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72:阳奉阴违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在选举前,仲华的走动,就是一个形式,也是一个态度,就算是他不来,选举也会通过,不会说省长的选举通不过,这是政治问题,要是选举通不过,那即是选举事故,何家胜是要负责任的。

    所以,仲华的态度问题不是决定选举的成败,这都是定好了的,投反对票和弃权票的人,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以为你投的什么票别人都不知道吗,我们是无记名电子按键投票,可是只要是人制造的票,那就是有迹可循的,怎么会不知道,所以,不要想着和党玩猫腻。

    “下午去哪个区?”从人大出来,丁长生问仲华道。

    “市中区吧,中午我还得回去参加一个招商的酒会,就不和你一起吃饭了,改天再一起吃饭,你嫂子最近闹情绪呢,我还得照顾家里,烦着呢”。仲华说道。

    “哦,我能干点什么,嫂子那里因为啥事?”丁长生想问问,如果能用钱解决的,丁长生就能办了,想要帮着分担一下。

    仲华笑笑,说道:“我自己能搞定,你不用管了”。

    仲华没说,其实是杨华然想要生二胎,这事能找别人帮忙吗,所以还得自己来,但是他不想再生了,有一个就行了,但是杨华然不这么想,女人明知道生孩子很痛苦,可是还非要去体会这种痛苦,仲华不想生二胎了也是因为不想她再受罪。

    丁长生半路下了车,想起刚刚和车蕊儿的通话,于是给她打了个电话。

    “我在明湖居门口呢,中午请你吃饭啊?”丁长生问道。

    “真的?我离那里不远,待会过去,你先点菜吧,我还真是饿了”。

    “那你想吃点什么?”丁长生问道。

    “菜和人都要吃,饿了”。车蕊儿毫不知耻的说道。

    丁长生没吱声,挂了电话,找了楼上一个角落里的包厢,坐在那里等着车蕊儿到来,他没想到昨天还要死要活的车蕊儿,今天会这么主动,难道一个人的情绪就是一个水龙头开关吗,只要是稍微拧开,就再也拧不上了?

    丁长生正在翻看菜单,高跟鞋的声音由远而近,丁长生抬头看了一眼,一身清凉打扮的车蕊儿敞着怀,外面穿着一件剪刀手羽绒服,没有拉拉链,丁长生看着都觉得冷,下面是牛仔裤,露着脚踝,穿着高跟鞋却没有穿袜子,这样的打扮是现在最时兴的。

    “服务员,就这几个菜吧,赶快上菜,我们赶时间”。丁长生待车蕊儿坐下,把菜单给了服务员,说道。

    “哎哎哎,我还没点呢……”车蕊儿说道。

    丁长生看了她一眼,车蕊儿立刻说道:“没事了,我不点了,上菜吧”。

    丁长生倒了杯水,也没给她倒,说道:“我看你还是欠收拾,时常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别忘了你签的协议,我没找你,你居然敢给我打电话,你是没脑子,还是脑子都长成胆子了?”

    “不是,我……”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到……”丁长生说道。

    “我,我……”

    “你刚刚叫我什么,协议上是怎么说的?”丁长生不动声色的问道。

    “主人……”开始时她还真是有些难为情,但是当她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从这两个字里就能得到快感,因为说出了这两个字,浑身感到无比的轻松,可以说是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就是那种感觉。

    “我看你从内心里还没把那份协议当回事,所以你现在才敢和我较劲,对吧?”丁长生问道。

    “没有,我只是,只是还不习惯”。车蕊儿说道。

    如果有人现在看到车蕊儿,肯定会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在这之前的车蕊儿,那是谁也看不上眼的,而此时的她,低眉顺眼,温顺的很,这样的变化就是两天的事情。

    “早晨的时候,叶怡君给我打电话说你爸要见我,你是不是和你爸说什么了?”丁长生问道。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只是说这两天我和你在一起,其他可什么都没说”。车蕊儿说道。

    “那他见我干什么,我是不是要给他准备点见面礼?”

    “你说他要见你,他早晨也和我说这事了,说到时候再通知我,不会是要带着我一起见你吧?”车蕊儿说道。

    “那你猜他见我是为了什么事呢?”丁长生问道。

    车蕊儿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没说你和我的事,这样的事我怎么可能说呢,他乱猜的可不怪我”。

    “很奇怪,算了,见了面再说吧,对了,东西带来了吗?”丁长生伸手问道。

    “带来了,都忘了给你了”。车蕊儿说道。

    说完,将一个东西递给了丁长生,那是一个红色的像是印盒一样的东西,其实这是一个遥控器,丁长生拿在手里看了看,问道:“你还敢偷偷看网站上那些照片,怎么样,看了有什么感觉?”

    车蕊儿闻言,有些羞涩,脸色立刻红了,居然知道害羞了,以前的脸皮可没这么薄。

    “很兴奋是吗,这种被很多人窥视的感觉怎么样?你知道多少人看了那些照片吗?”丁长生问道。

    “知道,我看点击率了,好几百万”。车蕊儿说道。

    “还要不要再传点上去,然后把你脸上的马赛克涂掉”。丁长生问道。

    “主人,你别这样,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敢了”。车蕊儿很享受这种游戏以及角色扮演,所以此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甚是怜爱。

    这个时候,服务员来上菜了,丁长生的手却按住了刚刚车蕊儿给他的那个遥控器,车蕊儿立刻像是被抽去了精神一样,捂着肚子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就这么忍受着丁长生的折磨。

    等到服务员走了,丁长生才停下了手里的调控器,说道:“还不错,没有阴风阳违,你要是敢骗我,不听我的,你以后的苦日子早着呢,你顺着我,我就顺着你,这是一个相互的过程,明白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