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81:红口白牙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我那天怎么和你说的,我要什么你心里没数吗,不记得了?”丁长生问道。

    “你说什么?”车蕊儿一愣,问道。

    “看来是真的忘记了,那好,回去慢慢想,等你想起来再说吧,等你想起来,我给你奖励”。

    “什么奖励?”她不问是什么事,反而是先问什么奖励。

    丁长生拿起一支烟,想要抽,但是被她夺了过去,丁长生以为她不让自己抽呢,没想到是她拿了过去叼在了嘴上,然后拿起火机点燃,这才从自己嘴里拿出来送到了丁长生的嘴上。

    丁长生深深的抽了一口,说道:“我也看出来了,你很喜欢那个调调,所以,我准备买一个很大的铁笼子放在家里,里面铺上东西,可以在里面睡觉,你想不想试试?”

    丁长生说到这里时,看向车蕊儿,他在观察车蕊儿是真的喜欢,还是在消遣自己,如果是真的喜欢,那剩下的事就好办多了,那就证明她真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m,如果是伪装出来的,那么她会很反感一些事,所以就得再想其他的办法了。

    车蕊儿的脸上现出迷人的红晕,丁长生这才意识到,她是真的喜欢被人控制,拘禁,网络的发达,很多事情都可以在网上查到,有些人就是通过网络找到自己的主人的,而车蕊儿很显然不善于这方面的挖掘,直到丁长生把她挖掘出来,张狂至极的背后就是屈从至极,现在的车蕊儿就是这样的典型,两个极端。

    “我想试试,我想被你关在那个笼子里,任你做任何事,可以任你摆布,主人想要对我做什么事都可以”。车蕊儿轻启朱唇,在丁长生的耳边小声说道。

    “那好,看你的表现,回去想想我要你做的事,你爸不是要我去你家吃饭嘛,在那个时候我要得到答复”。丁长生说道。

    “你说的是她吗?”车蕊儿问道。

    “你说呢,你不是很恨她吗,怎么,这会开始扮好人了,知道疼惜她了?”丁长生问道。

    车蕊儿摇摇头,说道:“不是,我是觉得这事难度太大了,据我观察,她是个很正经的女人,从来不和无关的男人交往,我查了她很久,都没查到和任何的男人有关系,你让我去做她的工作,实在是很难搞定,再说了,我和她从来都是话很少,你让我去做这事,我怕还没开口我自己都不行了”。

    “那你看这些东西呢,要是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做了这些事情,还会很淡定的拒绝吗?再说了,你和我的事,我和她的事,就我们三个人知道,不会有人知道的,到那时,你们的关系说不定就融洽许多了呢,对吧,你想一下,我不强求,我从来不强迫别人做不喜欢做的事”。丁长生很无耻的说道。

    自己家知道自己的事,所以,当车家河到省立医院去看望陈焕强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那就是不管怎么样,就是死不承认,这里是自己的地盘,陈焕强就是再厉害还能把自己怎么样?

    “车书记,你来了,陈先生在里面等你,说话要注意分寸,不要气他”。女秘书说话时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冷若冰霜。

    车家河感觉不妙,但是事到临头,这件事自己不出头别人出头更是难办,所以安定了一下心神,走了进去。

    陈焕强的半边身体都裹着白纱布,看起来像是藏区的喇嘛一样,另外一边则是露着膀子,看起来颇有些滑稽,可是再看陈焕强的脸色,煞白煞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就连嘴唇看起来都是毫无血色。

    “陈总,好点了吗?”车家河坐在床头的椅子上,问道。

    “好多了,现在看来,死不了了,不过,这对车书记来说,不是个好消息,对吧?”陈焕强问道。

    “你看你说的,陈总,这话从何说起啊,陈总是我们的财神,我们怎么会不希望陈总好呢,对吧?”车家河问道。

    “是吗,可是你女儿派人把我弄成这样,我想知道我们之前有过节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有过节,你给我解释吧,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想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你知道,一件事没有答案是很难受的”。陈焕强说道。

    “陈总,你这话怎么说的,我女儿怎么会干这事呢,就像是你说的,我女儿和你没任何的仇恨,怎么可能呢?对吧,不可能的”。车家河矢口否认道。

    “是吗?”陈焕强看了一眼站在床尾的女秘书,女秘书会意,拿出来了一个平板电脑,然后打开,放给了车家河看。

    车家河看到的是一个浑身血污的人被人架着跪在地上,一字一句的交代着。

    “是北原市刑警队的周一兵副队长找我,说是有个买卖给我,要我去杀一个人,所以我就去了,我没想到要我杀的人是陈老板,但是当时车蕊儿和我见面时说的很清楚,先给一半,事后再给五十万,我真是被钱财迷了眼,不知道是要去杀陈老板……”

    不知道齐良琨是不是被打蒙了,还是车蕊儿骗了自己,现在看到齐良琨的交代,车家河都开始怀疑车蕊儿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车书记,我是你们请来的客人,可是你的女儿却这么对我,我想了前后很多次,都不知道你女儿为什么会这么做,我想来想去,想明白了,还是因为袁氏地产的事情,对吧,你们到底是不想卖还是怎么滴,不想卖就不卖,我们也不是非要买不可,但你们这么干就没意思了吧,想要杀了我,你以为我的命没这么大对吧,说到底,这事是你们省委的某些人干的吧?”陈焕强问道。

    “不不,绝没这回事,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是真心实意邀请你们来接盘的,我们现在财政很困难,怎么可能干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呢,我觉得这个人说的有问题,这完全是诬告”。车家河说道。

    “是吗,可是这可是红口白牙,他就是那个杀我的杀手,你还要怎么解释?”陈焕强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