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71:危险的味道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挂了电话,去了仲华的办公室,两会马上就要召开了,仲华这几天忙的脚不沾地,根本就没功夫搭理他,所以他做好了自己的分内之事就完事了,其他的事嘛,那就按部就班的来呗。

    但是选举不是小事,尤其是像在中北省这样排外如此严重的地方,更是让仲华感到头疼,想想当初林一道的铩羽而归,仲华就感到压力很大。

    “领导,这是要出去啊?”丁长生刚刚到了仲华办公室门口,就看到仲华走在前面,江晓辉走在后面,像是要出去的样子。

    “你有事啊?”

    “我没事,过来问问领导有没有事”。丁长生问道。

    “我现在要去人大,你要是没事的话,跟着一起去吧,多见几个人,熟悉一下,你是办公厅主任,这省里关系协调的事,多的是,多认识个人没坏处”。仲华说道。

    丁长生于是跟着上了车,江晓辉坐在前面副驾驶上,丁长生当然就跟着仲华坐在后面了。

    “去人大是为了选举的事吧?”丁长生问道。

    “嗯,上午去人大,下午再去省城的几个区里转转,明天去下面几个市里看看,走马观花,算是个态度吧,没办法,这些事早该做的,到现在才做,在省里耽误太多时间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能把人烦死”。仲华说道。

    “以后得立个规矩,该向谁汇报的就向谁汇报,别什么事都捅到你这里来,这样不行,你就是有再多的精力也受不了”。丁长生说道。

    “你这建议好,小江,记住这件事,两会后推行”。仲华吩咐道。

    “事事都向领导汇报,看起来像是重视领导,听领导的话,其实就是在推卸责任,反正这事汇报给领导了,领导也同意了,将来出了事,领导也有责任,他妈的领导又不是电脑,那么多事,也不能事事都亲临现场,领导们知道怎么处理,纯属扯淡,干不了就别干,换能干的干”。丁长生说道。

    仲华听了,笑笑,拍了拍丁长生的手,说道:“要是都有你这觉悟,我这活就好干了,听到了吗小江”。

    “是,省长,我以后多向丁主任学习,丁主任,你可要好好教我,不要留一手啊”。江晓辉说道。

    “好,没问题,你想学什么,我都会教给你,将来我这个主任的位置就是你的了”。丁长生开玩笑道。

    “哎呦,我可不敢,我也干不了”。

    一路上开着玩笑,就到了省人大了,因为中北省省委那块地现在显得小了,所以省人大就迁了出来,另外找了土地盖了大楼作为省人大常委会的驻地。

    省人大主任是何家胜,他现在当然没在这里,在这里的是省人大的副主任们,到了楼下,仲华还抬头看了一眼。

    此时丁长生的手机响了,丁长生一看是车蕊儿打来的,于是小声和仲华说了一声,他们就先上去了,丁长生落在了后面接电话。

    “喂,什么事?”丁长生问道,他没想到车蕊儿会主动的给她打电话。

    “没事,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怎么,你忙着吗?”车蕊儿问道。

    “没事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有病啊?”

    “是啊,心病,你知道我在看什么吗?”车蕊儿问道。

    “什么?”丁长生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我在电脑上看你发给我的那个,还真是不错,至少你的线条还是很硬朗的,你不会是修过图了吧,把自己修的那么英俊潇洒,把我搞的那么狼狈不堪,你还有点男人味吗?小气”。车蕊儿说道。

    “哎哎,没事我挂了,你到底有没有事啊?”丁长生问道。

    “别挂,我真的有事,我今天虽然人在公司里,但是我的心却还在山里,这两天的事就像是梦一样,我问你,你是不是在我身上种了什么东西?”车蕊儿问道。

    “什么意思?你身上是地吗?我能种什么东西?”丁长生不屑的问道。

    “是吗?那我怎么感觉身上痒痒的,浑身难受呢,你肯定是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了,要不然我不会有这种感觉”。车蕊儿说道。

    “你现在在哪,你的办公室里?”丁长生问道。

    “对啊,在我办公室里”。

    “你一个人?”

    “当然了,我一个人,办公室里还能有几个人?”

    “那好,你听我说哈,我觉得吧,你这不是病……”

    “那是什么?”车蕊儿打断了他的话,问道。

    丁长生看看周围,自己站在大楼前的小广场上,在这么庄严的地方,居然和一个女人调情,这让他有些罪恶感。

    “你是马蚤,你天生就是一个马蚤货,明白了吧,你自己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马蚤味,只是你之前都没发现而已,现在明白了吧,好好保持你的马蚤味吧,我现在忙,没时间,等我有时间了再调理你”。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车蕊儿坐在沙发上,直到丁长生说完了很久,她才把电话从自己的耳边拿开,丁长生的声音就像是一只手在她身上最痒的位置挠了挠,现在她感觉自己身体好多了。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不知道,从小到大,人人宠着自己,惯着她,她说一,从来没人敢说二,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女,被丁长生关在山里蹂蔺了两天一夜,这几十个小时里,丁长生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每一次都会让她喊爹叫娘的哭喊才罢休,动不动还被光着扔到了院子里,在屋子里根本没有站起来的资格,所有的行动都是爬着,这样的凌辱让她的灵魂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就像是火车正在原来的轨道上行驶,可是丁长生搬动了道岔,使她驶进了另外一个轨道,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一切的转换都来的很自然。

    非但如此,她还觉得很舒服,尤其是当丁长生对她进行毫无人格的侮辱时,这时候的感觉不是愤怒,而是兴奋,就像是现在这样,依偎沙发上,看着手机里昨天丁长生发给她的照片,难以抑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