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87:毫不在意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车家河看着丁长生,他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和这个人接触的时间越长,就越是觉得看不透对方,就连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都这样,那仲华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想到这里,车家河不禁有些冒冷汗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车家河问道。

    “车书记,这么说吧,如果我们能合作,陈焕强这件事还有可能过去,毕竟他侄子还要在中北省审判,到时候还能用到你,但是我估计,他侄子判刑的事,你就算是不想帮忙,其他人也会帮忙,所以,你要是想和陈焕强谈,还真是没得谈,他根本不拿你当回事”。丁长生说道。

    “这年头,没有利益,谁拿谁当回事?”车家河说道。

    “这话说的对,所以我说,我们也许有合作的可能性,怎么样,您是省委常委,说话还是管用的,虽然在很多事上你不吱声,但是我相信只要是你在常委会上吱声,其他人多少还是会给你面子的,而我们缺少的就是这个声音”。

    “你们?你说的是仲华吧?”车家河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没错,以你的阅历,仲华出任省长是不是势不可挡,他就算是干的再不如意,这一届得干完吧,这就是五年的时间,这五年的时间,要是他刻意的忽略了北原市,那作为北原市委书记的您,是不是也不好过?”

    “威胁我?”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威胁不到你,只是一个不合作的问题,就够北原好好的喝一壶了,所以,我说了,袁氏地产的事我们不管,也不插手,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这件事总归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们不参与操作,自然也不会参与分赃,我们说的是以后,可以吧?”

    车家河想了一下,说道:“让仲华来和我谈,等两会之后再谈吧,我现在也没时间,也不想谈”。

    “可以,不过,何书记那里怎么交代,您还是好好想想吧,估计这事还真是不好解决”。丁长生笑笑,说道。

    丁长生和车家河在书房里谈了将近一个小时,谁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是叶怡君知道,因为就在书房的高处的一本书后面,放着一个丁长生提供的窃听器,这番谈话尤其是关于袁氏地产的谈话,让叶怡君很生气,叶怡君也没想到丁长生会和车家河谈这么久,菜热了两次才等到他们下来吃饭,叶怡君分外的热情,相对车家河的冷面,叶怡君算是很客气了,当然,叶怡君的客气让车家河很满意,夫妻俩个人总归要唱不同的角色。

    但是车蕊儿看到叶怡君对丁长生这么客气,就显得很不舒服,此时丁长生和车蕊儿还是坐在一边,她毫不避讳的为丁长生夹菜,这让车家河很恼火,不停的拿眼瞪她,可是车蕊儿置若罔闻,根本不把他的警告放在眼里。

    这餐饭的重点不在饭,而是在餐前丁长生和车家河的谈话,这个谈话是秘密的,所以当丁长生吃完饭走的时候,车蕊儿拖着皮箱出来了。

    “我跟他走,让他送我去机场,你们就不要管了”。车蕊儿对车家河说道。

    “你这是要去哪?”丁长生问道,他吓了一跳,开始时还以为车蕊儿要搬去和自己住呢,这真是没法解释了。

    “我去北京,然后出国,我有笔生意要谈,不得不出差”。车蕊儿说道。

    丁长生看了一眼车家河,看车家河的脸色和眼神,就知道车蕊儿不是去出差,倒像是一去不复返的诀别一样。

    上了车,出了省委家属院,丁长生问道:“还打算回来吗?”

    “你看出来了?”车蕊儿问道。

    “鬼才看不出来,这是打算跑路吗?”丁长生问道。

    “不是,我想我妈了,出去看看她,年前不再回来了,过了年再回来,她一个人在国外过春节挺惨的,到了年底了,我也不忙了,所以就去陪她过春节”。车蕊儿说道。

    丁长生没当回事,把她送到了机场就回了家,一觉到了天亮,看看手机才发现有几十个未接电话,办公室打了三个,剩下的都是车家河办公室和手机号码,还有一个是叶怡君的。

    “喂,车书记,什么情况?”丁长生首先打给了车家河,问道。

    “你这个混蛋,车蕊儿去哪了?她和你在一起吗?”车家河紧张的问道。

    “没有啊,我昨晚就把她送到机场了,之后就没再联系,怎么了?”丁长生问道。

    “我昨晚也接到她的电话,她登机后还和我视频来着,我看着她确实是上了飞机了,可是现在联系不上她,我打了电话,她定的飞往美国的航班也没登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车家河问道。

    “你不要乱想,她能出什么事啊?会不会是手机丢了,或者是……”

    “不是,没可能,我想,这事一定是陈焕强干的,他昨天威胁过我,我没想到他们真的敢下手,车蕊儿现在一定是在他们手上,一定的”。车家河说道。

    “陈焕强他们?他们抓蕊儿干嘛?”丁长生疑惑道。

    “这件事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我们找个地方见面吧,在御驾别苑别墅吧,我去那里等你,看看这事怎么办?”车家河说完就挂了电话,不管丁长生答应不答应就挂了。

    丁长生看看手机,接着给车蕊儿打了个电话,电话提示关机,看来车家河没骗自己。

    紧接着又给叶怡君打了个电话,拨完号码才想起来,自己这一大早的和这家人都联系了一遍。

    “喂,叶团长,给我打电话了?”丁长生问道。

    “嗯,有点事想要咨询你,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叶怡君说的很客气,怀着对丁长生和车家河昨晚谈话的强烈好奇心,一大早,等到车家河上班后就把窃听器的储蓄卡拿到了单位,那个时间段车家河与车蕊儿以及丁长生的谈话她都听到了,她没想到丁长生会毫不在意叶家的利益,他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