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57:听墙根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车家河闻言,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这事和丁长生没关系呗?”

    “有关系”。周一兵犹豫要不要说出这事来,但是自己如果不说的话,其他人也会把调查的结果汇报给车家河,所以还不如说了呢,况且来说在现场的人都看到了,那人是冲着丁长生去的,不是想要杀陈焕强,陈焕强不过是替丁长生挨了一刀而已。

    “什么关系?”

    “凶手好像是冲着丁长生去的,只是当时陈焕强挡住了丁长生而已,而且陈焕强被刺,也是因为丁长生拉了他一把,挡在了自己面前,所以,这一刀陈焕强是替丁长生挨的,要不然,被插刀的就是丁长生了”。周一兵说道。

    “奔着丁长生去的?”其实刚刚周一兵说过这事了,但是车家河刚刚被气晕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周一兵说了这话。

    不得已,周一兵又重复一遍,车家河这才重视起来,点点头,忽然,他眼睛一亮,看着周一兵,周一兵被他盯的心脏咚咚狂跳。

    但是没想到车家河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他心寒不已,车家河说道:“这件事太大了,无论凶手想要杀丁长生,还是陈焕强,你的责任都跑不了,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凶手要么是找不到,要么找到就是死的,谁也不能承担这个责任,你给我听仔细了”。

    “是,是,书记,我知道了,我一定按照这个精神去办,一定会尽力完成”。周一兵说道,声音都有些哆嗦了。

    “一兵,你要记住这个案子的重要性,涉及到的人和事都是非常敏感的,你要是办不好,就不要再干了,自己辞职回家抱孩子去吧”。车家河说道。

    “是,我一定把事情都处理好”。周一兵说道。

    周一兵走了之后,车家河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刚刚当周一兵说到凶手是奔着丁长生去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灵光一现,他猜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自己女儿,要真是自己女儿,自己真的是没法交代,这孩子真是越玩越大了。

    “爸,什么事啊,对了,那批绿化尾款到了,我已经转到账户了”。车蕊儿说道。

    “今晚哪里都不许去,回家吃饭,我等你”。车家河说道。

    “好,我知道了,为什么是今天,谁的生日,她的?不对啊,她不是这个时候,那是有什么事吧?”车蕊儿问道。

    “你回去就知道了,别乱跑了”。车家河说道。

    贺乐蕊也没再继续待下去,陈焕强遇刺这事是谁都没想到的事情,但是真实的发生了,不知道那个行刺的的人是什么来路,但是在离开之前还是和丁长生通了电话。

    “你没事吧?”贺乐蕊问道。

    “我没事,很好,上班呢,能有啥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丁长生笑笑说道。

    “你还有心开玩笑,陈焕强死里逃生,但是一年半载都难复原,我听说他是替你挡的刀?”贺乐蕊问道。

    “胡扯淡,怎么可能呢,那凶手本来就是奔着他去的,我是拉了他一把,我要是不拉他一把,他的伤口就正好在心口的位置,很可能一命呜呼了,还想着赖我头上,真是扯淡”。丁长生当然不承认了,相反他把自己描绘成了一个见义勇为的人。

    “好吧,反正现在说什么的都有,你们之间的事,那一刻谁也不知道,不过结果是好的,你没事就好,而且对叶家的收购现在也暂时停下了,许弋剑不敢再呆在这里,提前走了,我也要走了,公司的事不少,我要回去处理”。贺乐蕊说道。

    “好吧,一路平安”。丁长生淡淡的说道。

    丁长生也在想,那个冲着自己来的人是谁,他当时怀疑过那是周一兵,但是很早就排除了他,那又会是谁呢,难道这人是车蕊儿派来的,可是车蕊儿上哪找这么一个彪悍的人去?

    就在丁长生仔细思考时,门外传来了吵闹声,丁长生皱眉回头看了看门口,林涛也不给自己关上门,这丫头怎么这么疏忽?

    “丁主任,那个谁来了,秋明三的老婆来闹了……”钱思蕾这个时候急匆匆进来说道,她好像是带路的,她进来后,秋明三的老婆带着孩子就进了丁长生的办公室,丁长生看了看他们,然后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什么事?”丁长生淡淡的问道。

    “什么事,你还有脸说什么事,我们家明三是不是被你迫害致死的,我们都知道了事情咋回事了,你这年轻人也忒狠,他都那么半大老头子了也抢不了你的位置,你干嘛要置他于死地?”秋明三的老婆不依不饶,手都指到了丁长生的脸上了,丁长生伸手拨了一下,把她的手从自己面前拿开,钱思蕾站在一旁,虽然在劝,但是没说要帮忙的意思,甚至秋明三的老婆的手都指到他脸上了,他也只是扒拉一下,并不当回事。

    丁长生站起来说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我和嫂子单独聊聊,你也出去”。

    说完,丁长生指了指秋明三的孩子,钱思蕾不明所以,她添油加醋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又为秋明三的老婆撑腰来找丁长生算账,在她想来,丁长生治得了男人,但是对于人家这个未亡人,他能怎么样?

    “别出去,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就在这里说,你要是敢说,我就敢听”。秋明三的老婆说道。

    丁长生没有恼怒,依旧是和颜悦色的说道:“这事涉及到秋明三的隐私,我看还是单独聊吧,我说真的,待会我要是说出来,您感到难堪,这事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或许很快就会在机关里传开,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

    丁长生的话让秋明三的老婆犹豫了,丁长生抬头看了一眼钱思蕾,钱思蕾和林涛带着秋明三的孩子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秋明三的老婆和丁长生了。

    丁长生没有立刻说,只是走到了门口,拉开了门,发现钱思蕾就在门口呢,丁长生的声音冷的掉冰碴,“钱副主任,你就这么爱听墙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