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90:不为所动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那行,我知道了,对了,这个钱思蕾是什么路子,刚刚又是下跪又是哭喊的,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她能上来,是柯北打了招呼的,所以,柯家公司的事,她都知道,而且是牵涉的很深,所以,再查下去,就会把她牵出来,要是把她牵出来,那要么是她顶雷,要么是把后面的人都招出来,但是无论是哪条路,对她来说都是死路,她不害怕谁害怕?”贺长杰说道。

    丁长生想了想,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然后我们再沟通,到时候再说”。

    贺长杰本想再说点什么,但是一看丁长生是这态度,于是到嘴边的话就咽了回去,他和丁长生交流不是很多,虽然丁长生对他很放权,使他在省政府办公厅一扫多年的积郁,现在谁见了他不是恭恭敬敬的站住,然后问候一声贺主任,他是想应声就应声,不想应声就点点头,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现在知道巴结自己了,可以说,秋明三的死,在省府引起了巨大的震动,现在又要查钱思蕾,一时间都认为这是要变天了,可是丁长生的犹豫让他有些郁闷,丁长生还是要顾全大局的,不会因为这事把事情搞砸了。

    “你对这个柯省长熟悉吗?”贺长杰走了之后,丁长生问林涛道。

    “我和柯省长没打过交道,但是对他的老婆倒是有所耳闻,在北原谁都知道有两个女人惹不起,一个是车蕊儿,一个是柯北的老婆翁蓝衣,翁蓝衣的父亲是以前的老省长,那是八十年代的事了,但是退休后一直都在北原住着,现在好像都九十多了,身体健康的很”。林涛说道。

    丁长生倚在椅子后背上,说道:“北原,真是一个神奇的城市啊,这中北省也是一个神奇的省份,在这里看到的和在别处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独立王国,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啊”。

    林涛听了丁长生的评价没吱声,领导这是在发牢骚,不是在问你问题,所以你也没必要做出评价。

    “这么说柯省长是走的老丈人的路子?”丁长生问道。

    林涛点点头,说道:“省里都知道,他是因为娶了翁蓝衣才当上了副省长,至于其他的事嘛,我就不知道了,我不够资格”。

    丁长生点点头,问道:“那,翁蓝衣经营的这家公司干的事,他知道吗?”

    “这我哪知道,我又没和他有过交集,不清楚”。林涛摇摇头,说道。

    丁长生看她一眼,说道:“没事时多打听一下这些八卦,我对这些很好奇,很感兴趣,领导感兴趣的事,秘书就要去想方设法的去探听,不然的话,怎么应付领导的好奇心?”

    “我知道了,我去问问”。林涛点头说道。

    钱思蕾到底怎么处理,这还真是个问题,丁长生在考虑要不要问问仲华,毕竟柯北是省政府这边的,和秋明三还不一样。

    陈焕强的精神好了很多,看到等在门口的车家河,示意让他进来,车家河的怒气早就处在了爆发的边缘,但是一想到自己女儿还在对方手里,再加上对方强大的政治背景,车家河觉得还是要忍一下。

    “陈总,好多了吧?”

    “好点了,车书记这么有空,谢谢来看我”。陈焕强虚弱的说道。

    “是啊,我要是再不来,我女儿就要销声匿迹了,对吧,陈总,你现在身体不好,居然还能操心这些事,真是难得啊,你们给我的消息我看到了,我也问过我孩子,齐良琨的确是她找的,但是行刺的对象是丁长生,不是陈总,可是齐良琨一口咬定就是要行刺陈总,这样的闹剧也该结束了吧,我们还是谈谈合作的事情,怎么样?”车家河主动的说道。

    “你放心,你女儿在北京很安全,也不会有人为难她,只是在那里住一段时间,学学东西,长长见识,毕竟我听说你对孩子太溺爱了,根本就是把车蕊儿惯坏了,北原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有这回事吧?”陈焕强笑笑问道。

    “陈总,这都要过年了,她还要去美国陪她母亲过年,她母亲还不知道她失踪了,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恐怕是更乱了,还是请陈总网开一面,饶了她吧,小孩子不懂事,她真不是冲着您去的”。车家河说道。

    “你说的我不信,她和丁长生能有什么仇恨,干嘛要下这么重的手,那是恨极了才要人性命的,丁长生和她有仇吗”。陈焕强问道。

    “没有仇,但是这北原有多少人想要丁长生死,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这个心思,我听说陈总和丁长生也有过节,这么说我们就是有共同的敌人了,那我们应该是朋友,而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还是请陈总把人给放了,有什么条件,你说”。车家河说道。

    “可是我听说关于袁氏地产的谈判,车书记好像不管了?”

    “没有的事,还是我负责,月亮湾的事很抱歉,本来是可以早就谈好了的,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但是在你遇刺的时候,丁长生做了一个旁观者,连一点动作都没有,这也说不过去吧,我和他谈过,言谈举止中,好像对陈总很不满意,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车家河开始了挑拨。

    “车书记不用在这里挑拨,我和丁长生本来就有过节,我那天叫他去月亮湾,是为了谈白山的一个公司,没想到出了事……”

    “是,根据小女的解释,要不是丁长生去了月亮湾,齐良琨根本不会去月亮湾,更不会行刺陈总,对吧,当时的情况我不在现场,现场是什么样,陈总应该是最清楚的,所以,这件事和我女儿没多大关系,还是请陈总高抬贵手,把人放回来吧,她从来没离开过我,看在我们今后还要合作的份上,给个方便”。车家河几乎是在哀求陈焕强了,但是陈焕强不为所动。
小说推荐