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82:噩梦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要不我回去问问我女儿,我感觉她是不会做这种事的,再说了,我们很希望有人能把袁氏地产买过去,干嘛要设置这个障碍呢,这从哪里也说不过去吧,是不是?”陈焕强的脑袋有些大了,这事何家胜还不知道,要是他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说呢。

    “好,我等你的消息,你要是问不出来事情的真相,我手下的这些人会找你女儿问问清楚的,既然这北原没有王法了,那就各自用各自的手段吧,也就是说各自的手段就是各自的王法呗?”陈焕强问道。

    “别别,陈总,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出来这件事是怎么回事,所以,有话好好说”。

    “这话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再看看这个”。陈焕强的秘书一直没说话,但是此时手指一划,调出来了另外一段视频。

    视频是在一个病房里拍摄的,躺在病床上的是周一兵,他用很虚弱的声音说道:“齐良琨是我帮车蕊儿找的,她是我上级的女儿,我不敢不听,但是她找了齐良琨是要干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负责找人,至于什么交易,那是他们自己谈的,我根本没参与”。

    “车书记,这件事是不是很明显了,还用怎么解释吗?我很希望见一见令千金,和她好好谈谈,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雇凶杀人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她受人指使”。

    “唉,你呀,我说过了,要给人留有颜面,你就是着急,你给车书记看这个干吗,没规矩”。陈焕强佯作不悦的说道。

    “是,我知道错了”。秘书收回了平板电脑。

    但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们这一唱一和的是什么意思了,很明显,他们已经把矛头对准了自己父女,可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可能是为了震慑自己,没有利益的事他们是不会这么费事的。

    车家河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车上,说了句:“回家”。

    然后再也不说一句话,一直等到了晚上十点,车蕊儿才回来,一看到坐在客厅里脸色阴沉的车家河,就知道事情不好,再看看一旁陪坐的叶怡君,叶怡君轻轻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上楼去,别在客厅里待着了。

    “站住,过来坐下”。车家河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命令道。

    车蕊儿乖乖走过去,坐在了车家河的对面,问道:“爸,怎么了?”

    “你告诉我实话,你找齐良琨,到底是想对付丁长生,还是陈焕强?”

    “当然是丁长生了,我和陈焕强又不认识,我找他麻烦干啥,齐良琨刺杀陈焕强纯属意外”。车蕊儿说道。

    “可是,现在他们一口咬定你是找齐良琨是奔着陈焕强去的,我看了周一兵和齐良琨的视频,齐良琨说是你找他就是为了杀陈焕强,而周一兵说是他找的人,但是找了这人是干什么,他不知道,是你和杀手亲自谈判的,这是不是真的?”车家河问道。

    “周一兵这个混蛋,他知道一切事情,齐良琨这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我找他就是为了对付丁长生,没想到这个笨蛋居然连丁长生的一根毛都没碰到,反倒是误伤了陈焕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车蕊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现在买票出国吧,他们现在把目标对准你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这里连个转圜的余地都没有”。车家河说道。

    “这里是北原,他们敢?”车蕊儿不服的问道。

    车家河看了她一眼,说道:“齐良琨都被打残了,你以为他们会放过你吗,到时候我怎么办,还不是什么条件都答应了,赶紧的,别废话,去买票,明早给我滚蛋”。

    “我不走,我不出门了还不行吗,我就在家里呆着,他们还敢到家里来抓我啊?”车蕊儿问道。

    “你能在家里呆住了才怪呢,赶紧给我走人,别在这里碍我事,对了,让你请丁长生你请了吗?”车家河问道。

    “请了,要不这样吧,等请完他我再走?”车蕊儿问道。

    车家河哼了一声没说话,车蕊儿脸上瞬间高兴起来,这就是代表答应了,看来自己还能在北原待一段时间,车家河上楼去了,叶怡君也跟着走了,进了卧室,叶怡君问道:“你请丁长生干嘛?”

    “唉,我真是小看了这个人,这个人不简单,事事都能卡在点上,这一次我估计要解开陈焕强这个死疙瘩,还得让丁长生从中间转圜一下”。车家河说道。

    “就这理由?”叶怡君问道。

    “嗯,还有些其他的事,明天晚上,你早点回来做饭,做几个菜就行,谁来我这里也不是吃饭的,简单点”。车家河说道。

    晚上下了班,丁长生去了酒店见叶茹萍。

    “叶总在休息吗?”丁长生到了之后,问前台经理道。

    “不知道,不过叶总说了,只要是您来了,可以随时上去,这是房卡”。说完,递给丁长生一张房卡。

    丁长生一愣,接了过来,然后乘电梯上了楼。

    进了这个总统套房之后,在客厅里,没看到有人,于是就去了卧室,慢慢推开门,看到卧室里的大床上的被子下躺着一个睡美人,丁长生就悄悄退了出来,走到了客厅里坐下,自己倒了杯水,点了支烟,想着歇一歇就走了,没想到几分钟后,卧室里传来了怪叫声,当他到了卧室门口推开门时发现,叶茹萍坐在床上,头发蓬乱,一脸的惊恐,还在看着周围的场景,一看就是做噩梦了。

    “你没事吧?”丁长生问道。

    “你来了多大会了?”叶茹萍问道。

    “刚刚到,做噩梦了?”丁长生问道。

    叶茹萍点点头,掀开了被子下了床,丝质的睡衣有一种下垂的感觉,脚趾踩在地毯上悄无声息,头发蓬乱,但是因为刚刚做噩梦,所以脸上的红晕还是很诱人的,丁长生看了一眼就退了出来,叶茹萍跟在后面来到了沙发上,从她胸前的痕迹可以看出来里面是真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