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65:自产自销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到底想怎么样,杀了我,我爸要是知道了,他会扒了你的皮”。车蕊儿说道。

    丁长生不急不躁,他有的是时间,现在他和车蕊儿之间的关系,就像是熬鹰的关系,不过车蕊儿是鹰吗,丁长生就是那个熬鹰的,看谁有耐心,看谁先崩溃。

    “扒我的皮?我想,在他扒我的皮之前,肯定有人先把他的皮扒了,聚鑫公司这些年没少从财政捞钱,捞的钱呢,除了分赃之外,你们家该得的那份都给了你妈吧,我想你们这些年怎么也得捞了几个亿,难道还没捞够,还想着继续捞下去?真是不嫌钱多啊”。丁长生点了支烟,吸了一口,慢慢的说道。

    木材在炉子里燃烧,发出了霹雳巴拉的声音,每一次发出这样的声音,车蕊儿都会哆嗦一下。

    “我知道,在北原没人敢惹你,那是因为你有一个那样的爹,很厉害,但是再厉害也有打盹的时候,对了,你们爷俩在国内捞钱,你妈在国外生活的怎么样,是不是给你找了个洋爹啊,听说洋人那玩意都很大,你妈在国外岂不是生活的歌舞升平,你爸头上一直都是绿油油的吧?”丁长生笑问道。

    车蕊儿也算是在社会上混过的,所以知道这个时候大喊大叫没用,这里是大山里不可能会有人来救自己,要想逃出去,必须要让他知道自己是不会再和他作对了,这才可能让自己活着出去。

    “开个条件吧,我知道,你来北原后一只都是不太顺,我也知道你这人的能力,说吧,条件是什么,要怎么样才能把我放回去,我保证不会报复你,从此之后,我满足了你的条件,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车蕊儿问道。

    “我的条件很简单啊,你在这里陪我几天,我们把这里生活的经过都录制下来,一人一份,将来可以回味无穷,好吧?”丁长生问道。

    车蕊儿想了一下,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好,放了我,我陪你”。

    丁长生笑笑,拿着匕首站了起来,车蕊儿以为他要放了自己,没想到他根本没有割断捆着自己的绳子,而是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割的一条一条的,像是剥羊皮一样,每割断一条,就把割下来的衣服都扔到了炉子里,最后被绳子捆着的就是光着的车蕊儿了。

    “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变态的,你是不是经常对女人这样?”车蕊儿见自己的劝说奏效,开始自得起来,问道。

    “不是,你是第一个,我是怕你跑了,这下好了,你的衣服没了,你要跑,那就跑吧,这是山里,离最近的人家有二十公里,你可以跑跑试试”。丁长生说道。

    “那我怎么走?”

    “走,你还想着走啊,你就老老实实留在这里,等我哪天把你爸摆平了你再回去,我会派人来这里看着你,老老实实的在这里为我生一个孩子,到时候你爸就是想弄死我,怎么舍得他的外孙呢?”丁长生说道。

    听到丁长生这么说,再加上自己身上没衣服了,车蕊儿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说道:“我答应你的要求,别这么对待我,好不好,我怎么说也是个女人,你对女人就真的这么狠吗?”

    丁长生没吱声,说道:“你拿枪对着我的脑袋时,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吧?”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敢了,你放我回去,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车蕊儿说道,她很早就跟在他父亲身边去见各种人,出席各种场合,所以,对能伸能屈这个道理理解的比任何人都透彻。

    “我不信,现在呢,我问你什么,你都老老实实的回答,另外,不要动,你要是乱动的话,很可能会让自己受伤,那是会很疼的”。说着丁长生从炉子里拿出了烧红的炉钩子伸到了她的身前。

    车蕊儿吓得一动不敢动,只是低头看着炉钩子伸向了自己的身体。

    “你们家在美国存有多少钱,现在一共”。丁长生问道。

    “我不知道……”车蕊儿刚刚说完这话,就听到了滋滋啦啦的声音,接着就是毛发被烧焦了的味道弥漫在屋子里,她这才知道刚刚他把烧红的炉钩子伸到哪里去了,自己那里的毛发之旺盛连她自己都有些难为情,可是没想到居然被他用烧红的炉钩子给烧焦了。

    “我再说一遍,问题我只问一遍,你要是不回答,我的钩子烧的就不一定只是毛了,还可能是肉”。丁长生把炉钩子伸到了炉子里继续烧,但是却把手伸到了毛发茂密的地方,车蕊儿第一次感受到了男人触摸她身体的感觉,而且还是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她幻想过无数次自己**的场景,但是却从来没想过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帮她捋掉了那些烧焦的毛发粉末,然后再拿过来炉钩子,像是剃发一样,他小心的用炉钩子清理着那些浓密的毛发,一边小心的回答着丁长生的问题,就这么着,她家里的基本情况都被丁长生审问了出来,虽然发红的炉钩子没有碰触到她的皮肤,可是当烧红的炉钩子碰到了那些毛发,发出吱吱啦啦的声音时,她分明感受到了炉钩子带来的温暖。

    “不要,你不要再折磨我了,你要想怎么样,给我来个痛快的,求你了”。车蕊儿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慢慢的煎熬,所以乞求丁长生给她个痛快。

    “你想要痛快的,什么痛快的?”丁长生看着她的大腿上渐渐流出了一道线,那是从森林里冲击而出来的泥石流,势不可挡,丁长生点了一支烟,然后用手指从她的腿上截住了滚滚而下的泥石流,用手指抹了一些,站起来放在她的面前。

    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所以闭着眼不敢看。

    “睁开眼,车蕊儿,你不是挺爷们的嘛,怎么,这会怂了,不至于啊,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你自己的东西,自产自销吧”。丁长生说完,把手指硬生生的塞到了她的嘴里,让她知道自己的味道是什么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