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86:结果不一样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家里就你一个人?”丁长生问道。

    “他们爷俩在楼上呢,不知道谈什么事,好像是在书房,你坐一会,我去给你倒咖啡?还是茶?”叶怡君问道。

    “都可以,别忙了,我自己接杯水就行”。丁长生说道。

    “谢谢”。叶怡君看着丁长生,说道。

    “什么?”丁长生有些不解,这声谢谢说的是那么的郑重,让丁长生有些不适应。

    “叶茹萍,我代表叶家谢谢你,真的,她能活着回来,叶家已经是万份惊喜了,我昨天去美容院了,叶家让我谢谢你”。叶怡君小声说道。

    “这就完了?就是口头谢谢,没别的了?”丁长生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叶怡君,叶怡君没想到丁长生这么大胆,这是在自己家里,车家河父女还在楼上呢,他就敢表示的这么赤果果的样子,简直是可怕。

    “那个,我去忙了,对了,待会不要和车蕊儿一般见识,她就是那样,跋扈惯了,你今天是客人,车家河在家里呢,她应该不会对你很过分,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同意”。叶怡君说道。

    “没关系,我知道分寸,你去忙吧”。丁长生说道。

    叶怡君去忙了,丁长生老老实实的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直到十多分钟后,车蕊儿从书房里出来,看到了楼下沙发上坐着的丁长生,这才高兴的下了楼。

    “你来了多久了,怎么不叫我?”车蕊儿高兴的问道。

    “你妈说你和车书记在书房里谈重要的事,我又没事,就等一会呗,车书记呢,忙完了?”丁长生问道。

    “忙完了吧”。车蕊儿一抬头,就看到了车家河满脸怒容的站在楼上的走廊里。

    “长生,你上来一趟,我有事要说”。车家河说完就回了书房里,这个时候丁长生才回头看向楼上,但是人不见了。

    “刚刚是说找我有事?”丁长生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车蕊儿道。

    车蕊儿点点头,说道:“是,他好像脾气不太好,你小心点,不要和他顶着来,好不好?”

    “你也知道害怕?没事,他吃不了我”。丁长生小声说道,手伸到了她的屁股上不着痕迹的拧了一下,这一下是背对着楼上做的,车家河当然是看不到的,可是却被刚刚站在厨房门口的叶怡君看到了,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们怎么可以……

    她难以想象丁长生和车蕊儿居然可以开这种玩笑,做这种动作,难道他们……她不敢再想下去,刚刚丁长生还和没事人似的,还和自己开玩笑,现在又和车蕊儿暗度陈仓,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还是第一次来车书记的书房,当然了,也是第一次来车书记的家里,真是感到很荣幸”。丁长生说道。

    车家河的书房的确是个书房,他还真是看不出来车家河是个爱读书的领导,但是满墙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籍,看起来还是很壮观的。

    “你出去,这里没你的事”。车家河没理会丁长生的恭维,直接把跟在丁长生身后的车蕊儿轰了出去。

    丁长生回头看了看她,又回头看向车家河,没待他请自己坐下,自己先找了个座位坐下了。

    “丁长生,我对你没什么好印象,但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又把我们搅在了一起,我问你,蕊儿的事怎么办?”车家河问道。

    “什么怎么办?”丁长生不解的问道。

    车家河脸色铁青,作为一个父亲,现在最想听到的应该是把自己女儿睡了的男人说自己会负责的这两个字吧,可是丁长生没给他这个机会,就是不说,再说了,这事现在自己牢牢的站在制高点上,凭什么对你卑躬屈膝,玩了就是玩了,负责任的事以后再说。

    “你和蕊儿的事,你就打算这么算了?”车家河问道。

    “那你想我该怎么办呢,我就不明白了,这都到了什么时候了,车书记居然还有闲心管这些儿女情长的事,你的心可真是大啊”。丁长生说道。

    “你什么意思?”车家河问道。

    “据我所知,泰山会的人想要收购袁氏集团,但是被车蕊儿这么一搅和,这事暂时就搁浅了,但是这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谁还嫌钱多呢,对吧,他们会借此机会向你们好好的讹诈一番,但是我想问问,袁氏集团这事,车书记一个人说了算话吗?不算的话,因为车蕊儿的无知,这事你打算怎么向那些人交代?”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的每一锤都砸在了鼓点上,他总能在纷繁复杂的事情中找到最急迫的那件事,这就是本事,所以,当他说完这番话后,车家河刚刚的气焰就消退了很多。

    “现在怎么把这件事继续办下去,才是车书记要考虑的事,而且陈焕强那伙人不是善茬,袁氏地产的事以前都是你负责,现在因为你的问题进行不下去了,或者是要被人讹诈,你想想,这么大的事,你的解释他们信吗,陈焕强也不信吧,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现在已经开始讹诈了”。丁长生说道。

    “你好像什么都知道?”车家河问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做生意,成功的一大要点就是信息,有时候一个消息能成就千万富翁,我们这个行当,一个消息,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我这里有个消息,不知道车书记是不是感兴趣?”

    “什么?”车家河问道。

    “何书记说在袁氏地产的问题上,车书记无论是处理方式还是手段都不行,所以,很快,袁氏地产的处理权力将从你这里拿回去,至于交给谁,那谁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因为车蕊儿的无知,以及车书记的自私,这事你没权力再插手了”。丁长生冷冷的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车家河不屑的问道。

    “我说了,各人都有各人的消息来源,我当然也有我的消息来源,在袁氏地产的处理上,你不想干了,和被人把这个权力拿回去,结果是不一样的,对吧?”丁长生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