友,而是中国商人需要抱团取暖,需要在一方有困难时能拆兑一下救救急,当年牛根生和外资对赌,需要资金的支持,就是我们这个凑点,那个凑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他需要的钱凑齐了,要是等银行贷款,恐怕他的公司被外资吞了银行贷款也到不了位”。贺乐蕊说道。

    “你告我我这些,是什么意思呢?”丁长生问道。

    “今年的会在北原开,太阴山下面南边是不是有个度假村,就是在那里开会,但是很不巧的是,据说今年袁氏地产没人去开会了,你知道具体的原因吗?”贺乐蕊问道。

    “袁氏地产也是成员吗?”丁长生问道。

    “不是,是观察员,还没正式加入,还在考察,他们提供场地和一切的费用,可是既然都准备好了,居然不参加,这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我们打听了,说是袁氏地产的行政总裁,也是一直参与这事的叶茹萍被抓了,我们还在和北原方面的人交涉,可是一直没给回话呢”。贺乐蕊说道。

    “什么?你们一直都在和袁氏地产的人交往,他们还是非正式成员,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袁氏地产现在面临的问题,你们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或者是他们从来没向你们求助?”丁长生震惊的问道。

    “怎么了,我只是来开会的,其他的组织方面的问题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看过袁氏地产的资料,是会议组委会发给我的,其他的事情我不知道,而且这事定下来半年多了,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贺乐蕊问道。

    “唉,你们的消息真是闭塞,或者是你们被刻意隐瞒了,要么是你被人隐瞒了,袁氏地产现在是风雨飘摇,董事长重病将死,行政总裁被公安机关带走协助调查,到现在都没消息,你们居然还敢来北原开会,真是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丁长生说道。

    “不是我们敢不敢来,是许弋剑力主要按照原计划开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道道,我还真是不知道,难道还有其他的猫腻?”贺乐蕊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