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22:倾诉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叶怡君,你相信我吗?”丁长生问道。

    他没再称呼她为叶团长,那样的话会形成距离感,他称呼她的名字,要拉近两人的距离,这样的话才能让她放松了警惕,慢慢掉进丁长生布置的陷阱里,等到她醒悟过来时,早已为时已晚,只能是按照丁长生挖好的坑,一个坑一个坑的跳过去。

    “你说呢,我要是不信你,我会在这里和你胡扯,听你说这些无耻的事吗?”叶怡君说到这里时,还白了丁长生一眼,但是脸却更红了。

    “那好,那我就对你说说我的心里话吧,当然了,说的还是你,我的老家在白山,我们村里有个算卦的,你懂吧,就是看风水和看面相算卦的,很准,这老头没事就让我拜他为师,我当然不会干这事了,可是这不妨碍我在他给别人看相时偷学一些方法,实话实说,我这些年之所以化险为夷,每次都能死里逃生,就是因为我学会了一点皮毛,而这些,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在想,如果这位叶姐姐对我好点,我还可能给她看看相,指条路,否则就算了,我相信你也看过我的一些履历,有些过程无法解释,我今天这是第一次面对面的给人解释,这也是我对你的信任,既然我们都是为了叶家,我们相互信任是不是很重要?”丁长生问道。

    胡扯真的是需要天赋的,丁长生此时就把自己的天赋发挥到了极致,没人知道他说的所谓算卦的老头,当然了,这些也都是他的胡扯,可是当人绝望或者是犹豫不决时,所谓的天意表达,将是你下定最后决心的一个推手。

    叶怡君此时就需要一个推手,当然了,丁长生也是在神化自己,让叶怡君把他当成那个可以依靠的人,这样的话,自己说什么,她才会听,她得到了什么消息,才会告诉自己,而不是跑去告诉叶家的人,自己必须要知道她所掌握的一切消息,所以,把她的意志换成自己的意志,以自己的意志为意志,才是他此时的目的所在。

    “对,我一直都对你信任啊”。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说道:“不见得,你先听我说,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为你感到很可惜的,当然了,后面的事我们就交往的多了,我还让你做了一些不好的事,你也做了,这愈加的坚定了我对你的看法,我说出来可能有些不好听,可是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要是不信,可以按照你原来的路继续走,看看最后我说的对不对”。

    “什么事,要出什么事吗?”丁长生问道。

    “嗯,车家河做了多少事我不知道,但是他女儿的那个公司赚了多少钱你知道吗?你要是还不知道,那我就说说你的结局,车家河会被人调查,家破人亡,虽然你的问题不大,可是你毕竟是他的老婆,牢狱之灾是少不了的,可能三年两年,但是出来后,或者为了出来,你将沦为那些权贵们的玩物,他们不是在强迫你,而是你自愿的,如果你不信,你摸一摸这个位置,是不是有个硬的东西”。丁长生说完,指了指自己脚心的位置。

    “这是骨头,硬很正常啊”。叶怡君说道。

    “是,那是骨头,男人后脑勺的骨头叫做反骨,而你们女人脚心那里的骨头,就叫淫骨,如果你有机会可以去看看别的女人,那里的骨头是不是像你一样这么突出,要是我没看错的话,你的下半辈子就将成为一个这样的女人”。最后,丁长生胡扯的连自己都扯不下去了,他在看相上也就能扯这么多了。

    “胡扯吧你就,我才不信呢”。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你不信也没关系,这样吧,我们做个小游戏,你去美容院捏过脚吧,脚是一个女人最性感的器官之一了,古代很多男人都会比较喜欢女人的脚……”

    丁长生说到这里低头看了一下叶怡君伸过来的脚,她急忙收了回去,丁长生也没阻拦。

    要是他伸手按住,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现在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切的过程都需要她自愿才行,否则,就失去了做的意义,他就是要通过这种循序渐进的过程,让她渐渐信任他,崇拜他,依赖他,从而离不开他。

    这样的过程或许对一个未婚的无知少女是很简单的,可是对见过世面的已婚妇女叶怡君来说,还是有难度的,尤其叶怡君还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

    “刚刚我说你有淫骨,你信不信?”丁长生问道。

    叶怡君摇摇头,她也不明白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和这个男人无聊的在这里说这些问题,虽然外面看不到里面在干什么,可是就是隔着一道帘子而已,虽然这个包间周围没有人,可是她依然没有安全感,可是就他说的话题,她的内心居然是跃跃欲试,急切的想要知道他的下一步是什么计划。

    后来想想自己现在的状态,她才渐渐明白自己为什么此时能在这里配合他一步步地走进了他的坑,就是因为自己平时在单位和在家里一本正经,尤其是在单位,自己是领导的夫人,每个人都敬着自己,捧着自己,在家里呢,冷冷清清,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车家河每天晚上回来睡觉而已,那个丫头根本就不搭理她。

    所以,倾诉的**,以及自己之前从来没听过的那些流氓话,以及他对自己内心的一步步蚕食,让她像是上了瘾一样,不能自拔,总以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可以避免他对自己的侵蚀,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得太深了。

    “我不信”。

    “不信,那好,你把你的脚拿过来,我就是那么轻松的捏几下,就知道你是什么情况了,你自己内心里也会知道自己是什么状况了,很简单的事情”。丁长生说道。

    “可是我们现在在吃饭,你……”

    “没事,我擦擦”。丁长生说着,拿起了桌子上的湿巾擦拭了一下手,可是叶怡君依然不会让他得逞。

    “这样,如果你输了,你就按我说的去做,找万长乐,如果我输了,我再不会逼你去做这事,万长乐的事,我来解决”。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