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78:圣旨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面座位上的叶茹萍,问道:“你想去哪?”

    叶茹萍不吱声,丁长生没再问她,直接开车去了叶文秋开的酒店,酒店的人当然都是认识叶茹萍的,所以虽然这段时间各种谣言传的很厉害,可是酒店的经营并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工资照发,叶文秋平时栽培的副经理也没让她失望。

    “叶总,您……”

    “去开个房间,叶总累了,需要休息”。丁长生扶着叶茹萍,说道。

    “是……”那人看了一眼丁长生,觉得很面熟,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于是赶紧开了房间,丁长生带着叶茹萍走了进去。

    “行了,你出去吧”。丁长生扶着叶茹萍坐在沙发上,回头对闻讯赶来的副经理说道。

    副经理虽然不乐意,但是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丁长生关了门,回来坐到了叶茹萍的对面,叶茹萍此时眼神才渐渐明亮起来。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丁长生问道。

    “不用,给我弄点吃的就行,我饿了”。叶茹萍有气无力的说道。

    丁长生立刻拿起电话,向前台要了吃的,都是一些稀饭和包子馒头之类比较清淡的食品,他不知道叶茹萍到底饿了多久,所以还是吃的清淡点好,但是从她瘦弱的程度来看,的确是瘦了不少,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受了多少人的折磨。

    “先回来就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丁长生说道。

    他看的出来,眼泪在叶茹萍的眼眶里一直都在打转,但是她就是没让这滴泪掉下来,坚强是她一贯的秉性,此刻也不例外,从她被抓走,到现在才开始流出第一滴泪,之前的她,一直都是忍着,再忍着。

    “如果实在是难受,就哭出来,那样会好些”。丁长生说道。

    “我妹妹呢?”叶茹萍那滴泪到底是没流出来,被她擦掉了。

    “躲在外地没回来,车家河虽然把你放了出来,但是并没给我承诺说你妹妹也没事了,所以,现在她还不能回来,你还得再等等,那里连电话都不通,所以,你也不能和她联系,现在这里不知道是不是被监控了,你要是和她联系了,说不定他们立刻就会知道她在哪里了”。丁长生说道。

    叶茹萍点点头,看向丁长生,说道:“谢谢”。

    “客气,这也是举手之劳,能帮就帮一点,就是这样”。丁长生说道。

    叶茹萍没再说话,一时间,房间里静谧下来,丁长生觉得很尴尬,于是说道:“饭来了你吃点,然后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等你恢复了,有什么事再找我,我现在是省政府办公厅主任,就在北原”。

    “恭喜丁主任”。叶茹萍点点头,挤出一点笑容来,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没再说话,起身出去了。

    刚刚坐进车里,手机响了,是车蕊儿打来的,丁长生看了一眼,没接。

    “怎么样?”车家河看着车蕊儿的电话在耳边拿开,问道。

    “他不接电话,可能现在忙吧,我觉得吧,你现在要做出个姿态,那就是对他很重视的姿态,而且你想想,现在北原的情况,你还能再把仲华挤下去当省长吗,我看很悬,所以,不如从丁长生这里入手,和仲华的关系缓和一下,现在外界都在传是仲华抢了你的省长位置,你想,有这样的谣言,就算是你没想怎么样,仲华是怎么想的,很难说,爸,我们还有很多事没做完呢,要是仲华开始防备你,那你怎么办?”车蕊儿问道。

    “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丁长生这个人很重要,你要是觉得自己屈身和他交往掉价的话,我可以替你和他保持着关系,到时候也许会帮上你,说句不该说的话,你觉得那些人可靠吗?他们在关键时刻会不会出卖你?”车蕊儿问道。

    “他们?谁们?”车家河问道。

    车蕊儿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谁,这些年,我们和他们的利益交织在一起,你也为他们做了不少的脏活,他们有什么脏活都会想到你,爸,这活不能再接下去了,袁氏地产这事你还是松松手,让他们来做吧,我们该洗洗了”。

    车家河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这个女儿,以前可没发现她有这脑子,他也不相信一夜间她就有了这些想法,很明显,这些话一定是有人让她这么说的,换句话说,这是有人在教她这么说的。

    “是丁长生教你这么说的吧?”车家河问道。

    车蕊儿吐了吐舌头,说道:“这都是明摆着的事,我还用别人家教吗,我只是觉得他说的对,所以才转述给你,你爱听不听,我不管了”。

    车家河顿了顿,说道:“明天晚上,你约一下他,就说我请他吃饭,在家里吃饭,这算是我的一个态度吧”。

    “真的?”车蕊儿问道。

    “听人劝,吃饱饭,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得照办不是,我闺女的话就是圣旨……”车家河说道。

    车家河话没说完,手机响了,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本不想接,但是现在是多事之秋,不能不接。

    “喂,哪位?”

    “我是陈先生的秘书,陈先生醒了,想见见车书记,请车书记到省立医院来,我们在病房里等你”。

    “好,我这就过去”。车家河说道。

    挂了电话,车家河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好像是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事,不去也得去。

    “爸,什么事?”车蕊儿怯怯的问道。

    “你现在联系丁长生,看看他在干什么,去找他,陈焕强醒了,齐良琨的事看来是漏了,这事肯定是没这么好解决了,我现在去医院,你看看你惹的这些祸事,你……”车家河指了指她,最后还是没说出来什么话,只能是很铁不成钢的咬咬牙。

    车蕊儿开车离开了御驾别苑,一路都在给丁长生打电话,但是丁长生的手机一直没人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