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54:煞有介事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齐良琨一路尾随着丁长生的车进了月亮湾度假村,这里山林茂密,是行刺的最佳位置,要是丁长生在这里过夜那就更好了,到时候更方便自己下手,因为他本身是侦察兵出身,所以才会如此喜欢丛林。

    丁长生是贺乐蕊邀请来的,所以来了自然是要去见贺乐蕊,因为来这里开会的都是商界的大人物,所以这里的安保也是一等一的严格,但是再严格的安保也是有漏洞的,更何况是里应外合呢。

    “我记得你前几天说要到月亮湾执行安保任务是吧?”齐良琨躲在树丛里,拿着一个单筒望眼镜看着对面的月亮湾里面。

    “是,你什么意思?”周一兵接到齐良琨的电话时,还是很惊讶的,问道。

    “目标到你的地盘来了,我现在需要进去,哪些地方是比较薄弱的,或者是你把人调开,给我个入口”。齐良琨说道。

    “你疯了,在这里动手,路上那么多时间你怎么不动手?”周一兵不耐烦的问道,因为这里是自己负责安保,虽然不是主要负责人,但是这里要是出了问题,自己暴露的可能性就很大,不想让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出幺蛾子。

    “他的车是防弹车,而且我的车根本跟不上人家,市区里也不是不行,但是他回来就去省政府了,要是在省政府把他做掉,影响会不会更大,你的大小姐催的那么急,我怎么办,没法办啊”。齐良琨说道。

    “你在外面等着吧,我看看他去哪了,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真是要被你们害死了”。周一兵非常不耐烦的说道。

    “好,我等着”。齐良琨笑笑说道。

    虽然是在湖边有些阴冷,但是屋里温暖如春,中央空调的暖风徐徐送到房间的每个位置,贺乐蕊刚刚洗完了澡,穿着睡衣就出来了,看到丁长生坐在客厅里,愣了一下。

    “你怎么进来的?”贺乐蕊问道。

    “服务员开的门,叫了几声你没答应,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所以就叫他们打开了门,发现你在洗澡,他们就走了”。丁长生说道。

    “唉,这里的服务还真是差,没有客人的允许怎么能随便开客人的房门?”贺乐蕊有些不满的说道。

    “他们也是怕你出事,对了,找我来啥事?”丁长生问道。

    “就是……”贺乐蕊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

    丁长生指了指桌子上的电子干扰器,说道:“说吧,没事,他们听不到”。

    “可靠?”

    “应该没问题,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可以去划船,船上应该是比较安全的吧?”丁长生问道。

    “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说完,贺乐蕊去了卧室换衣服,但是也只是虚掩了门,没有关死,丁长生扫了一眼,就起身去了阳台。

    齐良琨一直都在观察,但是丁长生进了度假村之后就没了踪影,直到丁长生站到了阳台上,他才发现了丁长生,所以赶紧标注了丁长生的位置。

    “这是陈焕强和你说的?”丁长生和贺乐蕊泛舟湖上,听了贺乐蕊的话,丁长生惊问道。

    “没错,是陈焕强亲口对我说的,我想不会是假,所以,叶家这次是在劫难逃,他们说你和叶家有关系,我叫你来就是劝你,你刚刚来北原,这件事就不要插手了,没意义”。贺乐蕊说道。

    “叶家的事我一直也没插手,我只是好奇而已,没想到他们这招釜底抽薪还是很厉害的,叶文秋不重要了,袁氏地产的账本也就没意义了,他们要的只是卖掉袁氏地产,然后把这些财产据为己有,至于怎么吞,那就是做账的问题了,对吧?”丁长生问道。

    “我问你,你和叶家到底有没有关系?”贺乐蕊问道。

    “怎么这么问?”丁长生问道。

    “没什么,是陈焕强这么说的,我猜,要是他们没有查到你和叶家有什么关系,也不会让我把你叫过来,另外,他们已经查到了我和你的关系,所以,他们可能不会再信任我了,这一次会议也许就是我和他们唯一的一次合作了,把我挤出去在所难免,我就是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贺乐蕊问道。

    丁长生答非所问道:“我记得当时他们坑了我岳父一把,对吧?”

    “你想干嘛,那都是很久远的事了,老秦不提了,你也就不要再提起这事了”。贺乐蕊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你放心吧,我没事,陈焕强不是要和我谈吗,那就谈谈吧,我还想着怎么见他和他谈谈呢,再说了,陈焕强没你想的那么可怕,至少我是不怕他的”。

    “他还提到了一件事,就是他的侄子陈汉秋,是不是他的案子到了北原了?”贺乐蕊问道。

    “有这回事,陈汉秋老子现在是江都市委书记,在中南省的任何地方审判,都可能存在徇私枉法,所以异地审理”。丁长生说道。

    “这也是陈焕强来这里的目的之一,那就是为他侄子的事找关系,目前来看,他们找的是北原市委书记车家河,我想,这个关系够硬了吧?”贺乐蕊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车家河干的出来,看来陈汉秋这次要轻判了,只不过事情没那么绝对,凡事都是有可商量的,他们和车家河商量好了,也不一定就能一手遮天”。

    贺乐蕊搓了搓手,问道:“那你打算和陈焕强见面吗?要不然我转达?”

    “没必要,我今晚见见他,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丁长生说道。

    “有话好好说,没必要剑拔弩张的”。

    “我知道,要我闭嘴可以,看看他们的诚意,把当初坑我岳父的那些钱都给我吐出来,我就不再和他们作对了,不然的话,他们就算是买了袁氏地产,只要是我在北原一天,他们一分钱都赚不了,我这人不善于成人之美,但是很善于搅和事,人称中南省第一搅屎棍,他们不信,那就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丁长生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