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56:气急败坏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丁长生今晚来找陈焕强之前就早已想好了,叶家的事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也不想和陈焕强翻脸,唯独湖州爱华高科,没得谈,好在陈焕强很懂得谈判的策略,先易后难。

    如果是先难后易的话,很容易造成一上来就谈崩,这对于陈焕强这样的老狐狸来说,不再话下。

    但是再难谈的事还是要谈的,果然,到了最后,陈焕强说道:“白山的那家公司,国家很看好她们的技术,但是她们却不想捐献出来,到现在就成了死局,这很不好,上面很不高兴”。

    “是吗,谁代表国家呢?”丁长生问道。

    “当然是央企中汽集团了,这点没什么疑问吧?”陈焕强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刚刚想说点什么呢,就看到自己斜对面的灌木丛里高高的跃起一个人,他倒是没看到他手里拿的是什么武器,可是他此时的位置就相当于开车时的驾驶位置,而陈焕强的站位就相当于是副驾驶的位置,于是,开车的人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司机本能是向左打方向,所以,副驾位置也是全车最危险的位置。

    虽然这不是在开车,可是当那个人高高跃起,越过了灌木丛时,丁长生的第一反应是拉了陈焕强一把,让他挡在了自己面前,齐良琨的目标是丁长生,本来就是要绕过陈焕强再去攻击丁长生,可是这样一来,陈焕强挡在了丁长生的前面,他就得先把陈焕强料理了再攻击丁长生,否则这么绕来绕去的话,时间都耽误了。

    于是,他高高跃起,一刀扎下来时,被丁长生拉了一把的陈焕强替丁长生挡了一刀,这一刀恰好是从陈焕强的右锁骨处插了下去,本来这一刀是要插在丁长生的肩膀处,没想到这一刀居然扎在了陈焕强身上。

    插了就插了,倒霉的是这一刀扎在了骨头上,拔刀就没那么顺利,所以当他费力拔下刀来时,跟在他们身后的女秘书一脚踢向了齐良琨的手臂,丁长生没想到陈焕强的女秘书这么厉害,这一脚可谓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只听见齐良琨的胳膊咔嚓一声,齐良琨瞬间就感到了自己的胳膊的剧痛,此时陈焕强的保镖也迅速的赶了上来,齐良琨一看事不可成,立刻调头向树林里跑去。

    陈焕强的保镖还要去追,但是被秘书制止了,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就一个人,所以一边查看陈焕强的伤口,一边吩咐保镖立刻叫人来。

    这时候周一兵急匆匆赶了上来,他是听到呼救赶过来的,时间刚刚好,可是看到的不是丁长生倒在血泊中,而是那个贵宾陈焕强,这下他的脑子一下子懵了。

    “愣什么愣,人往那边跑了,快去追啊”。保镖朝着周一兵吼道。

    周一兵没理他,立刻拿起步话机开始叫人过来,然后才朝着齐良琨跑掉的方向追了过去,好在是这一路上都没看到齐良琨的踪迹,于是这一夜,度假村可谓是热闹非凡,闹了一夜之后,直到天亮也没发现凶手去了哪里。

    陈焕强没死,可是却昏迷不醒,一个手术就做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早晨还没醒过来,丁长生作为目击者之一当然不承认那人是要来杀自己的,但是他看的出来,那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目标就是他,只是这一次陈焕强替自己挨了一刀,要是自己的话,他们会不会救自己,很难说,想起来后背都是湿的。

    可是那人是谁呢,当时一个是比较紧急,对方的速度太快,二来是齐良琨带着头套,根本看不清是谁,当时他还以为是周一兵呢,但是周一兵身边一直有人,而且他听到了咔嚓一声胳膊骨头断裂的声音,周一兵的胳膊好好的。

    “车书记,看来你们真的是没诚意,这个会议就没必要再开下去了,到此为止吧,连最起码的生命安全都不能保证,我们还敢把钱投到这里来,你们没搞错吧?”许弋剑气急败坏的问道。

    “这件事一定是有人想要破坏我们的合作,公安部门正在查,一定会查出来凶手给陈总一个交代,但是合作还是要合作的,这毕竟是个案,我保证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车家河说道。

    但是许弋剑无心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坚持要走,车家河留都留不住,本来第二天就要开会的,可是在夜里都走了个干净,除了住院不能移动的陈焕强之外,其他商界大佬都走了。

    “给我个交代”。车家河看着站在对面的周一兵,问道。

    “这事还在调查,很快就有结果了”。周一兵说道。

    “查你娘的蛋,你是干什么吃的,你知道这次会议有多重要吗,我让你去亲自监督安保,就监督成这样啊?”车家河愤怒的摔了杯子,但是这已经是无济于事的反应,现在周一兵不害怕车家河发脾气,而是害怕齐良琨被抓,要是齐良琨被抓了,那才是自己的噩梦呢。

    “我检讨,但是那地方太大了,兄弟们都尽力了,而且那个凶手不是奔着陈总去的,倒像是奔着丁长生去的,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就躲过了那一刀,可惜了”。周一兵说道。

    “你他妈的说这些有个屁用,你给我去查,把人给我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到底是谁在阻挠这件事,明白吗,滚”。车家河愤怒的吼道。

    “老板,我这就去查,一定会查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周一兵说完,调头就走,但是被车家河叫住了。

    “等一下,丁长生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车家河问道。

    “我问过了,是陈焕强叫他去的,他们在中南省就认识,至于谈什么,我不是很清楚”。周一兵说道。

    “为什么不在屋里谈,而是选择出去谈,难道外面比屋里暖和吗?”车家河一个问题跟着一个问题,让周一兵有些招架不住了。

    “这个嘛,陈焕强的秘书说也是陈焕强要求出去溜溜的,因为晚上吃多了”。周一兵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