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50:我知道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王友良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是沉默,直到丁长生想要再次问他的时候,他才说道:“这件事我不好插手,我得到的通知是他和其他的案子有关系,但是案子的根子不在中南省,所以,中南省纪委不需要插手,他们自己调查就行”。

    “这不是扯淡吗,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他们能查出什么来?这到底是谁在后面搞鬼?”丁长生问道。

    “这事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而且我也怀疑他们也只是虚张声势,不会有什么进展的,最后的目的还是要迫使爱华高科公司臣服,所以,我这么说,你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吗?”王友良问道。

    丁长生看看林春晓,点点头,说道:“还是许弋剑那帮人在搞鬼,对吧,那陈焕山现在老实吗?”

    “长生,你都去中北省了,中南省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把你现在的事做好,比什么都强,你的事做不好,后面的事更麻烦,你懂我的意思吧?”王友良问道。

    丁长生沉默了一会,说道:“虽然司南下和我的关系比不上我和仲华的关系,但是司南下现在有麻烦,我不可能看着不管,再说了,这后面还有利益的关系,要是爱华高科的技术落到了他们手里,司嘉仪估计得气死”。

    “我就知道劝不了你,好吧,我这边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的和你沟通,你最好还是把中北省的事尽快捋顺了,那边要是乱了,你就没精力处理插手这边的事了,陈焕山刚刚来,还算是老实,毕竟贾省长和梁书记还在呢,他暂时不敢翻浪,但是时间长了就不一定了”。王友良说道。

    “谢谢王书记,我知道了,有什么事再联系吧,我先挂了,打扰你休息了”。丁长生说道。

    “长生,这世上的事多了,你都想管,管不过来,该放的时候要放,而且你到中北省的目的是什么,你要记住自己的初衷是什么……”

    “我知道,但是如果爱华高科被人摘了果子,损失的可就大了”。丁长生说道。

    王友良没再说什么,然后就挂了电话。

    王友良的意思很明显,丁长生去中北省是为了给宇文家翻案的,可是现在丁长生的手还没从中南省撤走,这明显会影响到他在中北省的精力,可是王友良不懂,爱华高科所蕴含的财富是中北省宇文家财富的几百倍,要是这个机会拱手相让,将来后悔的可就不是丁长生一个人了。

    “他怎么说?”林春晓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是有这么回事,但是他说的不是很明白,这就是冲着爱华高科来的,错不了,司南下书记经得起调查,过几天中北省的事完了,我会去北京,到时候去见见李铁刚书记,他可能知道,即便是不知道这里面的事,也会查清楚到底谁在利用权力为自己谋利益”。

    “唉,这些天把我憋死了,你刚刚去了中北省,我绝不敢去打扰你,所以,这事就一直这么扛着……”

    “他们问你什么了,调查什么?”

    “还能调查什么,主要还不是司南下书记为爱华高科在土地和贷款方面有没有开绿灯,有没有利用什么特权,就是这些之类的,所以我一看也知道他们是冲着什么来的,可是还要我保密,这事我很纠结”。林春晓说道。

    丁长生看着林春晓迷茫的眼神,此时的她跪坐在床上,丁长生刚刚打完了电话回到了床边,于是一抬头踏上了床铺,看到林春晓现在这个样子,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她脸上。

    丁长生突然的一巴掌直接把她给打蒙了,伸手捂着脸看向丁长生,“你干嘛,疯了?”

    “现在还迷茫吗,从你和司南下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你想想,司南下是不是对你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一路提拔你,直到最近这次把你从湖州调回了白山,就是想让你在他退休后接他的班,哪一点对不起你,让你还纠结,在纪委找你调查后的第一时间,你就该去找他,向他汇报这个情况,这么多年,他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丁长生阴沉沉的说道。

    丁长生的话说的虽然很慢,但是很重,一下子击中了林春晓的心扉,她心里那点小九九丁长生再清楚不过了,她是怕司南下的事连累到她自己,这才选择了犹豫和沉默。

    “这么多年,你都是和他在共事,他会不会违法乱纪,你最清楚,现在不是以前,这里也不是中北省,现在还没人可以在中南省一手遮天,司南下的事是真是假,不是某个人说了算的,所以,威胁不到你的前程,这点你想不到?还是被对方的名头给吓傻了?”丁长生坐下来,倚在床头,看着林春晓,问道。

    林春晓跪坐在那里,捂着脸,没吱声。

    “我说的你听到了吗?”丁长生伸出脚踢了她一下,问道。

    林春晓点点头,说道:“我现在明白了,你说的对,我确实是被对方吓到了,都不会去想司书记是不会犯那些事了,我当时只是在想,我不是他,他背地里会不会有那些事,我真的是不知道”。

    “你不是不会想,而是不想去想,你想到的还是你和司南下是这么多年的上下级关系,万一他被查了,你能不能脱身,对不对?”丁长生问道。

    林春晓没吱声,没吱声就是代表默认,他伸出脚,用脚趾夹住了她胸前的一点凸起,狠狠的拧了一下,仿佛是为了惩罚自己,林春晓居然忍着一声没吭。

    “虽然现在良知不值多少钱了,但是做人还是要讲良知的好,至少自己可以心安,明天一早,我陪你去找司南下,把这些事说清楚,上面都查了他什么,哪些事有,哪些事没有,是他们给司南下挖的坑,让他心里有个数,你和司嘉仪也是好朋友,好姐妹,你不能看着她家破人亡吧?”丁长生问道。

    “我,我知,我知道……”林春晓忍着胸前的剧痛,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