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18:居酒屋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接个电话,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丁长生说道。

    贺乐蕊点点头,示意丁长生去接就是了,她自己坐在那里优雅的等着丁长生打完这个电话。

    关于叶怡君的事,丁长生没有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关于叶怡君还是叶家的人这件事,更是机密中的机密,如果自己不能好好利用叶怡君,那真是枉费了这一个好的机会。

    “喂,叶团长,找我有事?”

    “嗯,还是关于我女儿小蕊的事,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见个面,我在省委家属院附近的居酒屋等你,那里就那一个居酒屋,很好找的”。贺乐蕊说道。

    “行,没问题,但是我现在过不去,正在和朋友吃饭呢,大概要一个小时左右吧”。丁长生说道。

    “没关系,我在那里等你,等你到了我们再联系,这孩子,真是不让我省心”。叶怡君长叹一声说道,把一个母亲的无奈表现的淋漓尽致,但是丁长生明白,她给自己打这个电话绝对不是为了车蕊儿的事,只是丁长生告诉过她,他的电话不安全,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监听,所以有些事不要在电话里说。

    丁长生回到了座位上,说道:“想什么就来什么,突破口来电话了,约我待会见个面”。

    “什么突破口?”贺乐蕊饶有兴趣的问道。

    丁长生简单说了一下叶怡君的情况,当然主要是自己和车蕊儿的冲突,事关叶家的事丁长生一字没提,要是在之前,丁长生可能会和贺乐蕊说一下叶怡君和叶家的事,但是现在丁长生发现自己并不了解贺乐蕊,比如说她是泰山会的人,自己就一点都不知道,所有的资料显示也没这一点,当然了,也是丁长生粗心了,根本没查过贺乐蕊。

    自己现在是步步维艰,一步一个坑,不得不防,对任何人都在内心里设防应该是每个玩政治的人的基本素养,无条件的信任和不设防,早晚会被人坑的连毛都不剩,这是一定的。

    “你想利用这个机会攻陷车家河?”贺乐蕊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车家河的能量远不在此,我查过,车家河只是本地人的代表,像极了当初在中南省时仲枫阳是中南省本地官僚的代表一样,所以,车家河在中北省的根深蒂固,远比仲枫阳在中南省要严重多了,就算是我手里有这些东西,仍然不敢和他面对面,因为我手里的这些东西,我掂量了一下,没有一件是百分百可靠的,所以,我刚刚来,既然是都不可靠,那就得再等等,好在对方开始动了,给了我机会,要不然,这事还真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你打算在叶怡君身上下手吗?”贺乐蕊看着丁长生,暧昧的笑了。

    丁长生苦笑一下,说道:“贺姐,你想哪去了,叶怡君再不济也是省委常委的老婆,我哪敢,再说了,这样的女人,有哪个没有心机的,我是不敢招惹,还是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的来吧,再说了,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不是”。

    对于丁长生的自我辩白,贺乐蕊表示很无语,只是点点头,不做评价。

    “贺姐,我怎么觉得你不信我说的话呢,我对她真的没啥意思”。

    “嗯,我信,我也没不信啊,你急着解释什么?”贺乐蕊反问道,这下丁长生算是掉坑里了,真是越抹越黑了,好像丁长生真的对叶怡君有啥意思似的。

    “好了,我吃饱了,你送我回去吧,我也累了,回去想想开会的事,然后你去办你的事,别让人家久等了,我刚刚说的话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秦墨在外面带着孩子不容易,你做的事呢,最好是不要让她知道,否则,她会伤心的,要是那样,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说到最后,贺乐蕊佯怒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贺姐的话我记在心里了,一定从内心到身体都老老实实的,保证不犯那些低级错误”。

    贺乐蕊没再说什么,丁长生把她送回了家里,交代了家里的一些东西怎么用之类的,又嘱咐她关好门,贺乐蕊最后都不耐烦了,说道:“长生,我也是穷苦孩子过来的,没你想的那么娇气,你快去办你的事吧,别让人等急了”。

    丁长生看看时间,的确是不早了,于是下楼开车去了省委家属院附近的居酒屋。

    这个点了居酒屋里居然还有不少人,不过都是轻声细语的在悄悄交谈,这几年北原的经济发展中规中矩,但是却引进了不少外资企业,日本的企业也不少,所以才有了这家居酒屋,但是平时来这里的也都是这些企业的高管,有男有女,在异国他乡享受一下日本的清酒,算是满足一下思乡的心吧。

    丁长生刚刚进门,叶怡君举起了手,示意丁长生她在哪里。

    前面一个穿着日本和服的女子迈着小碎步在引路,丁长生则是跟在后面不一会到了叶怡君的跟前,然后两人一起跟在和服女子的后面,进了一个小巷子,小巷子两边都是珠帘隔开的包间,只是挡住一些视线,但是却不能挡住声音,还是可以听到一些人的窃窃私语。

    “这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进了包间之后,丁长生指着和服女子问叶怡君道。

    叶怡君没吱声,只是在和服女子上了酒和茶之后,这才和那女子相互致意,和服女子退出去,将珠帘放下来,这才慢慢退下去。

    “这里的服务员和老板都是日本人,服务员主要是在中北师范大学学习汉语的日本女孩子,和我们中国人出去留学去中餐馆洗盘子是一样的”。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问道:“这么火急火燎的找我来,有啥事,不是真的因为你那个继女吧?”

    叶怡君没说话,拿出了手机,将她拍到的照片和视频调出来,把手机推向了丁长生,丁长生开始时真的没看出来照片里的人是谁,虽然这是一个看颜值的社会,可是身上的衣服同样起到了辨认是谁的功能,所以,把一个人扒光了并不是很好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