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26:贺长杰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因为家里被贺乐蕊给霸占了,丁长生也不好在家里居住,孤男寡女的,自己难保把握不住,那就彻底在她的面前落下把柄了,再说了,自从知道了她也是泰山会的人之后,丁长生的内心里多少会有些不舒服,还是离她远点好。

    当丁长生刚刚在办公室里洗完了脸之后,钱思蕾敲门进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灰暗。

    “有事?”

    “主任,出事了”。钱思蕾小声说道。

    “哦?出什么事了?”丁长生擦干了脸,拿起刮胡刀刮了几下,然后把刮胡刀擦干净放下了。

    “秋明三昨晚去世了,没抢救过来,脑梗和心梗突然发作,这两个梗哪个都不好过关”。钱思蕾说道。

    丁长生闻言愣了一下,瞬即恢复了正常,说道:“哦,那是挺可惜的,秋明三同志为咱们厅也是做了贡献的,这样吧,按照厅里处理这事的规矩,你来操作吧,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需要随礼吗?”

    钱思蕾这下是彻底愣住了,她没想到丁长生是这么的无情无义,秋明三可是一个大活人,就在前几天还好好的呢,就是丁长生来了之后和他进行了一次谈话,开始时大家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昨晚钱思蕾去看望了他一次。

    钱思蕾这才知道,丁长生给他几天的时间让他滚蛋,找不到单位自己就别在单位呆着了,这等于是扫地出门了,就给人几天的时间,谁能找到合适的去处,所以,秋明三才猛然犯病,然后当钱思蕾昨晚去看他的时候,他还能说话。

    “老钱,找个机会出去吧,别在这里呆着了,他来了,这里我们是呆不住的,这个省长不是其他的省长,他是指望着丁长生这条狗咬人的,先咬的就是我们这些老人,非得把省厅的血换一遍不可,不信你试试,要是有关系,快点离开这里,再撑下去,没好日子过”。秋明三说道。

    “哪像你说的这么简单,省直单位安排的满满的,别的不说,就咱们厅里,这安排了多少官太太官小姐官小舅子小姨子,现在挪个窝太难了,而且咱们这是啥单位,去别的单位我也不想去,没这里的福利待遇不说,名声也没在这里好啊”。钱思蕾说道。

    秋明三苦笑一下,说道:“我这都是鬼门关走了一遭的人了,还能看不透,这北原的天,要变了,仲华也好,丁长生也好,这只是开头,你等着吧,你现在不找个出处,将来到头了就难了”。

    “行了,你的好意我领了,我来看看你,也是想安慰一下你,厅里的活以后不好干了,丁长生已经明说了,厅里不养闲人,能干活的就好好干,不想干的滚蛋,我都到了这个年纪了,肯定是干不过那些年富力强的,也是调整的对象,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调整呢”。钱思蕾说道。

    “所以,趁着他现在还没找你的麻烦,赶紧走,再不走的话就是等着找难堪了,就像是我这样,唉,说到底还是没人肯为我说话”。秋明三说道,神情有些痛苦,但是钱思蕾没发现这个情况,依旧是在和他说厅里的事。

    “你不是找了童家岗了吗,没给你一个说法?”钱思蕾问道。

    钱思蕾要是不提童家岗,秋明三可能不会死的这么快,因为他在住院的时候就给童家岗打了几个电话,但是童家岗说的很明白,让他自己想办法,省委办那边没法安排他,更不要说往其他地方调了,所以,这件事让他彻底死心了,他还想着等到自己好了,再找找丁长生,宽限一些时间,自己先不上班,或者是退休都可以,可是听到了童家岗,他一阵眩晕,心脏也开始加速了跳动。

    等到床头的仪器开始叫起来时,已然是晚了,钱思蕾是等着他抢救完才回家的,没想到她目睹了秋明三的死亡过程,这还是很震撼的,比在办公室里听到某个人死了要震撼的多,所以此时的她已经是彻底慌了神,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

    “主任,我没搞过这事,还是让其他人做吧……”

    “其他人?其他人是谁啊,四个副主任,一个死了,两个不来的,他们是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他们,他们来了,在会议室里等着您呢”。钱思蕾说道。

    “来了?那行,我知道了,这事待会再说吧,你先去吧,我待会去会议室,我们三个见个面,商量一下怎么办”。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虽然秋明三死亡这事和丁长生没多大的关系,但是省委机关里可不是这么想,毕竟省厅不是绝对百分百的保密,还是有消息漏了出去,有人就开始传秋明三之所以突然死亡全是丁长生的迫害,导致秋明三受了极大的刺激,这才一命呜呼的。

    丁长生当然还不知道这些事,没人敢在他的面前说这些事,但是秋明三交游甚广,所以很多人在省直机关里就开始传开了,这事越传越大,都知道了丁长生这个人来了才几天就把自己的副主任给逼死了。

    丁长生等了一会,才端着茶杯进了会议室,林涛跟过来把笔记本都摆放好之后就出去了。

    丁长生坐在一边,三位副主任和他对面坐着,丁长生看看他们三位,说道:“钱副主任我认识了,两位,你们是自我介绍一下,还是让钱副主任介绍一下”。

    “丁主任,你好,我是贺长杰,身体不好,一直都在住院,我想好了,看看什么时间调出省厅,既然干不了活,就不要站着位置了,下面还有不少有能力的年轻人,我该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不然的话,谁还有干劲?”贺长杰倒是光棍,直接说不干了,但是据丁长生的调查,他是不满厅里的钱思蕾和秋明三,所以才推说住院看病的,这个人还是能干事的。

    丁长生点点头,看向了另外一位。

    “丁主任,我明天就可以上班,之前是有些家里事要处理,我现在基本处理好了,随时都可以上班”。另外一位副主任周国强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