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62946:戴高帽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娘们是不是有病啊,我给她面子够大了,她还想着和我作对,车家河就不管管她吗?”丁长生问道。

    “车家河倒是说过她几句,但问题是她根本不听,很多事都是自作主张,闹到最后还不是车家河再收拾烂摊子,不管这事是不是和你有关系,你都小心点就是了,你回老家了?”叶怡君问道。

    “是啊,我回来给我父母上上坟,春节肯定是没时间回来了”。丁长生说道。

    “那你就得小心了,别被人暗算了”。叶怡君说道。

    “谢谢,我知道了”。说完,丁长生就挂了电话。

    傅品千没吱声,看着有些生气的丁长生,默默起身,想要下床,但是被丁长生抱住了,两人又倒在了床上。

    “你要是忙就去忙吧,注意安全就行”。傅品千说道。

    “没事,我现在不忙,难得清闲,现在就是要陪你好好歇歇”。说完,对傅品千上下其手,傅品千也再次陷入到了他的魔掌里。

    丁长生按照司南下定的地址开车过去,刚刚好,他们还没开席,其实就是家常饭,房间里就三个人,司南下和王友良,以及司嘉仪。

    “哎呀,你这一路跑过来,时间可不短啊,半路耽搁了吧,要不然不至于这么慢啊?”司南下问道。

    “司书记,我回了一趟老家,给我父母烧了点纸,春节期间忙,就不回来过年了”。丁长生说道。

    这个功夫,司嘉仪起身帮着丁长生脱下了外套挂在了衣服架上。

    “谢谢司总,司总今天不忙吗?”

    “这不是王书记和你来了嘛,我爸说找不到合适的人作陪,就把我叫来当服务员了”。司嘉仪笑笑说道。

    “哪能呢,这里面就属我最小,我来当服务员……”说罢,拿起茶壶开始为司南下和王友良倒茶,最后是司嘉仪的茶杯。

    “我可不敢用你,你还是放下让我来吧”。司嘉仪说着接过了茶壶。

    司南下看看丁长生,说道:“我们三个都是在纪委干过的,我觉得,为了这个缘分,可以干一杯”。

    “还真是,不过我干的时间最短……”

    “虽然时间短,但是做的事情可不小,你当得起这杯酒”。王友良说道。

    “对,湖州的事,我看要是没有丁长生,可能要暴露出来还得需要一些时间,到底什么时候能爆出来还真是不好说”。司南下说道。

    “好了,两位领导,就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好吧,这帽子再压下来,我可就真的接不住了,这是要压死人的”。丁长生笑笑说道。

    虽然他们都是纪委出身,但是王友良是现在的省纪委书记,而司南下是白山市委书记,这里面依然有些事是不适合在公开场合说的,而且丁长生和他们俩的关系是单向性的,而不是相互交织的。

    王友良和司南下都是和丁长生有关系,但是王友良和司南下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熟,所以,这也决定了丁长生必然是要和他们分别交流,而不是在酒桌上这么一勺烩。

    所以,接下来的话题就是司嘉仪的爱华高科公司。

    “我把它给关了,现在不对外承接业务了,和中汽集团也没有业务往来,不过实验室还在研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可是目前来看,也只能是藏在实验室里了”。司嘉仪说道。

    “缺钱吗?”丁长生问道。

    “钱倒是不缺,不过我一直都在担心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实验室,而且就算是这样,许弋剑也没放弃对我们的封锁,要不是我爸还在位置上,恐怕我们早就被抓起来了,对我们这样的人,要想抓起来,易如反掌”。司嘉仪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没吱声,这的确是不好表态,目前许弋剑就在北原市,不知道他们的会开的怎么样了,这一次很可能是对袁氏地产的一次肢解,既然找不到活账本叶文秋,那么他们就可能避开账本处理袁氏地产的资产了。

    午饭过后,丁长生去了王友良所住的军区招待所,最后是由丁长生开车将王友良接了出来,然后去了大清河大堤上。

    “我下午就得回去,来白山就是为了见你一面”。王友良说道。

    “谢谢,我明天回北原,现在北原的局势的确是很乱,虽然有些进展,但是进展缓慢”。丁长生说道。

    王友良看了丁长生一眼,说道:“慢点好,总比快了好,快了容易出错,但是慢慢来,可以小火慢炖,最终把这些人都炖熟了,就好办多了,到时候筷子再插下去,就是所向披靡了,一插一个透心凉”。

    “话是这么说,但是时间不多了,前段时间我去秦城监狱见了林一道,我想知道林一道当初在北原遭遇了什么事,最后不得不跑到了中南省?”丁长生问道。

    “你去见他了?他精神怎么样?”王友良听说丁长生居然去见了林一道,颇为惊奇。

    “精神尚可,就是头发花白了,看得出来,在里面老的还是很快的”。丁长生说道。

    “林一道是个倨傲的人,可以说,也有些风骨,真是难以想象那样一个人在里面是怎么过下去的,很多像他这样的人,关起来没多久就各种疾病缠身,身在位置上时这些病都没有,一句话,就是精神垮了,各种病也就找上门来了,这种倨傲在北原时也是被人诟病的一个方面”。王友良说道。

    王友良看着大清河的河水,慢慢回忆着,丁长生没有打断他,他知道,王友良是在对当初林一道在北原时的情况进行梳理,这里面就有可能是对自己有用的。

    “当时林一道是常务副省长,很明显,是来接班的,所以,很多时候比省长还活跃,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中北省是一个极其排外的省份,当地的官员很少外流,外面的官员也很少能进来,即便是进来了,也是一个弱的不能再弱的角色,甚至远远赶不上一个副职的能量大,中北省长期以来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官僚生态系统”。王友良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