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47:已属万幸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所以,虽然林一道很有能力,但是依然摆脱不了北原官场的束缚?”丁长生问道。

    “没错,所以尽管林一道上串下跳,可是收效甚微,但是林家和宇文家是世交,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林一道才到中北省的,可是没想到后来两家分道扬镳了,这里面也有北原官场的力量,要是没有北原官场的挑唆,宇文家和林家可能不会决裂的这么快”。王友良说道。

    “这么说,当时北原官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林一道在北原继续干下去,再有宇文家的支持,林一道最后也会站稳脚跟的,对吧?”

    “没错,所以他们先是分化了林家和宇文家,但是宇文家并没有得到北原官场的承诺,这个时候林家又恨极了宇文家,非要置宇文家于死地,北原本地势力也就顺水推舟,可以说,宇文家当时没有一个有能力的人,这才导致了祁凤竹一意孤行,没想到落得这样一个下场”。王友良叹息道。

    “看来这件事也不是一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林家恨宇文家,宇文家想要依靠当时何家胜,可是何家胜为了再进一步,不想彻底得罪林家,林家老爷子那时候还是有些话语权的,对吧?”丁长生问道。

    “是啊,所以,最后牺牲的也只能是宇文家,商人嘛,钱从哪来,最后到哪去,不是他们说了算的,说了算的还是坐在椅子上的人,商人在官员面前,永远都只能是站着,但是祁凤竹不明白这个道理,也不明白守信对官场上的这些领导们来说太奢侈了,外界盛传林一道离开中北省是因为和何家胜分赃不均,其实不是,真正的原因就是宇文家被瓜分了之后,林一道就没理由再在中北省这么一个排外思想这么严重的省份待下去了,没有金钱支持的人了,也即是宇文家倒了,再在这里待下去有什么意思?”王友良说道。

    “这么说的话我就有些不理解了,林一道曾经告诉我说,他在监狱里等着何家胜,就是时间问题,还说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能力把何家胜送进去,这是什么意思,他就这么恨何家胜吗?”丁长生问道。

    “在搞垮宇文家这件事上,林家得到的好处可能不是很多,毕竟宇文家的很多资产都是土地和固定资产,这些不好变现,可是对当地的官场来说,这不是事,所以,林家得到的不是很多,这也是外界盛传分赃不均的原因所在”。王友良说道。

    “所以,林一道也恨何家胜不死”。

    “没错,这些事林一道都知道,只是没办法而已,所以他说他在监狱里等着何家胜,因为何家胜当时的确是给他制造了不少的障碍,后来的袁氏地产很多土地都是来自宇文家,但是都是支付了对价的,只是这些钱去了哪里,就没人知道了,再赶上后来房价飙升,当时拿地便宜的袁氏地产,经过了这些年的发展,资产呈滚雪球般的迅速扩大,他们就觉得到了割韭菜的时候了,所以,这才是今天他们为什么再次把目标瞄准了袁氏地产”。王友良说道。

    “既然是这样,林一道也是个强势的人物,难道在北原的那些年就白混了,就没留下一些人之类的,我现在北原打不开局面,就是因为周围到处都是他们的人,根本无人可用,我相信这样下去,仲华也是迟早被挤出中北省”。丁长生说道。

    “是啊,北原现在的官场网络,的确是很难让你有所成就,不过我知道一个人,你倒是可以和他好好聊聊,估计能有点用”。王友良说道。

    “谁啊?”

    “公安厅长章三言,这个人以前和林一道走的很近,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个人和车家河以及何家胜都能说的上话,我一直也很奇怪这个人是怎么做到左右逢源的,按说当时和林一道走的很近,林一道走了之后应该会被迅速的清洗,可是他依然稳如磐石,还高升到了厅长的位置,以前是副厅长,这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人,所以,这个人值得你好好琢磨一下,我说了这么多,你能捋出来什么有用的吗?”王友良问道。

    “我只看到了一个章三言,算是有用的,但是是敌是友不知道,还得继续琢磨一下”。

    “所以,我知道的也有限,你要是想知道的更多,还得去找林一道,或者是向林一道要人,把林一道在北原的暗桩掌握在自己手里,按说林家老爷子既然是决定让林一道去中北省,至少之前就得提前铺垫了,铺垫的结果就是从外地调人,本地收买为自己所用,你可以查查林一道到中北省之前进入到中北省的官员,当然了,也可以问问宇文灵芝,是不是还记得当时是不是为林一道花钱铺设过中北省的官场,这些细微的方面,很少有人注意,但是很明显,这也许是最有用的方法”。王友良说道。

    “我要去找林一道要人,估计还会和我讲条件,这都是交易,我先找找看吧,真没办法时再去会会林一道,仲华要是没人可用,他就是个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的板凳官员,对下面的事情也是无能为力,浑浑噩噩的过几年调离中北省,这样的话,中北省的局还是破不了”。丁长生说道。

    “有你在,还有破不了的局?”王友良笑道。

    “唉,你太高看我了,我也没那个能力,现在在北原,是我遇到最棘手的情况了,到处都是坑,一个不下心,轻则摔个鼻青脸肿,重则,那就不知道是什么后果了”。丁长生说道。

    “都差不多,为官的就这样,小心无大错,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了,毕竟当年我的层次也不高,对了,省纪委那边你有什么进展吗?”王友良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毫无进展,你能帮上忙吗?”

    王友良摇摇头,说道:“自从宇文家出事,我就被孤立了,能出来已属万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