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64:熏肉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他到底在哪,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下了车,车蕊儿看到一辆车停在路边,疑问的问周一兵道。

    她做梦也想不到周一兵会出卖她,所以,看着还在车上的周一兵,问道。

    “车在这里呢,应该就在这周围了吧”。周一兵自言自语道。

    车蕊儿看了看周围,再看看倒车的周一兵,问道:“周一兵,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啊,你等下,我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周一兵说道。

    “喂,你在哪呢,我到了,钱也带来了,大老板也来了,出来谈谈吧?”周一兵问道。

    周一兵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了半天,这才挂了电话,说道:“还得往上走几步就到了”。

    “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我走不了这道”。车蕊儿预感到了不对劲,再也不想跟着周一兵走了,她看了看自己的车,想着怎么把车调头,这里是小路,很难调头。

    可是再看看旁边那车,看车牌号就能看出来,那是省直机关的车,齐良琨怎么会有省直机关的车,偷的?

    “周一兵,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齐良琨哪来的这车,这是齐良琨的车吗,他家里还有人在省直机关上班?”车蕊儿问道。

    “这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这车,这车牌是偷的吧?”周一兵说道。

    “我不上去了, 你自己去吧,把钱给他,让他滚,什么事都没办成,还想要钱”。车蕊儿说道。

    说完,车蕊儿想要上车倒车离开这里,因为周围太安静了,她开始有些害怕。

    可是就在她刚刚坐上自己的车时,那辆挂着省直机关牌照的车门突然开了门,拉开车门坐进了车蕊儿的车里,并且,把她的钥匙拿到了自己手里。

    “你,你怎么在这里?”车蕊儿惊讶的问道。

    “嘘,还不都是为了齐良琨来的,你们也是吧,你们买通了齐良琨,想要我的命,你以为我的命就那么好要的吗,要是都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早死了多少回了”。丁长生说道。

    “我没有……”车蕊儿这下不敢承认了。

    “齐良琨就在上面,不信我们可以上去对质,你敢吗?”丁长生挑衅的问道。

    “对质就对质,我还怕你不成?”车蕊儿说道。

    下了车,她朝着周一兵使了几个眼色,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周一兵把丁长生做了。

    丁长生也不是傻子,所以,上山的时候,车蕊儿走在最前面,后面是周一兵,最后才是丁长生,并且周一兵的枪被迫留在了车上。

    小院说到就到,进了门,车蕊儿才发现不对劲,这里根本就没有齐良琨,但是当她回头的时候,愕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酸,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丁长生接住了即将倒下的她,然后把她送到了土炕上。

    “我的事做完了,我可以走了吗?”周一兵心里一怔,知道自己走上了这条路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你放心,这事和你没关系,她也不会说出去的,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在这里,也不要想着回来,在周围你看不到的树林里我安排了狙击手,你要是敢回来英雄救美,那你就等着吃枪子吧”。丁长生说道。

    “你,你不会把她杀了吧?”周一兵问道。

    “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再找你的麻烦,谁的麻烦都不会找,要是没有这个本事,我也不会把她弄到这里来了,走吧,记住我说的话,否则,出了什么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看着他离开了小院,然后开车离开了山林,这才回到了小屋里,经过了他刚刚烧的木材,屋里暖和多了,屋里屋外完全是两个世界,打开了自己带来的旅行箱,将箱子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架好,从房屋的各个角度把镜头投向了屋里的炕上和那根竖着的柱子上。

    屋外的太阳能电池板可以为屋里的电瓶提供照明和电能使用,他喝了口茶,已经有些凉了,站起来走到了柱子旁,将刚刚绑起来的车蕊儿一口凉茶喷醒了。

    车蕊儿悠悠醒来,等到自己眼前的景物都明晰了,这才慢慢想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可是发现自己被绑在柱子上的时候,她才彻底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

    “这是哪里?”车蕊儿悠悠的问道。

    “护林员的小屋,这几天都被我租下了,几天内这里不会有人来,所以,这里只有你我两人,你看看这屋里的摄像机镜头,这些会把这两天你我在这里的生活都记录下来,然后在你死后,我会把这些寄给你父亲,让你那个不可一世的爹看看他女儿是怎么被虐待致死的”。丁长生淡淡的说道。

    车蕊儿想要挣扎,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从挣扎,因为自己被结结实实的捆在了柱子上,别说是身体了,就是头动一动都很难,屋子里的温度很高,炉火烧的很旺,他身上穿着一层薄薄的衬衣,可是自己身上穿的可是冬天的衣服,她看到丁长生在喝水,不自觉的舔了一下舌头。

    这个动作被丁长生发现了,他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喜欢吃南方的腊肉,有一股烟火气,就是一块肉被盐腌制了之后,挂在火上熏,烟火气都熏到了肉里,你看你穿的这么多,又不能喝水,很快你身体里的水分就会在这温度里蒸发完,然后就像是腌肉一样被熏干,说不定还能把你熏成一具僵尸呢,就是那样太难看了,怎么样我这个创意不错吧?”

    “周一兵呢?”车蕊儿咬着牙问道。

    “把你送到这里就走了,你们合伙找齐良琨刺杀我的事,我都知道了,所以我才把你弄到这里来,齐良琨现在还没找到,周一兵这个混蛋一再的冒犯我,我昨天让他做个选择,可以给我道歉,用他老婆或者是情人,他都不同意,最后我说用你也可以,所以他很爽快的就把你送来了,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平时对他不太好啊?”丁长生笑笑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