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77:按兵不动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车家河看着丁长生,虽然他很想相信丁长生说的是真的,可是潜意识里他认为这是丁长生的缓兵之计,以他的城府,不可能只是为了两个女人这么简单。

    “我想知道,叶家给了你什么好处?”车家河问道。

    “叶家?叶家是什么意思,我只认识叶文秋和叶茹萍两个姓叶的,她们现在自顾不暇,哪有什么好处给我?车书记,你想多了吧?”丁长生问道。

    车家河慢慢坐下,说道:“我不信,丁长生,既然是要交易,就要做的光明磊落一些,不然的话,这个交易没法做下去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说他们能给我什么,再说了,等她们都回来了,你可以看着,她们能给我什么,再说了,你肯定也对我进行过调查,你说我缺啥,别说我看不上你转移出去的那些财产,我的财富能买好几个袁氏地产,你说我能看上袁氏地产吗?”丁长生很豪气的问道。

    车家河摇摇头,说道:“你不知道袁氏地产有多少财富,所以你才会这么说,等你知道了, 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你肯定知道当年的祁凤竹,祁家和宇文家的财富到现在都没真正的露出来,袁氏地产和他们比起来,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不要吹的这么大”。

    丁长生叹口气,说道:“吹的大不大,那也得看自己有多少东西,我和很多人说过,我要是想过有钱人的逍遥日子,我躲在国外不回来多好,但是我还是回来了,所以,车书记,各人有各人从政的目的,我呢,就是想做点事,实现一下自己的人生理想……”

    “行了吧,打住,我想问问你,你把她带回去,打算怎么办?”车家河问道。

    “她没有家人吗?交给她家里人就是了,我还能养着她啊,再说了,蕊儿也不能同意不是?”丁长生笑笑说道。

    车家河的嘴唇哆嗦了一下,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也有个条件,我把这个人交给你,你离车蕊儿远点,别再让我知道你和她有任何的瓜葛”。

    丁长生点点头,低声说道:“我能做到,你也动员一下她,别再让她找我了,我真是受不了她,一点都不听话,一点道理都不讲,我都没辙了,到此为止吧,好吧”。

    这时车蕊儿带着穿好了衣服的叶茹萍出来了,丁长生起身走了过去,伸手牵住她的手,叶茹萍没有任何的表情,脸色木然,虽然丁长生牵着她的手,可是她的身体没有一点反应,好像这具身体已经没有了灵魂一样。

    “你要一个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呢,就是陪你上床,供你发泄?”丁长生不放弃一点打击车家河的机会。

    “丁……”车蕊儿见丁长生这么说她爹,有些不乐意了,本想张嘴为她爹说句话,但是没想到刚刚说出了一个字,就被丁长生一句话闷了回去。

    “你给我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丁长生朝着车蕊儿吼了一句,车蕊儿一句话不敢说,低着头,手指相互缠绕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这一幕让车家河彻底惊呆了,自己女儿啥时候受过这样的气,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丁长生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以至于让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车书记,我先走了,看她这样,需要送到精神病院住一段时间,你看看你做的事,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你车书记的名声真是……”

    丁长生摇摇头没说下去,领着叶茹萍走出了门,打开了汽车门,让她坐在了后座上,然后关好门,启动了汽车,很快,汽车消失在了拐角处。

    “这是福还是祸呢?”车家河自言自语道。

    “不知道是福是祸,你就把人送走,爸,我还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干出这事来,好好的一个女人,被你折磨成这样,丁长生说的对,你还真是变态”。车蕊儿笑嘻嘻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我问你,你怎么回事,刚刚他那么骂你,你怎么不敢还嘴,怕了他了,你告诉我,他对你做什么了,让你这么怕他?”车家河问道。

    “怕他?我什么时候怕他了,我只是觉得吧,和他认识之后,觉得以前真是太任性了,一点道理都不讲,其实他说的对,我要是再那样下去,早晚会给你惹大祸,也早晚会把自己给害了,所以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讲道理,学会怎么做人”。车蕊儿认真的说道。

    这一席话把车家河吓够呛,伸手要摸摸车蕊儿的脑袋,但是被车蕊儿躲开了。

    “你干嘛?”

    “不是,你没病吧,我教育了你这么多年,你都没学好,怎么滴,跟他认识两天就学好了,你骗谁呢?”车家河问道。

    车蕊儿没说接这个话茬,而是问道:“陈焕强那里麻烦吗?”

    “你还知道问这事?我以为齐良琨是被丁长生的人抓住了,没想到是落在了陈焕强的手里,现在这事麻烦大了,我现在就在等着陈焕强开价,估计这价码低不了,只是不知道陈焕强想要什么”。车家河说道。

    “爸,我说句不该说的话,我们一直都对丁长生敌视,是因为他是仲华的人吧,世易时移,现在我觉得你的主要威胁不是来自仲华和丁长生,而是陈焕强那些人,他们是外面的人,随时都可以抽梯子,但是丁长生和仲华是中北省的官员,他们走不了,你现在求谁都不如求丁长生,陈焕强和丁长生能约到一起谈事,那就证明他们的关系很熟,所以,陈焕强这事,你还真是要找丁长生问问,比在这里傻等强多了”。车蕊儿说道。

    车家河看着自己这个跋扈的女儿,现在能说出这番话来,还真是让他有些意外。

    “你还在为他说话?”

    “我在为谁说话?我在为你出主意好吧,你别不识好人心,我告诉你,我们家的事丁长生知道的差不多了,一直都是按兵不动,你知道为什么吗?”车蕊儿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