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48:战战兢兢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送走了王友良,回头又去了市委见司南下,丁长生和他们两人因为要谈的事情不一样,所以,只能是分开见面。

    看到丁长生进来,司南下当即站起来说道:“不在这里谈了,回家吧,嘉仪回家做饭了,我们回家边吃边谈,和王书记谈了一下午,累了吧?”

    “还可以,好久没吃司书记的家宴了,正好可以解解馋”。丁长生笑道。

    丁长生坐司南下的车一起回了市委家属院,房子还是那个房子,做饭的也是那个人。

    “你们等一下,我们很快就做完了”。司嘉仪说道。

    这个时候艾丽娅端着一盘菜走了出来,丁长生一愣,司南下说道:“小艾现在是我的干闺女了,所以现在和嘉仪一起住在家里,外面也不安全,这次知道你来,也过来见见你”。

    丁长生点点头,艾丽娅也只是点点头,一声不吭,丁长生叹口气坐在了沙发上。

    “好好的叹什么气啊?”司南下问道。

    “是我辜负了司书记的信任,到现在都没搞定那件事,导致爱华高科现在被雪藏”。丁长生说道。

    “你我都不是外人,我当然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所以,你说的事情不存在,我不会怪你,你就是能量再大,目前来说和他们还是有差距的,而且这些人的后台太厉害,我自认为在官场也沁淫了这么多年,可是依然看不透”。司南下摇摇头说道。

    丁长生说道:“但是我一直都在尽力,只是时间要等等,不会这么快就有结果”。

    “我知道,不要勉强,对了,在北原工作怎么样?”司南下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举步维艰,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以前对事情还能有个预判,但是现在真的是走一步看一步,甚至一步都看不了,走到哪里算哪里,给我的感觉是处处都是羁绊,处处都是坑,一个不小心,就会掉坑里”。

    司南下笑笑,说道:“这些事对你来说不是事,我的建议是要想有所建树,必须让自己稳定下来,但是要让对方乱起来,你是最擅长乱中取胜的人,一定会理解我的话,浑水摸鱼是最好的方式,对方不乱,你乱了,就会成了对方网里的鱼儿”。

    丁长生听了司南下的话,点点头,说道:“姜到底还是老的辣,说实话,我去了这段时间,为了避免落入到对方的圈套,可谓是步步小心,实在是太保守了,所以一直没什么进展,您今天给我提醒了,现在他们早就是张网以待,我去了就是自投罗网,所以,要想有所进展,就得拼个鱼死网破?”

    “不,是网破鱼不死,或者是网不破鱼不死,你只要是看透了这点,不要按照对方设计好的步骤走,他们就拿你没办法,你要知道,一旦你为对方设计好了步骤,对方不按照你的步骤走,他们就会乱,你的机会就来了,毕竟,既然是设计好了步骤,他们对这个步骤就有所依赖,他们依赖,但是你没有可依赖的,就是按照你自己的步骤走,他们就得调头回来按照你的步子走了,那时候主动权就在你的手里了”。司南下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看来我这次还真是来对了”。

    “你来白山主要是为了见见王友良书记吧?”司南下问道。

    丁长生也没瞒他,说道:“他毕竟是从中北省出来的,所以,现在北原很多我看不懂的事还是要请教他,好在他这个人还不错,对一些事还能尽量的帮我,收获不少”。

    “那就好,就是应该这样,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是你现在要做的”。司南下说道。

    “长生,你在北原做的怎么样,我过几天去看看你”。司嘉仪说道。

    “看看我?现在不就是看了嘛,还用跑那么远”。丁长生笑笑说道。

    “你这人真是没趣,抬杠是吧,我是想去看看你生活工作的怎么样,怎么说你也是帮我不少事,我作为朋友该去看看你吧,怎么,不欢迎?”司嘉仪问道。

    “欢迎欢迎,当然欢迎了,不过这几天不要去,许弋剑在北原呢,他们要去开什么会,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会,总之你现在不要去,免得遇到了不好说”。丁长生说道。

    “许弋剑这个人就是个无耻之徒,我真是后悔认识他了,都怪万有才这个混蛋,偏偏介绍这么一个人来,搞到现在我们是进退维谷,真是遇人不淑啊”。司嘉仪愤怒的说道。

    “有些事没法说,摊上了怎么办,就得硬着头皮往上冲,你放心,你们该怎么研究就怎么研究,我会继续关注这件事,这是大事,这对我们国家来说也是好事,只是现在是生不逢时,其实也可以走另外一条渠道,就是墙外开花墙内香,想过这个路子吗?”丁长生问道。

    “什么意思?”司嘉仪一愣,问道。

    “很简单,你们继续你们的研究,找企业代工或者是建立自己的汽车组装公司,然后把这些汽车出口到国外,既然国内的环境还不容许,那么我们就去赚外国人的钱,这不是很好的一条路子吗?”丁长生问道。

    “好是好,可是我怕这给了他们口实,那就麻烦了,到时候再说我们向国外倒卖技术,我们岂不是更加的被动?”艾丽娅问道。

    “技术决不能出卖,也不会转让,我们只卖汽车,我想这件事运作一下应该是可以的”。丁长生说道。

    “我只是担心这些人现在正愁找不到我们的把柄呢,这会不会成为他们打击我们的把柄,权力在谁的手里,谁说的话就是真理,对吧,我们现在没有权力,权力也不会保护我们,所以,每走一步,我们都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司嘉仪说道。

    “许弋剑在北原,我明天一早回去,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见见他,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些话摊开了说更好”。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