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62:不要打岔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周一兵被逼到了一个死胡同,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要么是自己做出牺牲,要么是牺牲别人,这个选择对他来说很简单,丁长生还没回到单位,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要丁长生指定一个地方,到时候他会带着车蕊儿去和他见面。

    “好,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明天是周末,好好玩玩”。丁长生笑着说道。

    丁长生接了电话后,心情非常好,不经意间看了一眼路边,发现自己开车到了省立医院旁边了,想起来童家岗还在医院呢,自己心情好的时候,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对手心情好,这是他的一贯原则。

    丁长生把车停在了院子里,然后在门口超市买了一束鲜花,去看看童家岗是不是好点了。

    “对不起,现在不能探视”。童家岗的秘书把丁长生拦在了外面。

    “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正因为是你,才不能进去”。童家岗的秘书说道。

    丁长生伸手把他轻轻一拨,就把他推到了一旁,说道:“医生都没说不能探视,你他妈的是谁啊,拿我的好心当驴肝肺啊,我去看看童秘书长怎么了,他是你爹啊?”

    丁长生做的这些事都是无伤大雅,你说要把他怎么样,他又没怎么着你,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他这么做就是存心想要恶心你,你要拿他怎么样,依据呢?

    童家岗听到门口吵吵,眉头紧锁,但是还没等他问问怎么回事,就看到丁长生拿着一束花进来了。

    童家岗立刻扭头看向窗外,不给他好脸色看。

    丁长生不以为意,他来就是为了恶心他的,自己要是先被对方恶心了,那还有啥意思?

    “童秘书长,身体怎么样了,我听说省委那边很忙,你这老是住院也不是办法啊,我的天,这是收的礼把,这都堆不下去了,现在这人也真是的,谁还送这玩意,都是微信支付宝转账了,还送东西,真是俗不可耐……”

    “你到底想干什么,没事的话就离开这里,我谢谢你来看我,走吧”。童家岗说道。

    丁长生不以为意,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床头的椅子上,随手拿了床下的一个盒子,好像是补品,丁长生拿在手里看了看,说道:“童秘书长,那天的事真的不赖我,秋明三是我们单位的人,我调查了他一下,你看看把你给急的,没必要啊,除非你和他有很深的关系,但是我相信,以童秘书长的廉洁,根本不会和他有什么瓜葛,你说呢?”

    童家岗知道丁长生是说反话,但是还是想把他赶紧打发走。

    “丁长生,我和你没什么关系,所以,你也不要在这里恶心我了,走吧,我要休息了”。童家岗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那行吧,童秘书长,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

    但是他还没起身,就把手里的盒子打开了,里面是药酒,可是药酒的盒子缝隙里,塞着大大小小十几卷一百元人民币,把瓶子的缝隙都塞的满满当当,这下童家岗的秘书和丁长生,以及童家岗都看到了,空气好像是凝固了一般,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

    “那个,童秘书长,我不是故意的,这,这谁给秘书长送的,真是费心了,这要卷起来这些钱也挺费事的”。丁长生笑笑说道,然后把酒盒子递给了他的秘书。

    童家岗脸色铁青,伸手捂在自己的胸口处,丁长生站起来说道:“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对了,童秘书长,祝你早日康复”。

    说完,即向门口走去,童家岗以为这么就算完了,没想到丁长生走到门口回头说道:“秘书长,我觉得吧,你还是再检查一下其他的盒子,说不定里面也会……”

    丁长生做了个点钱的手势,没说出来,此时再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丁长生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房间里到处堆着的各种礼物,笑了笑,走了。

    童家岗看到他终于走了,可是自己的心口处一阵绞痛,自此,童家岗落下一毛病,只要是看到丁长生,他的心口就会疼的厉害,不能看到丁长生这个人,秘书更是小心,从来不敢在童家岗的面前提丁长生的名字。

    “你打算怎么办?”丁长生在省委家属院旁边的居酒屋约见了叶怡君,车家河在忙,本来袁氏地产的事很简单就能办成了,可是没想到半路出了这样的岔子,虽然车家河一再联系许弋剑,可是许弋剑就是拖着,车家河也知道,对方是在借着陈焕强遇刺这件事压价,可是他没办法,这事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什么怎么办?”丁长生故作不知的问道。

    “车蕊儿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叶怡君小声问道。

    “还没想好,对这丫头我不是很熟悉,虽然打过几次交道,可是我感觉她就是一个没心眼的疯丫头而已,我也在想对付这样的人该怎么办,怎么,你有办法?”丁长生问道。

    叶怡君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办,你是老手了,还能不知道怎么办,我现在担心的是叶茹萍,她现在怎么样了?”

    “万长乐怎么说,他现在不是听你的嘛,你没问叶茹萍现在怎么样了?”丁长生问道。

    “他们这几天都在忙着卖掉袁氏地产,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估计他们的交易都完成了,所以从另外一方面,我们还得感谢车蕊儿这个疯丫头,要不然,我们就没有翻身的余地了,叶家也就彻底完了”。叶怡君举起酒杯,和丁长生碰了一下,清酒入喉,淡淡的味道让丁长生有些不过瘾。

    “你的扣子系的太多了”。丁长生看了她一眼,说道。

    白色的衬衣,扣子一直系到了脖颈处,丁长生看的有些勒的慌。

    “我们在说那个丫头的事,你不要打岔”。叶怡君白了他一眼,说道。

    “那你想要我怎么办,毕竟现在我还不想和车家河面对面的翻脸,我还没做好准备”。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