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69:见鬼了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你敢……”虽然这么说,但是她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声音是多么的无力。

    拿着那张纸,自己签了协议,对着镜头,按照协议上的开始一一念出来,然后在对着镜头展示自己签过的协议,这样丁长生才放过她。

    就这样丁长生都不放心,在他们刚刚进了城之后,丁长生给她发了个。

    “打开看看,这个上的东西非常有趣,点击量还是很高的”。丁长生给她打了个电话说道。

    “这是什么东西?”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车蕊儿打开了,这是一个有色网站,网站的最新上传信息就是丁长生上传的图片,虽然脸部都打了马赛克,但是她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自己和丁长生在山里小屋的照片。

    “你疯了吧?”她立刻给丁长生打了回去,问道。

    “这只是一个警告,你最好是按照协议来,别想摆脱协议的束缚,不然的话,你知道结果是什么”。丁长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车蕊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但是这两天的经历让她明白了,自己碰到了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克星,自己居然不敢再炸刺,尤其是在他的面前。

    回到家里时,车家河已经回去了,看她回来,问道:“你这两天去哪了,电话也打不通”。

    “哦,我和朋友去山里自驾游了,怎么了,找我有事?”车蕊儿问道。

    “回书房说吧,出事了”。车家河说道。

    车蕊儿一听,愣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的事被他发现了,但是又一想,不太可能啊。

    “坐吧,齐良琨那里出事了,被人抓走了,这是周一兵亲眼所见,但是对方是谁他没看到,只看到齐良琨被人带上车拉走了,他接着追的时候,出了车祸,所以没追上,我在想,到底是谁对齐良琨也这么感兴趣,他们带走了齐良琨是想干嘛吗,威胁我们?”车家河像是在问车蕊儿,也像是在自言自语道。

    “周一兵怎么说?”车蕊儿想起来周一兵就恨得眼根痒痒,说道。

    “他现在不能说,车祸重伤,在医院呢,虽然死不了,但是暂时是没用了”。车家河说道。

    “那还能用吗,要是没用就算了,他知道的事太多了,要是不中用了,爸,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人?”车蕊儿问道。

    车家河惊讶的看了一眼自己女儿,没想到这丫头怎么狠辣,他听出来了,那是要结果周一兵的节奏。

    “现在说这事还太早,再看看吧,目前来说什么都不宜动,现在是谁动谁就有可能被对方抓住了破绽,袁氏地产的事,我觉得在我手里是处理不好了,我想去找找何书记,把这事交给省委省政府吧,市政府再这么处理下去,估计是要出事”。车家河说道。

    “交给省政府?那不是要交给仲华和丁长生了吗?”车蕊儿问道。

    “不是,他们做不了主,他们也只能是听省委的,我的意思是,这个球还是让何书记去踢吧,这个球不好踢,现在周一兵受伤,齐良琨被人掳走了,你的事很快就会暴露,你还是去美国吧,别在国内呆着了”。车家河说道。

    “没事,我不怕,谁说也不好使,我哪里也不去”。车蕊儿说道。

    车家河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孩子,这一次受伤的不是别人,是北京的一个大人物,咱们惹不起,我看你还是躲一躲吧,别让人给拿住了把柄再走,就走不了了”。

    “我们惹不起,那丁长生能惹得起吗?”车蕊儿问道。

    车家河闻言一愣,问道:“你什么意思?”

    “爸,这两天我一直和丁长生在一起,在山里呆了两天,我的事他不能不管,我听说丁长生去月亮湾度假村就是那个人邀请他去的,所以,那个人应该和丁长生的关系不错,丁长生应该是能说的上话……”

    “不不不,你等下,让我捋捋,你刚刚说什么,你刚刚说你和丁长生在山里呆了两天,就你们俩?”车家河问道。

    “是,就我们俩,怎么了?”车蕊儿的脸一下子红了,车家河的脑子嗡的一声,血压就上来了,哆嗦着摸着口袋找到了药,然后塞到了嘴里一粒,好一会才缓过来。

    “你,你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们俩怎么会到山里去,怎么会,你们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丁长生这个混蛋,我和他没完……”说着,他想要站起来,但是站起来后脑袋一晕,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哎哎哎,爸,你看你,有这个必要嘛,你想哪去了,我和他什么事都没有,只是约出去玩了玩,爬了爬山,就现在北原的问题谈了谈,他是很想和你合作的,但是你不理人家,所以,他就想通过我和你联系联系,你看你,你这思想真是太复杂了,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车蕊儿一看车家河这模样,自己要是承认了和丁长生的关系,非得把自己吃了不可,丁长生也别想好到哪里去。

    “你们,你们真没事?”车家河问道。

    “真没事,你也不想想,我和他多大仇啊,这次要不是他诚心请我,我才不去呢,而且说了很多你的事,主要是谈你的事,算了,你看你这状态,我看今天还是不要谈了,明早,你醒了,我们再好好谈谈,你呀,现在处境很危险,你自己都不知道,但是作为局外人,丁长生的看的很清楚,和我说了很多,我觉得他说的很对”。车蕊儿说道。

    车蕊儿走了之后,车家河自己在书房里待了很久,但是后来越想越不对,他们绝不是没事,绝对是有事,而且事还不小,这个死丫头,真是气死我了,我和丁长生势不两立,你这倒好,居然把自己给舍出去了,两天,在山里,就他们俩,回来就提丁长生,他们要是没事的话,那才是见了鬼呢,想到这里,车家河的心脏又开始剧烈的跳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