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88:吓一跳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对,我想和你见一面,丁主任能在百忙中给我留出点时间吗?”叶怡君说的很客气,但是语气也有些不同寻常。

    “没问题,但是现在我没时间,刚刚车书记给我打电话,也要见我一面,对了,你们是不是在一起呢?”丁长生故意这么问的,一听刚刚的语气,丁长生就知道他们肯定没在一起,再说了叶怡君对车蕊儿的事并不是那么的关心,所以,此时叶怡君给自己打电话一定不是为了车蕊儿的事。

    “我们没在一起,我在上班呢,我家老车找你什么事?”叶怡君问道。

    “我也不知道呢,我也是刚刚起来,我这就得过去,我单位还有一大摊子事呢,这都挤到一块了,这样吧,我去见见车书记,我看看时间早晚,再联系您吧”。丁长生说道。

    “好,到时候再说”。叶怡君说道。

    在去御驾别苑的路上,丁长生一直都在想车蕊儿失踪的事,他倒是觉得车蕊儿自己藏起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她说自己不想去美国,但是她爸非得逼着她去,所以,丁长生倒是愿意相信她只是自己藏起来了。

    “你来了,坐吧”。

    “车蕊儿有消息了?”丁长生问道。

    “嗯,你看看这是什么”。说完,把手机推给了丁长生,丁长生拿起来一看,点开了几张照片,都是车蕊儿被反绑的照片,但是照片下面还有拍摄的时间。

    “这是谁发过来的?”丁长生问道。

    “陈焕强这个混蛋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车蕊儿在他那里,被扣在北京了,不过让我放心,不会伤害她,但是接下来的事,希望我能配合”。车家河说道。

    丁长生一听,向后一靠,倚在沙发背上,问道:“接下来的事,接下来什么事?”

    “还不是袁氏地产的事,但是现在错过了处理袁氏地产的最佳时期,就像是你说的,我现在已经不能全权处理袁氏地产了,袁氏地产现在有人接手了,所以,我现在就要去找陈焕强,把蕊儿接回来,你和我一起去,你不能不出头吧,对了,你不是和他有交情吗,这点面子还是会给你的吧?”车家河问道。

    “袁氏地产你不管了,谁管?谁负责处理,还是不再处理袁氏地产了?”丁长生问道。

    “不再处理?也可以,你把叶文秋叫回来,把帐都算清楚,袁氏地产可以保留,但是我们想要的东西拿出来就可以,你能做到吗,现在叶茹萍在袁氏地产折腾,你等着,她又快倒霉了”。车家河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威胁我没用,你还是想想办法把车蕊儿接回来吧,我还有事,没时间陪你去找陈焕强,再说了,我和陈焕强不对付的事多着呢,那天找我去谈事,也是不得已做做样子,根本没什么交情可谈,你这时候要我跟你去谈,只会适得其反”。

    “你不去?现在蕊儿有事了,你就不管不问?”车家河有些愤怒的说道。

    丁长生拍了一下大腿说道:“这么多天你就没打听一下我和陈焕强的关系,这么说吧,陈焕强的侄子陈汉秋就是被我送进局子里的,到现在还没判,我等着呢,我还想着问问是谁在审这个案子,到时候判的重一点呢,你想,我和他能有什么好谈的,我和他还有一些在中南省的旧账没算呢,所以,这也是齐良琨暴起刺杀他,我一动不动的原因,不然的话,以我的反应,齐良琨根本跑不掉,可惜了,齐良琨的手法不行,没扎到要害部位,又给救活了,简直是废物”。

    车家河被丁长生的话震惊到了,他真的不知道丁长生和陈焕强之间还有这么多的过节,他还指望着拉着丁长生去能有些胜算呢。

    “那怎么办?”车家河自言自语道。

    “我北京倒是有几个朋友,我可以托他们打听一下车蕊儿的下落,应该是没问题,你去找陈焕强,该怎么谈就怎么谈,谈成了固然好,谈不成也没办法,就只能是采取其他的办法了”。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就蕊儿这么一个孩子,你要是不能帮我,我就只能是自己帮自己了,他们的目标很可能还是袁氏地产,因为毕竟袁氏地产的名下还有不少土地,所以,到时候我要是做出来什么出格的事,你可不要后悔,你说你不在乎叶家,我不信,谁他妈冒着和省委常委作对的风险,就是为了两个女人,你骗鬼呢,你的小九九我心里明白,所以,你不帮我把蕊儿找回来,叶家也许就真的连渣子都不剩了”。车家河说完起身大步流星出去了,不管还在客厅里坐着的丁长生。

    丁长生走到门口时,车家河早已上车离开了,丁长生无奈也开车离开,在车上和叶怡君联系了一下,约定中午一起吃饭,然后回单位处理日常的事情。

    丁长生刚刚进了办公室,钱思蕾就敲门进来了,丁长生看了她一眼,说道:“钱副主任有事?”

    “嗯,主任,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单独汇报一些事”。钱思蕾问道。

    丁长生看了一眼进来送茶水的林涛,她知趣的出去后带上了门。

    “说吧,什么事?”丁长生问道。

    钱思蕾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得,屋子里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只有钱思蕾和丁长生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钱副主任,你要是有事就说,大家都是同事,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丁长生问道。

    钱思蕾咬着嘴唇,欲言又止,看着丁长生那个着急啊,刚刚想说你要是没想好回去再想想,要是想好了就说,别在这里墨迹,耽误时间。

    可是却见钱思蕾双腿一曲,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虽然地上铺着的是地毯,可是也扑通一声呢,把丁长生吓了一跳,隔着办公桌就站了起来,问道:“钱副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出什么事了?”

    钱思蕾双眼含泪,还没等丁长生问下句呢,她就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