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19:恩将仇报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这是从哪弄来的照片,谁拍的?”丁长生问道。

    “我自己拍的,我去找她了,就在御驾别苑的地下室里,丁长生,你要是再不采取点啥措施,我自己也要救她,再这么下去,她就死了,你懂不懂啊?”叶怡君有些着急,说话的语气都变了,看得出来,她虽然一直都在忍着,但是这种情绪的压抑真的会让人发疯。

    “谁让你去的?”丁长生看完之后,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冷着脸问道。

    叶怡君一愣,没想到丁长生是这幅摸样,还以为他会很高兴,自己终于是拿到了叶茹萍的第一手资料,这样就可以解救叶茹萍了,可是没想到丁长生是这幅摸样,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怎么了,你不是说只是找到她的一个大概位置嘛,她到底在不在里面你不清楚,我现在给你搞清楚了,她就在那里面,你为什么还不能救她?你可是说过了的”。叶怡君有些着急的问道。

    丁长生喝了口茶,问道:“我问你,你是怎么进去的,谁在那里守着的?”

    “他的秘书万长乐……”

    “那现在估计车家河也知道你去了的事了,你是叶家的人,你现在冒冒失失的去见了叶茹萍,现在好了,车家河现在会怎么想,会不会怀疑你,我告诉你,现在要搞垮叶家的人就是你老公,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人,你是我最大的秘密武器,有什么会比枕边人更隐秘的吗,你这么干,等于是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不说,还把自己的价值丧失殆尽,我问你,叶家是想保住叶家,还是想保住叶茹萍,要是叶家单单的想保住叶茹萍,那就没必要这么做了,把财富乖乖地交出来就行了,何必等着人家对叶茹萍下手呢,你这个猪脑子,妇人之见”。丁长生虽然声音很低,但是这话却一点都不轻,一下子把叶怡君骂醒了,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聪明的事,殊不知,这才是被人抓住了把柄呢。

    包厢里静的吓人,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尤其是丁长生刚刚发完火,喘气更是声音大,过了好一会,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叶怡君才轻声问道:“那怎么办?”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你想怎么办吧,那个叫什么万长乐的秘书,你能把握吗?”丁长生问道。

    “把握?什么意思?”

    “行了,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在哪,你去别墅的事他有没有告诉别人?”丁长生问道。

    “这个不大可能……”叶怡君讲了一下当时他们下地下室去见叶茹萍的情况,从万长乐的言谈举止来看,他的确是不会向自己的老板汇报叶怡君去看过叶茹萍的事,再说了,以叶怡君和车家河的夫妻感情来看,之前没有任何的预兆,所以,如果万长乐如实汇报了的话,他一定会打电话给叶怡君解释的。

    “这么说来,还有一线机会,可是这个人你不能把握在自己手里对吧,还有,他既然是车家河的秘书,而且还能接受车家河的委托在那里看着叶茹萍,这说明很多事他都知道的,我现在有个想法,你要是能接受,我们下面才能有的玩,你们叶家才有可能翻身,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丁长生说道。

    “什么,你说说看”。叶怡君现在认识到丁长生是一个眼珠子一转就有个主意的人,内心里不知不觉间对他增加了信任感,所以,当涉及到叶家的事时,她下意识里就想知道丁长生是怎么想的,既然他有好主意,自己干嘛不听呢。

    “这事呢,需要你受点委屈,做点牺牲,不过这事要是真的成了,我们就又增加了一个胜利的砝码”。丁长生还在铺垫。

    “我怎么感觉你没安好心呢?”叶怡君听丁长生这么说,开始有些警惕了,但还是想知道他到底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的意思是,这个万长乐非常的重要,你是车家河的老婆,你知道的也就是家里那点事,但是万长乐不一样,万长乐知道的可是车家河家之外的事情,那才是我们需要知道的,包括叶茹萍下一步的去向,他们准备怎么对付叶家,这些万长乐都该知道一二,就算是不知道全部,也能从车家河吩咐他去做的事情中窥探一二”。丁长生说道。

    “万长乐那孩子不错,他老婆的工作,孩子上学,都是我帮忙打招呼的”。叶怡君说道。

    “这么说来,你对他有恩了?”

    “算是吧,这还不够吗?”叶怡君天真的问道。

    丁长生叹口气问道:“那你听说过恩将仇报吗?”

    叶怡君脸色一变,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他会去车家河那里说这事,我既然发现了车家河在别墅里养女人而没找他闹,这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

    对于女人的智商,丁长生真是很无奈,现在丁长生已经在说万长乐的重要性,下一步当然是怎么收服万长乐,可是她还在说叶茹萍的问题,丁长生不得不打断了她。

    “叶团长,我现在说的是,怎么才能让万长乐死心塌地的为你服务,为叶家服务,你明白吗,我说这个意思,你能做到吗,说来听听,你有什么办法能让万长乐死心塌地的为你所用,说吧”。丁长生问道。

    叶怡君一下子愣住了,嘴唇动了动,好久没说出任何话来,看着丁长生,最后说道:“我去看叶茹萍了,他应该不会告诉车家河,这样的话,不是有这个把柄落在我们手里吗?这还不够?”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远远不够,车家河就算是知道了,最多也就是训斥他一顿,但是他跟着车家河这么久了,为车家河办了多少事?就凭这点,万长乐不会害怕的,所以,这个主意根本没用,现在你不要再说了,现在你听我的,好好捋一捋你脑子里的那些乱麻,看看能不能捋清楚了,好吧?”

    “好,你说,我听着呢”。叶怡君跪坐在那里非常的难受,放松了心情,索性坐在了榻上,把腿伸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